第2054章 又一个赌徒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清风小友无需为此事疑惑。”

    风竹老前辈拿着酒瓶又为古清风斟酒一杯。

    这酒瓶看起来虽是精美,却是非常细小,按照酒瓶的容量,充其量也就能倒个四五杯,可现在已经足足倒了三四十杯还未见底。

    古清风琢磨着这玩意儿其内应该是另有乾坤,不过,他现在也没心情去欣赏,只想知道风竹老前辈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儿,问道:“为何?”

    “原因很简单,老朽想赌一把。”

    闻言,古清风颇感意外,问道:“赌一把?”

    “没错,赌一把。”

    “赌什么?”

    “赌的就是那件不祥之物在清风小友手中究竟会对这天地大道芸芸众生是好的影响还是坏的影响。”

    “既然是不祥之物,自然也是坏的影响,又怎能变成好的影响。”

    “不祥之物再不详也是死的,可人是活的。”

    “老前辈说这话我不反对,可你莫要忘记,那劳什子的不祥之物在我手上,就算真的会对天地大道产生好的影响,但也有可能产生更坏的影响。”

    风竹老前辈捻着白须,道:“所以,老朽才决定赌一把。”

    “明知结果很糟糕,为何还执意要赌。”古清风好奇道:“你就不怕赌输了吗?”

    “当然怕。”

    “怕你还赌?”

    “正因为怕输所以更应该赌。”

    古清风有些不明白,问道:“这又是什么道理?”

    “清风小友是乃变数之最,不祥之物在你手中,将会出现两种极端的结果,若是对天地大道产生好的影响,那么将是最好的影响,若是对天地大道产生最坏的结果,那也是最坏的结果。”

    “既然如此,那你还赌?”古清风摇头无语道:“您老人家凭着一抹残识从荒古时代熬到现在,该不会就是为了赌一把吧?如果我是你的话,一定不会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就算逼不得已必须要赌一把的话,也会找个可靠的人想个稳妥的法子去赌,最后纵然输了,也不至于输的太惨。”

    “呵呵。”

    风竹老前辈淡淡笑了笑,突然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道:“清风小友喜欢赌吗?”

    “还凑合。”古清风耸耸肩,回应道:“谈不上喜欢与否,兴趣来了偶尔会玩两把。”

    “清风小友输过吗?”

    “很少。”古清风笑道:“与人赌,我一般不会输,但若是……与命运赌的话,我从来没有赢过。”

    “哈哈。”

    莫名,风竹老前辈笑了,笑的有些莫名其妙。

    “老前辈笑什么?这有什么好笑的?”

    “与命运赌就如与自己赌一样,永远也不会赢,也永远不会输……”

    “为何?”

    风竹老前辈笑而不语,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而古清风呢喃着这句话,似若有所悟一样,亦觉得非常有道理。

    “清风小友,老朽可否再问你一个问题?”

    “当然。”

    “如果你曾经赌过一次,且输的很惨很惨,输的只剩下一件传家宝,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也没有任何退路可言,留给你的只有一次去赌的机会,而且必须押上传家宝,这个时候,你会怎么赌?是稳中求胜,还是彻底的放手一搏?稳中求胜,输赢未知,如你方才所说的那般,赢也只是小赢,输的话也不会输的太惨,可若是放手一搏的话,赢了的话,将会把曾经输掉的全部赢回来,若是输了的话,将会失去所有的所有!”

    “这个……”

    古清风仔细琢磨了一会儿,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开口回应道:“有道是性格决定命运,以我的性格而言,我琢磨着自己若是真的到了那一步,一定会选择放手一搏去拼一把,赢就赢个彻底,输也要输个彻底,小赢一把充其量也就解个渴,与其如此,还不如输光痛快。”

    “既然如此,想来清风小友也应该能够明白老朽的意思了吧?”

    是的。

    古清风明白了。

    当风竹老前辈询问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明白了。

    风竹老前辈说他曾经输过一次,而且输的很惨很惨,在古清风想来,那一次应该是荒古时代的浩劫,风竹老前辈输掉了一切,只剩下一抹残识与那件不祥之物的‘传家宝’,事到如今,他已不想稳中求胜,而是想彻底放手一搏,赢就赢个彻底,输也要输个彻底。

    只是。

    这世间事,明白归明白,理解归理解,有时候就是不想这么做。

    古清风感叹道:“老前辈,你说这话让我很有压力啊,感觉好像你把自己的传家宝作为赌注压在了我的身上。”

    “不!你错了。”

    “怎么说。”

    “并非老朽将不祥之物压在了清风小友的身上,而是那件不祥之物选择了清风小友,老朽根本无法左右它的选择。”

    “你虽然无法左右不祥之物的选择,可你决定着我的去留。”

    “清风小友的意思,让老朽将你困在这时空幻境吗?”风竹老前辈淡笑道:“莫说老朽不想将你困在这里,纵然老朽有这个心思,也未必真的就能困得住清风小友。”

    “我若是能出去的话,早就出去了,也不会来来回回折腾了那么久。”

    “现在出不去,并不代表以后出不去,老朽相信这时空幻境困得住小友一时也困不了小友一世。”

    “我对自己都没有信心,你倒是对我很有信心啊。”

    “事已至此,老朽也只能尽量往好的方面想了,不是吗?”

    “哈哈哈哈!”古清风大笑道:“这倒是一句实话。”

    二人一边喝着识酒,一边闲聊着,古清风想知道那件不祥之物究竟是什么玩意儿,奈何,不管他如何询问,风竹老前辈始终都是绝口不提,只说不祥之物一旦出世必会对天地大道,芸芸众生,乃至无道时代的开启都会有所影响。

    古清风想来想去,怎么想都觉得那件不祥之物十有八九与原罪有关。

    以他目前所知的存在,也只有原罪既影响着天地大道芸芸众生,也影响着无道时代的开启。

    可若是不祥之物与原罪有关的话,那到底会是什么存在,又与原罪有什么关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