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0章 识酒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古清风这辈子见过很多人,特别是仙人,见的多不胜数,要说真正能称得上仙风道骨四个字的仙人,他还真没有见过,至少,他认为一些所谓的仙道名士远远称不上仙风道骨。

    而这一次。

    在荒古遗迹的虚幻精神空间,突兀出现的神秘老者给他的第一感觉就是仙风道骨四个字,哪怕明知道对方只是一抹残识是乃精神化身亦一样。

    想起神秘老者刚才说的话,古清风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会来?”

    “当你从外面进来之时,老朽就知道你一定会来到这里。”

    “你说的外面是指哪里?”

    “当然是荒古黑洞。”

    “那你说的这里又是哪里?”

    “这里嘛,算是荒古遗迹的一方精神幻境吧。”

    “那么荒古遗迹又算什么?”

    白发老者面带微笑,轻描淡写的回应道:“荒古遗迹当然是荒古遗迹。”

    “当我从荒古黑洞进来那一天你就知道?”

    “是的。”

    “也就是说,我被困在这座荒古遗迹所有的事情你也知道?”

    “没错。”

    古清风陷入沉思,不知道这位神秘老者是什么人,也不知道对方打着什么主意,片刻之后又问倒:“你又是谁?”

    “老朽道号风竹。”神秘老者介绍完自己之后,又问道:“不知小友如何称呼?”

    古清风对风竹这个道号很陌生,也没有任何印象,回应道:“姓古,名清风。”

    “原来是清风小友,幸会幸会。”

    “不知风竹老前辈为何会待在这里?难倒也是被困在这里?”

    “呵呵,被困在这里?”自称道号风竹的神秘老者微微摇首,道:“不!老朽不是。”

    “那你是……”

    “老朽很早很早已经就已经在这里了……”

    听闻此言,古清风心头一动,试探着问道:“你是荒古时代的前辈?”

    风竹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捋着下巴的白须,微微淡笑望着古清风,虽没有回应,但其沉默,从某种意义上说已是承认。

    好家伙!

    古清风还真没想到在荒古遗迹里面竟然还能碰见荒古时代的前辈高人,尽管这位前辈高人只是一抹精神化身,却也足以让他感到深深的震惊。

    要知道精神化身也是一种残识。

    何为残识,意为失去灵魂的神识。

    神识一旦失去了灵魂,也就等于失去了生命主体,就算拥有自我意识,也非常脆弱,不说被修行之人发现炼化,就是在大自然中也很难生存,灰飞烟灭是迟早的事儿。

    而这位风竹老前辈仅凭一抹残识竟然从太古时代之初坚持到了今古万年!这可是相当漫长的岁月啊,且还是在这鸟不拉屎的荒古遗迹里面。

    像之前那位丹鼎谷的林池老祖完全是囫囵的一个人,也抢夺了那么多资源,才勉强从远古时代支撑到现在。

    这风竹老前辈却仅凭一抹残识就从太古时代坚持到现在,实在无法想象他生前的修为该是何等的高深莫测,即便不是陨落的大道始祖,也绝对相差无几。

    “想来清风小友内心一定有很多疑惑,不如你我二人在此一边饮酒,一边闲聊。”

    说着话。

    风竹老前辈微微一挥手,身前立即出现一张圆形石台与两张石凳,石台上还摆放着一只白玉瓶与两只白玉酒杯,说道:“老朽见小友从外面进来之后就一直酒不离口,想来应该是一位好酒之人,恰巧老朽这里有珍藏的美酒,不知小友可有兴趣尝尝?”

    如若是寻常的时候,听见有美酒,古清风定然会毫不犹豫的坐上去。

    但也只是寻常的时候。

    毕竟他现在被困这座神秘诡异的荒古遗迹,外加也不知道这风竹老前辈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儿,又打的什么主意,同样他也不清楚自己在荒古遗迹里面经历的一切是不是与这老头儿有关。

    古清风胆子再大,面对一道从荒古时代生存到现在的残识,也不得不小心谨慎。

    只不过……瞧着石桌上颇为精致的酒瓶,古清风的内心还真有些坐过去的冲动。

    并不是因为嘴馋,而是因为他喝了这么多年的美酒,这诸天万界天上地下古往今来的各种美酒差不多也都尝过,唯独有一种酒虽然听说过,却一直没有机会品尝。

    那就是识酒。

    所谓识酒,也就是给神识喝的酒,属于一种精神之酒,又称为梦境之酒。

    现在的荒古遗迹就是一种精神世界,风竹老前辈也是一抹残识,古清风的肉身正在现实的荒古遗迹入定,此刻的他就是一抹精神意识,如在梦境中一样。

    那么毫无疑问,石桌上摆放的那个白玉瓶里面也绝对装的是识酒。

    “呵呵,清风小友,难不成你还怕老朽这么一位已然死去只剩下一抹残识的老家伙会害你不成?”

    “怕倒不至于,只是面对你这么一位高深莫测的存在,我总得留个心眼儿,小心谨慎一些。”古清风既没有谦虚,也没有托大,而是实话实说,道:“毕竟老话说的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暂且不谈您老人家是否真的死去,就算真的死了,凭你这一抹从荒古生存到现在的残识,我也不能粗心大意啊。”

    “此话乍听之下颇为粗俗,细品之下却不无道理。”

    “当然。”

    话锋一转,古清风走过去,直接坐在石凳上,道:“这酒嘛,该喝还是要喝的。”

    “哈!”

    风竹老前辈摇摇头,哑然失笑,道:“看来老朽猜的不错,清风小友还真是好酒之人。”

    “无酒不欢,如你所说,酒不离口,与其说是好酒之人,倒不如说是嗜酒如命。”

    “呵呵。”

    风竹老前辈淡淡微笑,拿着精美的白玉瓶为古清风斟了一杯酒。

    “这就是识酒?”

    “老朽这般残识,如今也只能品尝识酒了。”

    “我活这么大,还没喝过这玩意儿。”

    “哦?今古大荒没有人酿制识酒吗?”

    “据我所知没有,听说这玩意儿早就失传了。”

    “既然如此,那今日清风小友便可以尽情品尝。”

    古清风也没有客气,端起酒杯,直接仰头将一杯识酒一饮而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