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3章 玄虚真假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听你的话音,怎么说,难不成你们禅宗还与原罪之间有什么关系?”

    古清风或许是坐累了,站起身扭了扭脖子,舒展了一下筋骨。

    “嘿嘿。”

    大行癫僧又喝了一杯酒,摸着光溜溜的脑袋,咧嘴笑道:“我且问你,原罪与因果之间是什么关系,你小子知道吗?”

    “我听亘古无名那个小娘们儿说,正是原罪的存在才导致命运陨落,因果混乱,一切的罪恶皆是因果混乱导致,原罪之所以是原罪,便是由此而来,是为罪恶的根源,亦为原始罪恶。”

    “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看来你小子没有白见亘古无名那个小娘们一面,那老衲再问你,因果与我佛之间又是什么关系?”

    “因果与你们佛道之间是什么关系,爷不知道,我只知因果的存在来源于你们佛道。”

    “这不就结了。”

    大行癫僧耸耸肩,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原罪导致因果混乱,而因果又源于我佛,原罪与我佛之间的关系,难倒还用老衲明说吗?当然,你要问老衲原罪与我佛之间到底什么关系,老衲可以明白的告诉你,老衲也不知道,老衲唯一知道的是,原罪肯定与我佛之间存在某种关系。”

    古清风揉着下巴琢磨了片刻,道:“听你这么一说,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

    “废话,当然有道理了,而且老衲还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你知道我们禅宗是从什么时候没落的吗?告诉你,是从荒古时代没落的。”

    听到荒古时代,古清风顿时来了兴趣,问道:“也就是说你们禅宗即将现世的遗迹是荒古遗迹?”

    “没错。”大行癫僧探着脑袋,说道:“你应该知道无道时代终结之后,又开启了一个荒古时代,而且这个时代非常短暂,开启之后没过多久就终结了,不知道亘古无名有没有跟你说过荒古时代发生过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亘古无名只说在荒古时代出现了很多原罪之人,其中也有不少原罪变数,只不过这些原罪之人最后要么灰飞烟灭了,要么被打入了归墟,要么坠入了荒墟,还有的逃到了地狱,深渊等等……”

    古清风回忆着亘古无名说过的话,道:“至于荒古时代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她并没有说。”

    “她没有说就对了,不是她不想说,可能她自己也不知道,也或许是她自己忘记了……”

    “你知道荒古时代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行癫僧的脑袋摇的就像拨浪鼓一样,道:“就连亘古无名都不知道,老衲怎么可能知道。”

    “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和亘古无名那个小娘们儿一样装作不知道?”

    “亘古无名有没有装作不知道,老衲不清楚,反正老衲是真的不知道。”

    话锋一转,大行癫僧又道:“老衲只知在荒古时代的时候发生了一场极其可怕的灾难,不仅很多原罪之人遭受灭顶之灾,那些个大道始祖,比如仙道的三清四御,还有我们佛道的五大明王,如来佛主,观世音,包括我们禅宗的燃灯老祖,乃至天父地母,人道始祖伏羲,大自然之母女娲娘娘等等等,那些传说中的大道始祖但凡你能叫的除名字的,无一例外全部都在荒古时代陨落了。”

    大行癫僧指了指古清风,说道:“九天的始祖,九幽的始祖,地狱的始祖,天堂的始祖,包括你身上那位主宰炼狱的阿鼻无间恶修罗,上穷碧落下黄泉的禁忌化身也都是在荒古时代陨落的。”

    “是吗?”

    古清风内心颇为心惊,他还是头一回听说这种事情,问道:“你说的陨落具体是什么意思,是死了?不太可能吧,那些个存在怕是早就超脱了生死吧。”

    “那是当然,这些大道始祖不仅超脱了生死,而且……怎么说呢,老衲也说不好,他们的存在根本不是咱们能够想象的。”

    古清风问道:“今古时代万物复苏,他们这些存在会复苏吗?”

    大行癫僧不答反问道:“你说呢?”

    “我若知道,还问你?”

    “你小子看着挺聪明,怎么这会儿这么傻,如果他们能够复苏的话早就复苏了,今古现在都过去万年了,荒古时代的遗迹也出现了不少,你可曾听过三清四御,天父地母,伏羲女娲复苏的消息?”

    古清风仔细想了想,还真没有。

    “其他人不知道,你小子应该深有体会啊,你也不想想,阿鼻无间恶修罗与上穷碧落下黄泉,这俩存在,那都是个顶个的可怕,若是复苏归来的话,一个能他娘的能融入你的灵魂?一个能他娘的能融入你的化身?”

    古清风张张嘴,又摇摇头,被大行癫僧这番话说的哑口无言。

    “那你说的陨落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问我,我问谁去?”大行癫僧端着酒杯砰了一杯,道:“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当年在荒古时代发生的可怕事情,十有八九肯定与原罪有关。”

    “这话怎么说?你是根据什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没什么根据,只不过是老衲自己的猜测而已。”

    “大行啊!”古清风玩味笑道:“爷怎么觉得是你说这些话,像似故意引诱我一样,该不会又是给爷挖的什么坑吧?”

    “你小子……真是……!”

    大行癫僧指着古清风,表情要多无语就有多无语,道:“算了,你就当老衲给你挖坑吧,随便你怎么想,真是的,老衲好心帮你,你小子不领情也就罢了,竟然还怀疑老衲的用心良苦!”

    “开个玩笑而已。”

    古清风虽然嘴上这么说,内心可并不这么想。

    他不相信大行癫僧,从来没有相信过,正如从来就不相信亘古无名一样,只觉告诉他,大行癫僧与亘古无名是一类人,不同的是,亘古无名或许知道很多事情,但是那个小娘们儿不会明说,而大行癫僧同样也知道很多事情,但是这个老秃驴很喜欢装傻充愣,尤其擅长喜欢玩故弄玄虚那一套,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叫你捉摸不透。

    跟这些人打交道,玩心思,真是累得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