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6章 苍夜半月弓,星辰寸芒箭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是吗……”

    随着古清风五根手指加大力道,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寸芒之箭剧烈颤抖起来,绽放的光华也渐渐变弱。

    “哼!你莫要得意,这不过是苍夜半月弓射出的一支虚箭而已,若是我以苍夜半月弓射出一支真正的星辰之箭,现在的你早已灰飞烟灭!”

    “那就用你的苍夜半月弓射出一支星辰之箭叫爷瞧瞧!”

    话音落下,古清风猛然用力,咔嚓一声,晶莹剔透的寸芒之箭当场溃散消失,附在箭上的一抹神识化作一抹精光腾空而起,喝道:“幽帝,你给我等着,待我们真正见面之日,便是我叶天雄诛杀你之时!”

    “在这诸天万界,想要杀老子的人数之不尽,天王老子都得往后排,你又算老几!”

    古清风负手而立,盯着腾空而起的神识,杀机一开,厉声大喝,道:“给我灭!”

    如此一声厉喝,惊天动地,霸古绝今,瞬间将那一道欲要逃离的神识震的灰飞烟灭。

    古清风望着夜空,仿若在沉思着什么。

    “苍夜半月弓,星辰寸芒箭,传说中拥有大道之威,夜月之势,星辰之力,可穿透空间壁垒,挡无可挡,防无可防,破无可破,箭锋而至,所向睥睨。”

    一道平淡的声音传来,应声出现的是一位浑身被白布缠绕着的人。

    正是白愁。

    她悄然无息的凭空出现,望着方才那一支寸芒之箭袭来的方向,说道:“想不到苍夜半月弓只是射出一支虚箭便拥有如此可怕的力道,实在无法想象真正的星辰寸芒箭该是何等恐怖。”

    苍夜半月弓,星辰寸芒箭。

    古清风也有所耳闻,是一种传说中的大道重宝。

    所谓大道重宝,又称大道法器,据说,这玩意儿都是当年大自然孕化三千大道的时候,那些神通广大的始祖大能以大道先天元精炼制出来的,不仅蕴含大道威势,也都蕴含大道之力,威力极其恐怖。

    不过。

    这些大道重宝,大部分都随着无道时代神秘终结而消失,也有小部分随着荒古时代终结而下落不明,虽说也有些一些大道重宝传承下来,但也多是残缺不全,要么枯竭荒废,即便没有残缺枯竭,完整的传承下来,这些大道重宝也不是谁想祭炼就能祭炼的。

    若是自身没有强大的实力,根本无法降服大道重宝,强行祭炼,必会遭其反噬,轻则身受重伤,重则当场灰飞烟灭。

    像一些大荒巨头,还有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便是如此,他们之中就有完整传承下来的大道重宝,奈何,古往今来鲜有人能够祭炼。

    至于这苍夜半月弓,星辰寸芒箭,古清风虽有耳闻,但也只是仅此而已,对这玩意儿并没有什么印象,也不记得这玩意儿属于何人所有,就连方才附在寸芒之箭的上那自称叶天雄的神识,古清风也从来没有听说过。

    “苍夜半月弓,星辰寸芒箭应该是洞天福地这些大荒巨头在荒古遗迹中找到的,只不过这件事外人不知道罢了。”

    白愁轻声淡语的说道:“至于那叶天雄,可能是某个大荒巨头一直秘密培养的原罪之人,或许是应劫应运之人,也或许是轮回转世之人,谁知道呢,太多太多了……”

    白愁看向古清风,说道:“自亘古无名在诸天万界宣告原罪不是罪之后,无道时代的序幕就已经拉开了,洞天福地,九天九幽,三千大道的原罪之人也都会渐渐浮出水面,像刚才这种手持大道重宝向你发出挑战的事情,我想只是一个开端,以后只会更多,你的麻烦也才刚刚开始……”

    古清风对这些事情没什么兴趣,连问都懒得去问,看了一眼白愁,道:“你找我有事儿?”

    “没有。”白愁浑身都被一条条白布缠绕着,只露出一双仿若深渊一样的双眸,凝视着古清风,道:“只是……来送送你。”

    “送我?”

    古清风笑了笑。

    “怎么?不行吗?”

    古清风没有说话,他知道白愁出现,绝对不仅仅是送自己那么简单。

    果不其然。

    没过一会儿,白愁开口问道:“你……下定决心要摆脱原罪吗?”

    古清风并未隐瞒,点头直言道:“没错。”

    “若是想摆脱原罪,唯有先成为原罪。”

    “我知道。”

    “但是成为原罪之后,你便是原罪,你自己又如何摆脱自己?”

    “不知道。”

    “你想过后果吗?”

    “没有。”

    “如果你没有想过后果的话,不妨看看我。”白愁说道:“我当年与你一样,一心只想摆脱原罪,可是成为原罪之后,我终于意识到自己根本无法摆脱自己,我不想迷失,更不想成为原罪的傀儡,所以,我现在变成了这幅样子。”

    “变成你这副样子,没什么不好啊。”古清风上下打量着白愁,很认真的说道:“改明儿我若是最后真的无法摆脱原罪的话,也找亘古无名给我订做一身白布,不!我要黑布,到时候咱们俩一黑一白,可以弄个组合,就叫黑白无常。”

    白愁说道:“我可没有跟你开玩笑,你莫要执迷不悟,你根本无法摆脱原罪。”

    “你是你,我是我。”古清风不咸不淡的回应道:“我们不一样。”

    “我们皆是原罪之人,体内流淌着同一滴原罪之血,你是原罪变数,我也是原罪变数,又有何不一样。”

    “因为你是女人,我是男人,你叫白愁,我叫古清风,所以我们不一样。”

    “你!”

    白愁怒视着古清风,甚感无语,她摇摇头,道:“我此次而来,不是劝你的。”

    “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

    “咱们俩非亲非故,你又不是我相好的,我也不是你的情人,好端端的你劝我干啥。”

    “呵。”

    白愁哑然失笑,道:“这倒是实话。”

    “有什么事儿赶紧说,爷我还得赶路呢。”

    “有人托我给你带一件东西。”说着话,白愁挥手一甩,光华闪烁之时,古清风抬手一抓,五指张开,掌心多了一块石头,石头很普通,像一块未曾雕琢的天然璞玉一样,看不出有什么奇特的地方,至少,古清风看不出来。

    “这玩意儿是什么东西?”

    “不知。”

    “谁让你带给我的?”

    “以后你会知道的,保重吧,我走了。”

    话音落下,白愁的身影渐渐消失,声音随之传来:“希望再见之时,愿你依旧如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