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1章 夫唯不争,天下莫能与之争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古清风没有再说话,而是走出凉亭,向院子里的房屋走去,踏上台阶的时候,忽然止步,说道:“瑾儿也是原罪之人。”

    古清风不像似在询问,至少,口吻不是,语气也不是,但是亘古无名却回答了他:“是。”

    “瑾儿也是变数之人。”

    “是的。”

    “瑾儿也可能成为……那个原罪真主。”

    “是的。”

    古清风说了三句话,亘古无名也回答了三个是的。

    “明日我会问问瑾儿,她若留下,便让她留下,她若要跟你走,我也不会勉强。”

    随后,古清风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随着啪的一声,房门紧紧关闭,这一场属于古清风与亘古无名迟到的交谈也画上了句号。

    而亘古无名与苍颜也没有继续久留,二人从云霞宗离开之后,亘古无名微微仰着头,闭着眼眸,像似在感受什么,也像似在回忆着什么,思索着什么,足足过了很长时间,她才深深叹息一声。

    叹的是哀愁,叹的是无奈。

    叹的是彷徨,叹的也是茫然。

    旁边。

    苍颜也是唉声叹息,不同的是,她这一叹,仿若如释重负一般,呢喃道:“与这个家伙交谈,真是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劳心又劳累,谈了这么时间,竟然谈的我身心疲惫……”

    “陪我四处走走吧。”

    亘古无名的声音传来,苍颜点点头,她知道,与古清风交谈,连自己都身心疲惫,恐怕亘古无名更是如此,这一场交谈,看起来像似寻常不过的闲聊,其实,苍颜内心清楚,亘古无名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特别是与古清风交谈,称之为提心吊胆都不为过。

    因为亘古无名说的每一句话,所表达的每一个意思,传入古清风耳中之后,都可能对这诸天万界,对这大道苍生,乃至对今古时代造成未知可怕的影响。

    夸张吗?

    不。

    一点也不夸张。

    古清风的存在太特殊了,特殊到一言一行,哪怕只是一个念头都会造成无法想像的后果,这个后果包括三千大道是否灭亡,今古时代是否终结,无道时代是否开启……

    这也是为何这么长时间亘古无名迟迟不肯与古清风相见的根本原因,因为她怕。

    不仅怕与自己的因果受到古清风的影响而错乱,也怕自己的言行影响到古清风的内心。

    “不管我们承认与否,命运有时候真的很会捉弄人。”苍颜感叹道:“古往今来,那么多原罪之人,那么多原罪变数,为什么只有他陷的那么深,仔细想想,还真是挺讽刺的,很多原罪变数,穷其一生,都在求索原罪,为成为原罪真主,不惜一切代价,甚至甘愿出卖自己的灵魂,到头来……却是大梦一场,求索无门不说,有的灰飞烟灭,有的迷失自我,有的成为了原罪的傀儡……”

    “而这个家伙呢,排斥着因果,抗拒着命运,莫说求索原罪,反而一直摆脱着原罪,结果呢……非但没有摆脱,反而是越陷越深,深到已是无法自拔,更是深到关系着无道时代的命运……”

    “求索原罪的求索无门,摆脱原罪的反而越陷越深,这可真是……太讽刺了。”

    突然。

    亘古无名莫名其妙的说了三个字:“他不争。”

    闻言,苍颜一怔,疑问道:“他不争?”

    “争是不争,不争是争,夫唯不争,天下莫能与之争。”亘古无名呢喃道:“他那随心所欲顺其自然的心境,是乃无为,无为便是大道,他……或许已经窥探出了大道的真谛。”

    “这个家伙的存在还真是不可思议!”苍颜问道:“只是……他窥探出的无为大道,是无意还是有意?”

    “若是有意,根本无法做到随心所欲,也无法做到顺其自然。”

    “确实如此。”苍颜也感叹道:“不管是顺其自然,还是随心所欲本就是无意为之,一切随心,也只有在无意间或许才能窥探出大道的无为真谛。”

    说到这里的时候,苍颜摇摇头,很是无奈叹了一口气。

    “为何叹息?”亘古无名问道:“你也觉得命运不公?”

    “命运本就不公。”苍颜无奈苦笑道:“想我求索大道无尽岁月,一直未能踏入大道之门,而那个家伙竟然随随便便就那么踏入了大道之门,你说命运公平吗?”

    “命运很公平。”亘古无名问道:“若是让你跟他交换,你愿意吗?”

    “不愿意。”

    “他一定愿意。”

    苍颜又问道:“莫要说我,那你呢,你愿意跟他交换吗?”

    “我也不愿意。”

    “这不就得了。”

    亘古无名缓步在这世界的夜空中游走着,呢喃自语道:“他背负的东西太多了,也太沉重了……不止是他,所有原罪变数皆是如此,只不过,大多数原罪变数要么被自己背负的东西迷失了心智,要么迷失了自我,要么被压垮了……唯有他,既没有迷失心智,也没有迷失自我,更没有被压垮,直至现在依旧保持着一颗平常心,说实话,我真的很佩服他。”

    “只是佩服就好,千万不要动其他心思,更不要像婳儿一样,佩服着就渐渐佩服到心里去了……”

    闻言,亘古无名止步,无奈的看了一眼苍颜,又摇摇头。

    “好了,不开玩笑,不过,有一件事,我特别想知道,你后悔当年没有把他打入归墟吗?若是当年你将他打入归墟的话,今古时代的形势可能就不一样了。”

    “的确不一样,我若是当年将他打入归墟的话,今古时代的形势或许没有现在这么糟糕,但也可能比现在更加糟糕,究竟今古时代的形势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正因为不知道,所以我才不敢赌。”

    “你的胆子一向很小。”

    “我胆子小是因为我输不起。”

    “你总说你输不起,可你从来没有输过。”

    “我赌过,也输过,在很久很久以前赌过一次,赌注是我的所有,结果,我输了,输掉了一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