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3章 给我一坛酒好吗?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你……不是已经选择认命了吗……为何又突然改变注意,想要摆脱……原罪?”

    “怎么说呢!”

    古清风从空中落下来,坐在一棵梅花树的树枝上,打开一坛地狱无常酒,咕咚咕咚灌了两口,道:“自打当年在无道山点燃原罪业火,沉睡万年,苏醒过来之后,我的确想认命了,也不想再折腾了,包括现在也是一样,可是没法子,我想认命,别人不肯给我认命的机会啊。”

    “你……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君璇玑幽幽道:“你的内心恐怕也不会……给你认命的机会……”

    君璇玑的话算是说到了古清风的心坎里。

    的确。

    就算别人肯给他认命的机会,他内心的孤傲,骨子里的执着,也不会允许他认命。

    古清风说服得了自己,却说服不了内心。

    “你……难倒没有发现吗?”

    古清风疑惑问道:“发现什么?”

    “你越是想摆脱原罪,就会陷的越来越深……”

    听见这话,古清风沉默了。

    他又怎么可能没有发现。

    自从知道了原罪的事情之后,他就一直想摆脱,可不知道为什么,越想摆脱,陷的就越深,尤其是当年在无道山点燃原罪业火之后,感觉一下子像似坠入了原罪的深渊一样,爬都爬不出来了。

    如果以前还能看到点光明的话,那么现在的古清风,跌入原罪深渊之后,算是一丁点光明都看不见了。

    “你……当年不应该点燃原罪业火的……不应该的……”

    “那你干嘛当年不阻止我呢!”古清风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道:“你是不是还对我怀恨在心,所以,眼瞧着我往火坑里跳也不拦着?”

    “我……对你说过……很多很多次……不要求索……因果,不要……试着摆脱原罪,也不要……去改变命运……你从来都没有听过……我的话……你一直都是一意孤行……无道山降临……的时候,我也找过你……让你不要上无道山……你依旧没有……听话……”

    “唉!”

    古清风郁闷的唉声叹气,他仔细想了想,还真是这样,当年君璇玑的确好几次都跟自己说过,不要去求索因果,不要摆脱原罪,不要改变命运……无道山降临的时候,为了阻止自己,甚至还说要么让自己杀了她,要么她会杀了自己。

    “都怪我当年太年轻啊……若是当年听了你的话,我也不至于落得今天这幅田地。”

    “当年……我让你……杀了我……”君璇玑道:“你为何没有……动手……”

    古清风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当年,我也让你杀了我,你为何也没有动手?”

    同样。

    君璇玑也没有回答古清风这个问题。

    沉默。

    谁也没有再说话。

    夜很静。

    只有梅花洒落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君璇玑的声音再次传来。

    “你知道……什么是原罪吗?”

    古清风摇摇头,他还真不知道什么是原罪,虽然所有人都说他已经在原罪里面陷的很深很深,可他对原罪真的一无所知。

    尽管亘古无名说,原罪是一种道,一种原始大道。

    不过也只是亘古无名这么说而已。

    古清风或许不知道原罪究竟是什么,但他能感觉得到,原罪的存在绝对不止是大道那么简单。

    “呵呵……”

    莫名,君璇玑笑了笑,笑的很古怪。

    古清风眉头一蹙,疑惑问道:“你笑什么?”

    “你连……原罪是什么都不知道……却一直要摆脱原罪,这……难倒不好笑吗?”

    “哈哈哈哈!”

    古清风也乐了,乐的哈哈大笑。

    “你……又笑什么?”

    “如果我可笑的话,那你岂不是更可笑?”

    “为何?”

    “你一直想结束这一切,可你连结束什么都不知道,难倒这不是更加可笑吗?”说着话,古清风摇摇头,道:“突然发现咱们俩还真是有点像啊,我不知道原罪是什么,却执意要去摆脱它,你不知道究竟要结束什么,却执意要去结束它……”

    “结束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要结束这一切……”

    古清风耸耸肩,也跟着说道:“对于我来说也一样,原罪是什么也不重要,我不管它是什么,就算它是神恩,我也要摆脱它。”

    “你……想摆脱的根本不是原罪……”君璇玑将掌心的一片梅花花瓣洒落在地上,低头望着下落的花瓣,说道:“而是……命运。”

    古清风饮着酒,淡淡说道:“你想结束的又何尝不是命运呢。”

    “或许吧。”

    君璇玑转过身,望着仰躺在树枝上的古清风,道:“给我一坛酒,可以吗?”

    “你……”古清风歪着脑袋,有些惊诧的问道:“你还喝酒?”

    “不可以吗?”

    “没什么不可以。”古清风抬手间,掏出一坛地狱无常酒仍了过去。

    君璇玑接过酒坛,一挥手,砰的一声,密封在酒坛上的盖子应声而飞,紧接着,君璇玑高举酒坛,酒坛里面的地狱无常酒宛如瀑布般垂落下来,她微微仰起头,红唇微开,轻饮着直流而下的美酒。

    夜色里,月光下,梅林中,花海上,望着此间饮酒的君璇玑,古清风一时间仿若看呆了一样,思绪也恍若回到了上古时代。

    当年。

    他还没有问鼎九幽大帝,还是亘古世界的赤霄君王。

    当年,君璇玑也还没有迷失,也没有堕落成魔,还是亘古世界的世尊娘娘。

    当年,他在亘古世界兴风作浪,君璇玑一直在追杀他。

    二人相遇,打的昏天暗地,也打了很久很久,打的精疲力尽,也打的枯竭虚脱。

    古清风是,君璇玑也是。

    二人都停下来歇息。

    古清风饮酒,君璇玑当年也像他要了一坛美酒。

    至今依稀记得,君璇玑当年饮酒之时,亦如此刻这般一样。

    不同的是。

    当年的君璇玑,美的宛如骄阳一般,透着一种端庄,而如今的君璇玑,虽依美,但美的却如孤冷的幽月,透着一种凄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