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8章 狂妄与绝望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此间。

    古清风伫立在黑暗的虚空之中,双手负在身后,一双幽暗的眼眸,在场内各大巨头的代表人物身上一一划过,而后落在圣阳公的身上。

    原本就恐惧害怕的圣阳公,触及到古清风的眼神时,宛如被死神之眼盯上一样,一张脸吓的面无血色,煞白不堪,整个人更是止不住的颤抖,连站都有些站不稳,就连灵魂都如坠入无尽黑暗的深渊地狱一般。

    “我说过,你这条命,我要定了。”

    古清风的声音传来,圣阳公再也支撑不住,当场瘫痪在空中,他本能的想挣扎,奈何心神早已溃散,心乱如麻,无法聚精会神,一身浑厚的仙力不受控制的在体内四处乱窜,灵魂仿若丢失了一样,肉身也禁不住的颤抖不止,包括手中的两道法则令鉴也都拿不稳脱落下来。

    “救、救我……”

    圣阳公强忍着心头的恐惧,发出尖锐而又沙哑的求救声。

    只是。

    谁敢救?

    莫说他的那些门生故吏,就是站在他身边徒弟玉蟾仙王与朝阳星君都不敢救。

    是的。

    不敢。

    尽管他们是乃大道天命,拥有大道之体,也拥有法则之力,更拥有天命守护。

    可这并不代表什么。

    至少。

    在古清风眼里不算什么。

    因为他们都知道,古清风以前杀过大道天命,而且还不止一个,不仅杀过,还夺过天命,其仙魔无双王座,甚至就连九幽大帝这等天命都是抢来的,所以,他们根本不敢用自己的大道天命去赌古清风的胆量。

    “北鼎仙王……救我!救我啊……”

    圣阳公又向北鼎仙王求救。

    而北鼎仙王亦是面如死灰,面对圣阳公的求救,他根本不敢有任何回应。

    “丹鼎谷的诸位……老祖……你们……说过……会保护我……救我……救我啊!!”

    没有人回应圣阳公,哪怕一个都没有。

    而对面,古清风就那么静静的站着,看着,等着,任由圣阳公求救着。

    “救我!救我啊——”

    圣阳公发疯一样嘶声呐喊着求救着,然,不管他向谁求救,都无人理会。

    这叫圣阳公无比绝望。

    “千秋娘娘!如意娘娘……你们……都是仙道的娘娘,你们不能见死不救啊,救我啊!!我不能死,我不想死啊!!”

    圣阳公又向纳兰千秋与墨如意求救。

    不过。

    纳兰千秋虽说是仙道娘娘,墨如意手持大日光明令又是仙道使者,但是面对古清风要杀的人,她们同样也不敢救。

    “大日……大日光明……九天仙道……我是你们钦赐的天域掌管者,也是你们册封的仙道主宰者,救我……我对九天仙道一直忠心耿耿,救我啊……救我啊……”

    没有用。

    九天仙道根本没有任何回应。

    这时。

    一直沉默的古清风终于再次开口:“你,可还要向谁求救?”

    “我……”

    这一下圣阳公彻底绝望了。

    “没有的话,那就受死吧。”

    话音落下。

    圣阳公的身体猛然一僵,转而化作一团血雾,灰飞烟灭了。

    肉身是。

    灵魂也是。

    死无轮回,再无转世。

    死绝了。

    彻底的死绝了。

    古清风就这么当着一帮大道天命的面,当着各方老祖的面,当着纳兰千秋墨如意两位仙道的面,也当着九天仙道的面,当着所有人的面子,毫不留情的把圣阳公这么一位天域掌管者给抹杀了。

    黑水山上。

    望着这一幕,老乞丐叹服道:“老夫一直以为自个儿算是见过世面的主儿了,今儿个才知道,自个不过是自以为是的井底之蛙啊,真他娘的大开眼界长见识啊。”

    一边说着,老乞丐一边感叹道:“老夫不是没有见过狂妄的主儿,可像这小子如此张狂的还是头一回见,张狂的不仅肆无忌惮,也无法无天啊!”

    “杀人就杀人吧,他小子还任由人家求救,求救完了,问人家还要向谁求救,直至对方无人可求,无人可救,死也要对方带着绝望而死,死了都要让对方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他要杀的人,天王老子都不敢救。”

    “而且……他还是当着九天仙道的面,把九天册封的天域掌管者抹杀了……这也太狂妄了点吧!简直狂妄的没边儿了。”

    “不得不说,这小子绝对是老头子这辈子见过最张狂最嚣张的家伙了,能他娘的狂妄到这个份儿上,这小子也算古往今来头一个了,就是蚩尤、刑天那几个老狂徒当年都没这小子这么狂吧。”

    旁边的黑水娘娘不咸不淡的说道:“无非是一个小小的天域掌管者罢了,他的死活,没有人会在乎,九天仙道更不会在乎。”

    “那得看什么情况了,平时杀一个天域掌管者的确不是什么大事儿,可这小子今儿个当着诸天万界的面就这么把一位天域掌管者杀了,这不是明摆着在打九天仙道的脸嘛。”

    “九天仙道还有脸吗?”黑水娘娘笑道:“如果有的话,今日也会被我幽帝哥哥打肿的!”

    “那可未必。”老乞丐摇头道:“如你所说,一个天域掌管者而已,九天根本不在乎,不过……除了天域掌管者,还有不少大道天命呢,这些存在,九天不可能不在乎。”

    说到大道天命,老乞丐也笑了:“要说这些个大荒巨头的老祖还真是老奸巨猾啊,让这些大道天命做代表,摆明了是想要这些大道天命做赌注,将九天仙道的军,不!将的不止九天仙道,还有大荒真正的霸主天道。”

    “你说……”老乞丐转过身,盯着黑水娘娘道:“这小子敢不敢杀这些大道天命?”

    “老乞丐,我说过,你真的应该抽个时间去了解一下我幽帝哥哥以往的事迹。”

    “你为什么总说这句话,什么意思?”像似意识到了什么,老乞丐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你是说他真有这个胆子杀大道天命?”

    “若是你了解过我幽帝哥哥以往的事迹,就不会问这个问题了。”

    “为什么。”

    “因为姑奶奶曾经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去了解幽帝哥哥的事迹,然后总结出来一句话。”

    “什么话?”

    “这句话就是,他的一生,只有想与不敢,从来没有敢与不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