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1章 交代后事,过来受死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望着这一幕。

    聚集在绫罗天域虚空之中的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圣阳公是谁。

    那可是远古时代的老前辈,修炼了数十万年之久,权倾朝野,门生故吏遍布天域,既是绫罗天域的掌管者,也是绫罗仙道的主宰者,单凭这两大尊贵的身份,圣阳公就是绫罗天域的老天爷,只要在绫罗天域之内,他完全可以不惧任何人。

    任你修为再强大,造化再玄妙,即便是大道星君,乃至大道王座到了绫罗天域也得忌惮圣阳公三分,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天域法则与仙道法则是何等强大,根本不是个人实力能够抵挡的。

    而就是这样的圣阳公,面对幽帝,却硬生生的被吓的七窍出血跪在了当空。

    真是被吓成了这样。

    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圣阳公承受不了心中的恐惧,导致心神溃散不说,气血逆流喷张,从而七窍出血,肉身不由自主的瘫痪。

    而其间。

    幽帝只是缓步走来,谈笑风生。

    浑身上下没有任何修为造化的他,什么都没有做,哪怕连说话的口吻都如春风般温和,言谈举止无不透着一种悠闲自在的感觉。

    可就是这样一位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幽帝,竟然把绫罗天域的老天爷圣阳公给吓的七窍出血。

    望着跪在当空,失魂落魄的圣阳公,也望着那些被吓破的胆儿的天域仙官们,场内众人都觉得这一幕异常的好笑,也觉得极其讽刺。

    就在不久之前,圣阳公又是昭告天域,又是全部戒严,更是乘坐大日龙辇带着天域仙官,到处搜查幽帝的行踪,那是何等威风,为此,不惜违背九天仙道的旨意,在亘古世界搜查,连圣女娘娘、大自然娘娘的面子都不给,说什么为了大道苍生,不惜一切也要抹杀幽帝,为民除害。

    现在幽帝来了。

    那些天域仙官皆吓的魂飞魄散,全部都躲到一边,圣阳公本人也被吓的七窍出血。

    面对幽帝,他们连动手的胆量都没有,连站都站不稳,又如何为大道苍生,抹杀幽帝?

    这不是天大的讽刺是什么?

    远处。

    古清风走来。

    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嘴里吃着红叶妖果儿。

    脚下迈着悠闲的步伐。

    一袭白衣胜是雪,三千长发宛如墨。

    悠闲自在谈笑行,天狼不在清风来。

    这便是此间的古清风,他双手负在身后,缓缓而来,抬手一招,圣阳公手中的天域令鉴与仙道令鉴瞬间出现在他的手中。

    “听说你是远古时代的老前辈,修炼距今少说也有几十万年了吧,像你这种老前辈,要么闭关参悟大道,要么隐居起来过些清闲的日子,要么儿孙满堂享受天伦之乐。”

    古清风把玩着两道法则令鉴,说道:“你说你瞎折腾什么,又有什么好折腾的,享点清福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折腾呢,折腾来折腾去,你也折腾不死我啊,如果爷能被折腾死的话,早就被人折腾死了,也轮不到来折腾。”

    “刚才我说过,今儿个给你一个机会,你若敢动手的话,爷就不杀你,可你不敢动手,所以,今儿个你这条命算是活到头了。”

    古清风把玩了一会儿两道法则令鉴,像似没了什么兴趣,甩手一仍又将两道令鉴仍到了圣阳公的面前,就像仍两根树枝一样那么随意。

    “这两道令鉴是你一辈子折腾出来的,爷现在还给你,趁着这段时间,去把自己的后事交代一下,然后回来受死,就当爷看在你修行数十万年的份儿上,送你一个面子。”

    古清风走来。

    就这么走来,脚下未曾停止,路过圣阳公的时候,连瞧也未曾瞧一眼。

    “幽帝哥哥向来都是冷酷无情,杀人如麻,视生命为草芥。”黑水山上,神秘女子仍然倾斜身子坐在椅子上,手肘放在桌子,手指撑着额头,微微曲着双腿,一张妖艳妩媚的容颜,挂着邪魅的笑意,手里端着龙鼎酒杯,笑道:“什么时候幽帝哥哥变的这么善良了呢。”

    “我本善良,奈何苍天不许,非要逼良为娼,我又能如何?”古清风笑言道:“你说呢,大妹子,是不是这个理儿。”

    “我本善良,奈何苍天不许,非要逼良为娼……呵呵呵!”

    神秘女子发出玩味的笑声,这笑声如地狱魔鬼的笑声一样,笑的人头皮发麻,毛骨悚然,又如来自天堂的天使在欢笑一样,笑的人心神荡漾,心潮起伏,神秘女子微微抬头,仰望苍穹,道:“诸位可是听见了我幽帝哥哥说的话,呵呵呵呵……说的真好。”

    走至黑山水下,古清风突然止步。

    “来呀,亲爱的幽帝哥哥,上来呀,奴家一直在等着你呢。”

    “这山瞧着有点眼熟啊。”

    说罢。

    古清风抬脚踏上黑水山,脚尖落下的时候,黑水山上黑苔就像沼泽一样软绵绵的起伏而动,犹如漂浮在海面上的海草一样,荡起阵阵波纹。

    “幽帝哥哥当然眼熟啦,你以前可是来过呢。”

    “有吗?”

    古清风已然走至黑水山的山巅,倒也没有客气,直接找了一张椅子坐在了神秘女子的对面,问道:“爷怎么不记得有这回事?”

    “当然啦。”

    神秘女子换了一个姿势,望着对面的古清风,道:“幽帝哥哥难倒忘记了吗?你就是在这座黑水山上搂着奴家饮酒哩。”

    “要说这座黑水山,爷我倒是上过,至于搂着你饮酒,这回事儿爷怎么一丁点印象都没有呢。”

    “呵呵。”

    神秘女子嘴角划过一抹笑意,端着一杯龙鼎美酒,起身走至古清风的身旁,而后身子一弯,依偎在古清风的怀中,眼神迷离而又充满**的望着神秘女子,含笑道:“现在幽帝哥哥不正是在黑水山上搂着奴家吗?”

    古清风神情一怔,哑然失笑,道:“敢情是在这儿等着爷呢,别说,爷我活了大半辈子,勾搭过不少大妹子,自认为撩妹子的本事还算可以,今儿见到你,才知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