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9章 老人痴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师父真觉已然不在上清宗。

    就连长生老道也都离开了长生观。

    尽管来之前,他早已知晓师父不会在上清宗,可不知怎的,古清风内心依旧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不是希望之后的失望。

    也谈不上失落。

    而是一种莫名的感觉。

    尤其是在夕阳下,黄昏时,古清风独自一人从荒凉的长生山上走下来的时候,显得的无比的孤独,无比的落寞。

    沉睡万年,故地重游,上清宗虽然依旧是上清宗,但是没有了师父真觉的上清宗,就如同没有了长生老道的长生观一样,在古清风的眼中早已不是当年的上清宗。

    上清宗如此。

    云霞宗也是如此。

    包括食仙镇也不例外。

    古清风缓步游走在熙攘的人群之中,找到了罗玄老汤,要了一碗,坐在角落里,独自喝起来。

    食仙镇还是当年的食仙镇,罗玄老汤也还是当年的罗玄老汤。

    只是。

    再次喝起罗玄老汤,却早已没有了当年的感觉。

    正是应了那句老话。

    物是人非,景非昔同,不禁悲从中来,感到万事皆休,只剩下无穷的落寞。

    这,孤独。

    古清风习惯得了,也适应得了,终究还是享受不了。

    喝完一碗罗玄老汤,古清风并没有离开,而是又要了一碗,只不过这一碗罗玄老汤没有喝,而是放在那里,却是打开了一坛地狱无常酒,独饮起来。

    夕阳已然消失,黄昏也已不见。

    夜幕渐渐降临。

    街道上的行人也变的少了起来。

    这时。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拄着拐杖走了进来,老者刚走进罗玄老汤,跑趟的几个伙计就迎了上来,恭敬的问道:“老祖宗,您老人家来了啊。”

    “嗯,来了。”

    老者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而后四处瞧了瞧,像似在找什么人,又似乎没有找到,问道:“那个小丫头今日又没有来吗?”

    “哪个小丫头?”

    “兔崽子,你怎么忘了,就是前些日子一直在咱们食仙镇问东问西到处打听君王的那个小丫头。”

    “哦,您说的是那个小丫头啊,今儿个还没来呢。”

    “知道了,行了,你们去忙吧。”

    老者显得有些失落,找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伙计道:“老祖啊,天儿都有些黑了,怕是那小丫头,今儿个不会来了吧,要不您先回去?若是见到那个小丫头,我们告诉你就得了。”

    “不用,老夫只是在这里坐会儿。”

    “这……好吧,您老先坐着,有什么事儿您说一声就行,我们先忙着去了。”

    “去吧去吧。”

    老者不耐烦的挥挥手。

    在罗玄老汤跑堂的几个伙计,一边忙碌着,一边闲聊着。

    “唉!老祖老了啊。”

    “是啊,老祖自打得了老人痴之后,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了。”

    “说来也怪,老祖得了老人痴之后,意识一直都不太清晰,自打听到幽帝死而复活的消息之后,老祖的意识好像变的清晰多了,至少,不像以前那么痴呆,这些日子几乎每天都会雷打不动的来这里坐坐,有时候一坐都是一整天呢。”

    “老祖也真是的,幽帝死而复活的消息传的满天飞,究竟是真是假,谁也不清楚,他老人家怎么就当真了呢。”

    “就算幽帝真的死而复活归来,也未必会来食仙镇的,老祖太执着了,难倒他还想指望再这里把幽帝等来吗?说句不好听的话,现在诸天万界不知道多少人都在找幽帝呢,幽帝若是活着,也是忙的很,怎么可能会来咱们食仙镇。”

    “小子,这你就不懂了吧,幽帝他老人家那可是咱们罗玄老汤的老顾客,当年幽帝在上清宗修行的时候,隔三差五都会来咱们这里喝上几碗罗玄老汤,跟咱们老祖的关系那也是深的很,后来幽帝从大荒归来,还专门来咱们家拜访过老祖呢。”

    “嘿嘿,这可是咱们罗玄老汤最大的荣耀啊。”

    “不过,老祖刚才问的那个小丫头是什么来路,老祖这些日子怎么对她那么上心?”

    “这你都不知道?”

    “你知道啊?”

    “当然。”

    “那你倒是说说。”

    “告诉你吧,老祖这是寂寞了啊。”

    “寂寞了?怎么个说法?”

    “你想啊,老祖以前有事没事儿总喜欢跟咱们念叨幽帝当年那些事儿,咱们这一辈,谁不是听老祖念叨幽帝的事儿长大的?”

    “何止咱们这一辈,咱上一辈,上上一辈,就连咱太爷爷那一辈都是打小就开始听老祖念叨幽帝的事迹长大的啊,咱们罗玄家从上到下几乎都是这么过来的。”

    “大家对幽帝的事儿都背的滚瓜烂熟了,老祖没事儿的时候,依旧想给咱们说说,大家的耳朵都快听出糨子了……”

    “所以呢,这跟人家那位小丫头有什么关系?”

    “你傻啊,老祖想念叨幽帝的事儿,咱们家都没有人听,整个食仙镇也都知道老祖得了老人痴之后,有事没事都喜欢说幽帝的事儿,大家也都躲着他,弄的老祖挺寂寞的,前些日子正好食仙镇来了一位打听幽帝的小丫头,而且那小丫头对幽帝的事情非常感兴趣,几乎每天都会来这里听老祖讲幽帝的事儿。”

    “好不容易有了一位忠实的听众,如今那小丫头又不见了,老祖心里肯定不舒服。”

    “倒也奇怪,那小丫头已经好几天都没了吧。”

    “应该有三四天了,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来了。”

    角落里。

    古清风望着坐在旁边白发苍苍的老者,打从这老者走进来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出来,这老爷子不是别人,正是罗玄老祖。

    当年在上清宗修行的时候,古清风没少喝罗玄老汤,那个时候,他是戴罪之身在修行,可谓一穷二白,身无分文,都是罗玄老祖看他可怜,才让他白喝那么多年的罗玄老汤。

    如今再次见到罗玄老祖,古清风的内心颇为复杂,尤其是听闻罗玄老祖得了老人痴之后,每天念叨着自己,得知自己死而复活的消息之后,每日雷打不动的在这里等候,古清风的内心很不是滋味。

    尽管他超脱了一切,甚至已经到了悟无可悟的境界。

    但是这凡尘的七情六欲,他始终如一。

    不是不能超脱,也不是无法超脱,而是不想超脱。

    他是一个俗人。

    以前是。

    现在是,以后也是。

    永远都不会改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