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8章 悟无可悟,四大皆空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古清风并没有拐弯抹角,直言道:“我师父真觉可还在上清塔内?”

    “你找真觉老祖?”

    云绾谨慎的问了一句,像似对古清风的身份有些怀疑,警惕的问道:“你说你是幽帝,我该如何相信?””

    最近关于幽帝死而归来的消息传的诸天万界人尽皆知,云绾自然也有所耳闻,只是谁也不知这个幽帝是真是假,云绾同样不例外,尽管当年在上清宗的时候,她曾见过幽帝,不过,那都是万年之前的事情,所以,面对突兀出现的古清风,内心除了震惊之余,更多的是疑虑。

    而古清风并未理会,只是看了云绾一眼,随之就莫名其妙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云绾惊疑不已,立即在自己的洞府里面四处查看,并没有发现古清风的踪影。

    人呢?

    就在她疑惑的时候,忽然发现上清塔不对劲儿。

    难倒……

    云绾强忍着心头的震惊,赶紧进入上清塔,果不其然,当她进入上清塔后,发现了古清风的踪影。

    先是悄然无息的闯入上清宗,而后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自己的洞府,现在竟然连上清塔也能随意进入?要知道,上清塔可是上清宗的镇宗至宝,上可遮天震仙佛,下可彻地慑妖魔,纵然是大道高手面对上清塔也都不敢轻举妄动,怎的他却能悄然无息的随意进入?

    难倒他真是幽帝?

    云绾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她发现古清风伫立在塔内,久久不语,云绾思前想后,开口说道:“如果你真是幽帝的话,那我可以告诉你,真觉老祖并没有在塔内修行。”

    在古清风进入上清塔后,他也知道了师父并不在塔内,淡淡的问道:“我师父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自当年无道山降临之后,真觉老祖便离开了。”

    “去了哪里?”

    “我也不知。”

    其实。

    在古清风还没有来上清宗之前,他就已经猜到师父应该早已不在上清宗。

    是的。

    他知道。

    也能感觉得到。

    之所以还来上清宗,或许是想碰碰运气,也或许只是纯粹的想来看看师父当年隐居的地方,仅此而已。

    此间。

    古清风凝视着塔内的一面墙壁,墙壁上勾画着几个大字。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因果命运,道法自然。

    凡相虚妄,如梦幻世,

    恪守本性,勿忘初心。

    古清风就这么望着这两句话,足足过了许久,这才罢休。

    转身欲要离去之时,云绾的声音传来:“等等。”

    古清风止步,瞧了她一言。

    “您……真的是幽帝?”

    “怎么?”

    “我……”

    云绾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回应,被古清风盯着,内心莫名恐惧,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今日之事,我……不会对外人讲的。”

    古清风微微摇首,像似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没有说话,直接离开了。

    云绾不甘心的追了出去。

    洞府没有。

    上清宗没有。

    古清风就这么消失了。

    消失的无影无踪,仿若不曾出现过一样。

    云绾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追赶过去,站在上清宗的当空,云绾呢喃道:“他真的是幽帝吗?”

    或许吧。

    云绾真的不知。

    当年无道山降临的时候,她虽然没有在场,不过曾听师傅叶天岚说过无道山发生的事情,也知道当年古清风点燃了原罪业火灰飞烟灭了。

    云绾曾问过师傅,幽帝是不是真的死了。

    叶天岚说幽帝或许是死了,也或许是没有死。

    云绾又问为何。

    叶天岚回应,因为幽帝是最大的变数,因果不可衍,命运不可定,无人知晓他的过去,也无人知晓他的未来,一切的一切都是未知的。

    也正因为幽帝是乃最大的变数。

    当他卷入这场漩涡之后,便已然注定这天地大道,这芸芸众生,这虚妄原罪,这因果命运,这过去未来,等等诸般一切都会因为他的存在而变得扑朔迷离。

    ……

    夕阳西下,日落近黄昏。

    古清风从上清宗离开之后,一直在附近闲逛着。

    在他的印象当中,上清宗的附近有一座山。

    山名为长生山。

    长生山上有一座道观,名为长生观。

    据闻长生观是一座古老的遗迹,有人说是远古时代的遗迹,也有人说是太古遗迹,还有人说是荒古遗迹,究竟长生观是什么时候的遗迹,无人清楚。

    人们只知长生观里面住着一位老道士,名为长生老道。

    古清风曾经两次来过长生观。

    第一次是上古时代年少之时在上清宗修行,被上清宗的弟子欺负,他逃到长生观。

    第二次是今古时代遭到审判回到故乡,得知大夫子在长生观隐居,所以,他便来了。

    古清风琢磨着既然来到了上清宗,便想来长生观拜访一下长生老道。

    只是。

    当他来到长生山上,走进长生观后,发现观内空无一人,整个长生观也落满了尘埃。

    长生山还是那座荒凉的长生山。

    长生观也依旧是那座破旧的长生观。

    只是一直隐居在长生观内的长生老道早已不见。

    长生观并不大,古清风逛了一会儿,来到长生观的后院。

    后院荒芜不堪,里面有一棵已然枯萎的古树,古树下堆满了残枝枯叶。

    古清风一挥手,残枝枯叶尽数消散。

    古树下的两石凳一石桌映入眼帘。

    石桌上是一副雕刻的棋局。

    古清风走过去,望着这副棋局。

    这是一副天地残棋。

    古清风还清晰记得,当年自己第一次闯入长生观,一觉醒来,人已开悟,据老道士说,是因为当年自己看过一副天地残棋之后进入了顿悟之境。

    第二次来到长生观,他望着这副天地残棋,又一次顿悟。

    这一回再次故地重游,望着这副天地残棋,他再次进入顿悟。

    不同的是。

    第一次顿悟,悟的是道法自然。

    第二次顿悟,悟的是佛本是道。

    这一回顿悟,古清风却是什么也没有悟出来。

    不过。

    他却摇头笑了,说道:“大道成空,天地成空,生死成空,因果成空,悟无可悟,四大皆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