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7章 原来是老乡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原来是这样啊。”

    古清风不咸不淡的说道:“那你今儿个找爷是有什么事儿吗?”

    “没有,只是恰巧在这里遇见你而已。”

    “恰巧?”

    白愁点头道:“恰巧。”

    “既然是恰巧,那就说说你来这方世界做什么吧。”

    “你又是为何来这方世界?”

    “这世界是爷的故乡,爷路过回来瞧瞧。”

    “呵呵。”

    白愁的笑声传来,古清风道:“你笑个毛啊。”

    “恰巧,这世界也是我的故乡。”

    “哦?”

    闻言,古清风颇感意外,问道:“你也是这世界的人?”

    “不行吗?”

    “不是不行,只是爷我怎么不知道这方世界还有你这么一号存在?”

    “我当年离开这方世界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哟,这么说来,你还是爷的前辈呢。”

    “古兄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没有。”

    “我可是有什么地方惹古兄不高兴?”

    “也没有。”

    “既如此,古兄为何对我这连讽带嘲?而且……古兄看起来并不想见到我。”

    “没错,你说的很对,爷我的确不想见到你,确切的说……”古清风仰头灌了一口酒,望着月色下这方世界的美丽夜景,道:“但凡与无道时代原罪因果有关的任何人,爷我都不想见。”

    “为何?”

    “不想见就不想见,哪有那么多为何。”

    “呵。”

    白愁笑了笑,道:“既然古兄不想见到我,那……白某就告辞了。”

    “不想见也见了,你来都来了,不如陪爷喝两杯吧。”

    “古兄不是不想见到我吗?为何又要留白某饮酒?”

    “不想见归不想见,饮酒归饮酒,这是两码事儿,谁规定与不想见的人不能一起饮酒?更何况……”古清风笑吟吟的说道:“咱们都是这个世界的人,怎么说也是老乡,你说呢。”

    “说对的是你,说错的也是你,你还真是够蛮横无礼的。”

    “来来来,老乡,坐下来喝两杯。”古清风拍了拍旁边的空地,示意白愁坐下。

    “抱歉,我不饮酒。”

    “陪爷喝两杯都不行啊?”瞧着白愁浑身被白布缠绕的样子,古清风意识到了什么,道:“你这玩意儿不能摘下来吗?哪怕露出一张嘴也行啊。”

    白愁摇头道:“不行。”

    “好吧,不喝就不喝,坐下来聊聊谈谈人生总可以吧?”

    “你自己坐吧,我站着就行。”

    “我说,你都他娘成这幅模样了,还有什么可讲究的,怎么?怕地上的灰尘把你这一身上等的白料子弄脏了啊。”

    白愁冷笑一声,摔了一个白眼,抱着双臂,静静站着,显然,他懒得搭理古清风。

    “得,你们都他娘的是高雅的讲究人,就爷一个不着四六的俗人。”

    感叹一声,古清风问道:“刚才听你说也是这方世界的人,尽管你出道比较早,不过,爷我应该听过你的名字啊,你道号叫什么?”

    “我没有道号。”

    “没有道号?那白愁是你的本名?”

    “正是。”

    “不应该吧?若你真是这方世界的人,以你的本事,名气应该不小吧,爷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这世界有一个叫白愁的。”

    “我在这方世界修行的时候,很少外出,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外出过。”

    “那你以前在什么地方修行的?”

    “与你一样,就是这大西北。”

    “你也是大西北的人?”

    听到这里古清风算是听出了点味道,继续问道:“大西北的什么地方?”

    此间。

    白愁抱着双臂,一双深邃的眼眸凝视着古清风,过了片刻,才开口回应道:“残阳谷。”

    听闻残阳谷三个字,古清风惊讶不已,扭头瞧着白愁,道:“你该不会想告诉我,你就是残阳无幽吧?”

    “放心,我并不是残阳无幽。”

    “残阳无幽是残阳谷的主人,你与她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的师祖。”

    “这倒是稀罕事儿啊,爷我怎么不知道残阳谷除了残阳无幽之外,还有你这么一位原罪之人呢,而且还是与爷一样的原罪之人,等等……”

    古清风心头一怔,说道:“我记得好像听谁说过,当年那一滴原罪之血在这方世界孕化出很多原罪之人,只不过大部分都被残阳无幽的人给抹杀了,唯有两人活了下来,一位是我,另外一位据说是残阳谷的什么大师姐?如此说来,你就是那位劳什子的大师姐?”

    白愁盯着古清风,就这么盯着,过了很长时间,才点头应是,道:“没错,我便是残阳谷那位大师姐!”

    “这还真是……叫爷惊奇的很啊,当年听说还有另外一个原罪之人也与我一样活下来之后,我就一直想见见那位残阳谷的大师姐,闹了半天,原来是你啊。”

    古清风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兴奋,笑道:“怪不得你总说咱们俩是同一类人,体内也流淌着一样的原罪之血,以前爷还不怎么明白,现在仔细想想,咱们俩还真他娘的同一类人啊!”

    确实。

    当初白愁说同一类人的时候,古清风还以为这个同一类只是纯粹的原罪之人。

    白愁说体内流淌着一样的原罪之血,古清风还以为可能是其他原罪之血。

    得知白愁就是残阳谷那位大师姐之后,古清风终于意识到白愁口中流淌着一样的原罪之血的真正含义。

    “我说大妹子,咱们俩之间的缘分,可不是一般的大啊,天地之间或许有很多原罪之血,也孕化出很多原罪之人,但是,能被同一滴原罪之血孕化出来,这可不是一般的缘分啊,更何况,咱们这一滴原罪之血孕化出来的原罪之人,大多数都死了,只有咱们俩活了下来,这……他娘的,不是天大的缘分是什么。”

    或许是这一路走来,古清风实在太孤独了,得知白愁就是那位与自己一样的原罪之人后,古清风感觉就像见到亲人一样,有那么一丝小激动,就连一颗沉寂已久的内心都荡起了波澜。

    “你看起来很激动?”

    “废话,爷我当然激动。”

    “你激动什么?这有什么好激动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