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6章 物是人非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古小子,你说大自然娘娘送给老夫的这一棵七彩玲珑树,是不是也和圣女娘娘给你下的套儿啊。”

    “不至于。”古清风摇头道:“我与云霓裳之间并没有太多的往来。”

    “什么叫没有往来,你当年与红袖之间那点事儿不是往来是什么,而且……你知道大自然娘娘将七彩玲珑树种在了哪里吗?”

    “大西北被你个老小子折腾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爷我怎么知道七彩玲珑树种的地方是哪里。”

    “老夫带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随后。

    火德带着古清风离开。

    这里是云霞宗的禁地,寻常之时,一直被重重阵法守护着,宗内上下,除了火德这么一位祖师爷与他的几位亲传之外,任何人不得入内。

    禁地之内,生机勃勃,生命之息尤为浓郁,漫山遍野到处开满了七彩斑斓的花花草草,那一棵高大的七彩玲珑树种在一道山岭上,看起来十分显眼。

    “古小子,看出这是什么地方了吗?”

    古清风摇摇头,他看了很久,依旧看不出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小子这是典型的忘本啊,连自己个儿当年长大的地方都认不出来了?”

    “我长大的地方?”古清风神情一怔,惊愕道:“你是说这里是赤炎岭?”

    “废话!你以为呢。”

    “还真没看出来。”古清风又向山下瞧了瞧,说道:“我记得赤炎岭下面有爷的一座陵园啊,怎么不见了?”

    “被老夫拆了。”

    “他娘的,好端端的你拆了爷的陵园干啥!”

    “你说老夫拆了你的陵园做什么,你小子活的好好的,又没死,要一个破陵园做什么,多不吉利啊!”

    古清风笑道:“倒也是哈!”

    “古小子,看见了吧,七彩玲珑树就种在赤炎岭上,大自然娘娘肯定也知道你小子是在这里出生并且长大的,你说她好端端的干嘛把七彩玲珑树种在赤炎岭上,是不是有什么寓意?”

    “这能有什么寓意?”

    古清风瞧了瞧,想了想,也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道:“可能是你想多了吧。”

    “希望只是老夫想多了吧。”

    二人并没有在禁地里面停留太久,很快就又离开了,火德问道:“对了,古小子,云霞宗有你不少老朋友,你要不要见见?”

    “我的老朋友?谁啊?”

    “当年老夫重建云霞宗之后,把很多老赤霄人都接了过来。”

    “哦?他们……现在还好吗?”

    “都还可以吧,厌倦纷争的都过着隐居的日子,一些闲不住的主儿也都帮忙打理着云霞宗,若是你想见的话,老夫可以安排一下。”

    “他们过的好就行了,至于见面就算了吧,这么多年过去,他们都有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我也不想再去打扰他们。”

    “既然这样,那就听你的,古小子,你不是说累了吗?要不你先歇着,老夫刚回来,宗内还有一堆破事儿需要处理。”

    “你先去忙吧,爷喝完这点酒儿再歇息。”

    古清风有些累,也有些乏。

    可不知为何,就是没有什么睡意。

    将一坛酒喝完之后,闲来无事,便从云霞宗离开,独自一人闲逛起来。

    亘古世界的变化实在太大了,大的古清风很是陌生,就好像从未在这方世界生活过一样。

    记忆中熟悉的地方似乎全部都消失了,不管是六壬山,还是妖月宫,就连烟罗国也都不见了。

    以前修行的时候,古清风还没有这种感觉,此次沉睡万年,再次苏醒归来,故地重游,才真正感受到什么叫时光境迁物是人非。

    他就这么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既熟悉又陌生的故乡世界游荡着,就像一只迷失的孤魂野鬼一样,闲的尤为孤独,落寞……

    夕阳西下,日落黄昏。

    古清风站在一座山峰之巅,坐在悬崖边,打开一坛酒,欣赏着夕阳下故乡世界的美景,也等待着黄昏过后的黑夜。

    “看着当年熟悉的故乡,变的如此陌生,内心是不是有种说不出来的孤独。”

    蓦然。

    一道轻声淡语传来。

    应声出现的是一个人,一个浑身被白布缠绕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眸的人。

    “白愁?”

    瞧着突兀出现的白愁,古清风颇感惊讶,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白愁的这句话,说的着实令古清风不知改如何回应,无语道:“我是问你是如何知道我在这里的?”

    “我说过,我们是同一种人,体内都流淌着相同的原罪之血,我可以感应到你的存在。”

    “这就奇了怪了,既然我们同一种人,你又可以感应到我的存在,为何我感应不到你的存在?”

    “你并非感应不到我的存在,你只是不想感应到我的存在而已。”

    古清风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随手扔了一坛美酒过去,白愁接过美酒,看了看,讶然道:“竟是地狱无常酒?”

    “哟!”古清风笑道:“不简单啊,还知道地狱无常酒。”

    “我不仅知道地狱无常酒,且还知道你的地狱无常酒是从何而来。”

    “那你说说爷的酒是从哪来的。”

    “是未央魔帝任天行送给你的。”

    闻言,古清风眉头微微一蹙,揉着下巴,上下打量着白愁,道:“可以啊,白愁,许久未见,你竟然变的无所不知了,整的挺邪乎啊,怎么着?你是不是拜亘古无名那个小娘们儿为师了,也能知晓过去未来,执掌命运因果,推演宇宙洪荒,洞悉天地玄黄?”

    “你是在嘲笑我?还是在讽刺我?”

    “没有,爷我是真的挺好奇的,想问问罢了,当然,你也可以不说。”

    “我既然能感应到你的存在,自然也能感应到任天行的存在,你们二人不久之前见过面,我不用猜也知道,这地狱无常酒是他送给你的。”

    “就算你知道爷与老任见过面,又怎么知道这地狱无常酒一定是他送的,而不是爷我自己弄来的?”

    “从你离开双极天域之后,一直在大荒虚空中漂泊,又能去哪里弄来如此珍贵的地狱无常酒呢?更何况,早在你苏醒之前,我就知道任天行手中有很多很多地狱无常酒,且,他自己亲口说过,他不饮酒,这些地狱无常酒都是准备留给你的。”

    “这么说,你也认识老任?”

    “谈不上认识,只是见过几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