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3章 圣女的人情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什么叫打着人家圣女娘娘的旗号耀武扬威,你小子能不能说话不要这么难听。”

    “怎么?难倒爷冤枉你了?”

    “废话!老夫就知道你小子瞧不起人,告诉你古小子,老夫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就这乾坤炼化葫,老夫从来没有在外面面前展示过,这么久以来,也只是在危险的时候,用它救过几回命。”

    “你若没有亮出这破葫芦,人家怎么知道你有苏婳那娘们罩着呢?”

    “那是因为老夫重建云霞宗的时候,人家圣女娘娘亲自过来捧场了。”

    “苏婳还来给你捧过场?”

    “当然,宗碑上云霞宗三个字还是圣女娘娘亲自写的呢,若是不信的话,老夫现在就可以带你去瞧瞧。”

    火德拉着古清风就来到云霞宗的外面,一座仿若孤峰一般的石碑伫立在宗门前方的广场中央,其上赫然雕刻着云霞宗三个大字。

    古清风或许不认识苏婳的字,但是他能看的出来,云霞宗这三个字非同一般,可谓玄之又玄,妙之又妙,变化无穷,光明又神圣,不仅蕴含强大的威势,也蕴含强大的力量,既可守护整个云霞宗,亦可震慑妖魔鬼怪,当真是厉害的紧。

    “可以啊,火德。”

    古清风调侃道:“你个老小子还真是叫爷大开眼界,苏婳那娘们儿又是送你葫芦的,又是亲自过来给你捧场,你的面子还真不小啊。”

    “哎哟,古大爷,古大祖宗,人家圣女娘娘这不是看在您老人家的面子上才给老夫捧场的嘛,若是没有你小子的关系,老夫我哪能有这么大的面子。”

    火德也是一个自知之明的人,他内心很清楚,圣女娘娘亲自过来为云霞宗捧场,不是看在自己的面子,而是看在古清风的面子。

    他说道:“所以,老夫先前才说,云霞宗能发展起来,都是借你小子的光啊。”

    “苏婳这个小娘们儿这是玩的哪一出?爷我怎么有点看不明白。”

    “什么看不明白?你小子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行不行,人家圣女娘娘多么好的一个姑娘,痴情等你这么多年,你小子不理会也就罢了,竟然还怀疑人家的用心。”

    一说起圣女娘娘苏婳,火德就忍不住劝说道:“是,人家圣女娘娘是今古真命的应劫之人,而你小子又是原罪虚妄之人,你们俩算是命中注定的冤家死对头,可人家圣女娘娘对你并没有恶意,非但没有恶意,反而还……以诚相待,整个诸天万界都知道圣女娘娘对你的心意,怎么偏偏你小子就不明白呢?”

    “人家圣女娘娘冒着天下大不违痴情待你,老夫就纳闷了,你小子到底在想什么?人家圣女娘娘都不介意,你又介意什么?”

    “你懂个屁!”

    古清风盯着宗碑上云霞宗三个字,说道:“有时候杀人未必就要用刀。”

    “什么意思?你小子怀疑人家圣女娘娘想杀你?这不可能吧,以人家圣女娘娘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修为实力,杀你小子怕是不难吧,就算有点难,也不至于跟你玩什么卑鄙的手段吧?老夫琢磨着圣女娘娘也不是这种人。”

    古清风淡淡的说道:“这其中有很多事情你不懂,我并不是说苏婳想杀我,更何况,即便她真的想杀我,我也不惧。”

    “既然如此,为什么你小子看起来很不爽的样子。”

    “火德啊,这块宗碑甭要了,立即拆除了吧。”

    “什么什么!”

    闻言,火德吓了一跳,赶紧窜至古清风对面,伸开双臂拦下古清风,瞪着双眼,喝道:“你个兔崽子,好端端的你为啥要拆除老夫的宗碑,你知道不知道,老夫的云霞宗能够发展起来,全靠人家圣女娘娘提的这三个字啊!”

    “拆除之后,爷我亲手给你重新刻三个字,保证比苏婳提的更加玄妙。”

    “不要!不行!”

    “你不就是想将云霞宗发展壮大嘛,以后你不用打着苏婳的旗号,你直接打着爷的旗号行了吧,爷在大荒混了这么多年,多少还有一点威慑力,甭说什么绫罗天域的仙境家族,就是三千大道,也不敢不买爷的面子。”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怎么着?在你眼里,老子还保不住你个小小的云霞宗?”

    “这不是保不保的住的问题,而是……古小子,老夫跟你说实话,你别生气,你的名气的确很大,这一点老夫服气,威名自然不用说,三千大道也不敢不买你的面子,老夫也知道,可是……说句你小子不喜欢听的话,你小子的名气都他娘的是恶名,属于那种人见人怕人人畏惧的名气。”

    “这不是更好,有爷罩着你,放眼诸天万界绝对没人敢欺负你。”

    “是是是!老夫相信,可……光是保住云霞宗没有用啊,老夫是想将云霞宗传承下去,你小子能保得住一时,能保得住一世吗?以老夫对你小子的了解,你他娘的也就那一两天的热乎劲儿,而后就他娘的不知道跑到哪个旮旯里喝酒调戏姑娘了,到时候人家找上门来,老夫找谁去?”

    古清风还没开口,火德又道:“还有,云霞宗若是你小子罩着,以后他娘的恐怕没人敢在云霞宗修行了,这诸天万界,谁他娘的不知道你小子是天地不容的罪恶之人,而且又跟仙道有那么大的深仇大恨,你叫云霞宗的弟子还怎么敢成仙?日后成仙了,不得天天挨打啊?有你这么一个天地不容的罪恶之人罩着,谁还敢来我们云霞宗修行!”

    不管古清风如何劝说,火德坚决不答应抹掉宗碑,说道:“古小子,老夫就纳闷了,你为什么非要抹掉宗碑,招你还是惹你了?你是看不得老夫一点好是吧?非得让老夫穷困潦倒,你才舒坦是吧?”

    古清风无奈说道:“我是不想欠苏婳的人情,也不想跟她扯上任何关系。”

    “这是人家圣女娘娘给老夫提的宗碑,就算欠人情,那也是老夫欠,跟你有啥关系,又不是你让圣女娘娘给老夫提的字,而且,人家圣女娘娘过来给老夫捧场的时候,也没告诉你吧?我说古小子,你是不是有点自作多情了。”

    火德虽然嘴上这样说,其实内心深处比任何人都知道,圣女娘娘送的这个天大人情,完全看的是古清风的面子,所以,这个人情,自然而然也会算在古清风的头上。

    瞧着沉默不语的古清风,火德深深的唉声叹口气,说道:“他娘的,本来还想在你小子面前露一回脸得瑟得瑟,如果早知道是这样,打死老夫也不带你小子回来,算了算了,老夫也知道你小子不想欠人家的人情,你……拆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