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5章 清风由来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谁活着都他娘的不容易啊。”

    火德发出如此感慨。

    这也是他听完古清风与任天行闲聊之后,内心真切的感受。

    从而他也终于意识到,任何盛名的背后或许都背负着常人无法想象的苦恼、忧愁与危险。

    盛名越大,所背负的苦难或许就越多。

    鼎鼎大名的未央魔帝任天行是如此。

    叱咤风云的九幽大帝古清风同样也是如此。

    二人的威名一个比一个大,当年所做之事一个比一个疯狂,同时,二人背负的苦难,也是一个比一个多。

    他这边正感慨着,古清风却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只是纯粹的活着没有什么不容易,真正不容易的是活成自己想活的样子。”

    “显得就你小子能是吧?谁不想活成自己想活的样子?可关键是,这天地之间,芸芸众生,自古以来,又有几人能活成自己想活的样子。”

    古清风呵呵笑道:“如果活不成自己想活的样子,不如像爷一样凑合将就的活着得了,凡事想开一天,乐呵一天算一天,瞎折腾什么,可惜啊!实在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老任不懂这个道理啊。”

    “人家任天行不是不懂,人家只是不想凑合,也不想将就的活着,你以为谁都和你小子一样啊!”

    “所以啊。”

    “所以什么?”

    “所以他是任天行,而我是古清风。”

    “就你?还清风?”火德很是鄙视的上下打量着古清风,道:“你瞧你小子的样子,到底哪里像清风,老夫看你更像一股恶风。”

    正说着,火德像似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老夫一直都想问你小子一个问题,当初你好端端的干嘛突然改名字?”

    火德以前以为古清风可能是在大荒捅了什么大篓子,所以才改名换姓,到了大荒才知道,像古清风这种级别的霸主,换与不换名字根本就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甭说换名字,就是换脑袋,就算夺舍重生,哪怕是轮回转世也都瞒不过天地大道。

    更何况以火德对古清风的了解,为了躲避追杀改名换姓,这种宵小勾当,古清风根本不屑去做。

    “清风这个名字,是一个女人给我改的。”

    “女人给你改的?”火德好奇不已,问道:“人家为啥给你改名字?”

    “她说她不喜欢我叫古天狼,所以就给我改了古清风。”

    “她不喜欢你就改?小子,你什么时候这么听女人的话了?”

    “没法子,打赌输给人家了,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吐沫一颗钉,既然打赌输了,那只能认输改名字了。”

    想起当年打赌输掉被迫改名字的事情,古清风至今还记忆犹新,惆怅道:“爷我这辈子跟人打了很多赌,生平只输过一次,但就是输的这一次,就把爷的本名给输掉了……小赌怡情,大赌伤身,豪赌万劫不复,强赌灰飞烟灭,老话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啊。”

    “你小子玩的是不是太花了点?老夫还是头一回听说打赌还能押上名字做赌注的,你们他娘的真会玩,真是活的久了,什么稀罕事儿都能碰上。”

    火德好奇的问道:“不过,赢了你的那个女人是谁啊?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古清风懒洋洋的瞧了一眼火德,道:“想知道啊?”

    火德重重的点点头,别说,他还真的想知道到底是哪个女人给古清风改的名字。

    “其实,说她是一个女人有些勉强了,严格的说起来,她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女人。”

    闻言,火德有些不懂,问道:“什么叫不是真正的女人?是男人?难倒是妖人?阉人?”

    “没那么邪乎,修炼到一定境界,也就没有什么男女性别之分了,你想变成男人就变成男人,想变成女人就变成女人,我之所以是那个赢爷的家伙是女人,因为她通常都是化身为一个女人,至少,看起来是一个女人,至于是不是,爷我没验证过,不清楚。”

    “你小子说了这么多,到底是谁啊?”

    “你可曾听过这样一句话,知晓过去未来,执掌命运因果,推演宇宙洪荒,洞悉天地玄黄!”

    火德内心咯噔一下,惊愕道:“你是说是那位被誉为因果使者,命运化身的天机老人,亘古无名?”

    “没错,就是她!”

    “你小子是不是傻?与亘古无名打赌?这不是在雷公电母面前玩雷电?跟大自然之母玩阴阳,这不是班门弄斧是什么?人家可是号称因果使者命运化身啊!知晓过去未来,推演宇宙洪荒,你跟人家打赌,能赌赢才怪!”

    “爷当年如果知道那厮就是亘古无名,爷也不会跟她赌了,关键是,爷当年压根就不知道她的身份啊,直至后来过去很多年,才猜到那小娘们儿可能是亘古无名。”

    “亘古无名为啥要给你改名字?”

    “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

    “你小子就没问过?”

    “问谁?亘古无名那小娘们儿吗?爷我这辈子就见过她一次,还是上次无道山降临的时候见的,当时满脑子只想着原罪,倒是把这档子事给忘了。”

    “你小子的心可真大,如果是其他人给你改的名字也就罢了,可偏偏是亘古无名,这事儿你小子不能不放在心上,老夫琢磨着,她给你改名字绝对不止是不喜欢你的名字那么简单,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

    “哎哟,火德,你个老小子不简单啊,学会动脑筋了。”

    “你小子笑话老夫是不是?老夫跟你说真的,你小子正经点好不好!”

    “这有什么正经不正经的,如果当年跟爷打赌的那小娘们儿真是亘古无名的话,无非是与爷身上的原罪虚妄,还有变数有关,改名字这事儿,与原罪虚妄的关系都不大,爷估摸着可能是与变数有关,可能是亘古无名早就知道爷我这个今古变数,所以,她故意给爷改了个名字,好让爷这个变数变的小一点,变的可以在她的控制范围之内,这就好比在爷身上钉上一颗钉子一样,不管爷的因果怎么变,就算亘古无名无法控制,但也能在第一时间知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