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4章 君子之交淡如水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古清风笑道:“这么说,爷我这只出头鸟还拥有定海神针的功效呢。”

    “事实确实如此。”

    “这敢情好,爷还以为好日子就快到头了呢,现在看来,还可以悠闲自在的乐呵一段时间,不错不错,非常不错。”

    古清风与任天行二人就这么边喝边聊,聊了很久,也聊了很多,一百多坛地狱无常酒就这么被喝了几十坛,当然,大部分都是古清风喝的,任天行只是小杯小饮。

    又是一杯酒饮尽,任天行起身说道:“今日能够在此遇见古兄,任某很是高兴,如若可以的话,任某真的很想与古兄就这么开怀畅饮,奈何,任某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去做,实在无法奉陪到底,还望古兄见谅。“

    “这才哪到哪,这么快就走?”

    听闻任天行要离去,古清风内心有些不舍,毕竟在这茫茫人海浩瀚无垠的大荒之中,遇见人生难得的知己并不容易,他也很久很久没有跟人喝酒喝的这么畅快了。

    尽管火德就在他的身边,不过,他一直把火德当作亲人,与火德闲扯,只能扯一些家长里短,其他的事情,他无法与火德说太多,不是不想,而是很多事情说了火德也未必懂,且他也不想火德卷入原罪这么一个可怕的漩涡之中。

    任天行不同。

    他与任天行皆是原罪之身,又是虚妄之我,还都是今古变数,最重要的是,二人彼此欣赏,身上有很多共同点,也有很多话题能聊。

    古清风这边还在兴头上,任天行却是要走,实在有些不尽兴。

    不过。

    他也清楚,若是任天行要走,那就一定会走,所以,他并没有强留。

    “古兄,虽说他们现在不会动你,但并不代表以后不会,任某知晓古兄无所畏惧,也相信古兄的实力,但是,任某还是希望古兄以后小心行事。”

    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站在山峰的悬崖边上,瞧着黑漆漆的夜空,道:“放心吧,我还是那句话,爷若不想死,天地大道也好,因果命运也罢,谁也奈何不了老子!”

    “哈哈哈!够狂!够霸道!古兄,任某再敬你一杯。”

    二人饮酒。

    古清风说道:“我这边你无需担忧,倒是你,恐怕以后得小心了,他们或许暂时不会动我这个出头鸟,但你就未必有我这么好的运气了。”

    任天行淡淡笑了笑,道:“古兄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有些原罪之人是不是已经找过你了?”

    任天行点点头。

    “你身上的伤,就是他们给你留下的?”

    任天行又点了点头,道:“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古兄。”

    的确。

    瞒不过。

    打从第一眼看见任天行,古清风就瞧出任天行身上的伤势,而且伤的还不轻,只是,他知道任天行是一个心性孤傲之人,所以,一直没有开口。

    “你现在的修为实力,我瞧着都有些邪乎,什么人能把你伤成这样?是归墟的老祖?”

    “有归墟的老祖,也有其他人。”

    “若是归墟的老祖把你伤成这样,倒是有可能,不过……你说的其他人是谁?”

    “与我们一样的原罪之人,虚妄之我,是今古时代一位年轻人。”

    “哦?还是今古时代的一位年轻人?有这么邪乎?他是谁,你给我说说,爷我去会会他。”

    “古兄的好意,任某心领了。”任天行微微摇首,道:“若是古兄还当任某是兄弟话,这件事就莫要插手,任某自会处理,若是我任天行连这么小的事情都麻烦古兄的话,就是古兄瞧得起,我任天行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古清风点点头,说道:“老任,你我一见如故,彼此视如知己,多余的客套话,我也不想多说,他日若是你需要帮忙,在这诸天万界任何地方喊我古某人的名字,无论身在何方何地,老子都会第一时间前去相助!”

    “哈哈哈!好!能得古兄如此一句话,任某也不枉此生!”

    任天行同样伫立在山峰的悬崖边上,一袭黑衣的他,双手负在身后,仰望着苍穹,凝声道:“古兄,想同的话,任某也送给你,他日你若需要帮忙,在这大荒天地任何地方喊任某的名字,纵然任某肉身溃散,灵魂破灭,意识迷失,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前去相助!”

    “好兄弟!哈哈哈哈!”

    任天行放声大笑,古清风同是大笑。

    二人很默契的各自提起一坛酒,仰头豪饮,饮尽一坛地狱无常酒。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古兄珍重,任某告辞了!”

    说罢。

    任天行纵身跃起之时,立时魔浪滔天,夜空之中,一轮幽月凝衍而出,任天行虚空游走,眨眼之间,任天行的人影便消失在那一轮幽月之中。

    足足过了许久,幽月才渐渐消失。

    “这任天行当真如传说中那般孤冷狂傲,魔气冲天,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啊!”火德望着夜空中消失的夜月,说道:“贪狼啸紫月,魔威慑苍穹,帝上任天行……未央魔帝之名,名不虚传啊。”

    古清风没有说话,只是望着夜空,微微蹙着眉头,像似有些孤寂,也有些落寞。

    “不过,古小子,你说任天行受伤了,而且受的伤还不轻,究竟谁能把他伤成这样?还是今古时代新冒出的年轻人?今古时代的年轻人现在都这么厉害吗?”

    “今古时代的年轻人?”

    古清风不屑的笑了笑,道:“今古时代的年轻人,能耐再大,也不可能把老任打成重伤的。”

    “刚才任天行可是亲口说……”

    “这么跟你说吧,当年我们每次见面,都会交手切磋,我们俩一直都是半斤八俩,就算我能打败他,自己也会付出沉重的代价,这还只是当年,刚才我瞧了瞧老任的情况,这家伙现在的造化修为实力深不可测,邪乎的我都有点看不明白,他若是没有受伤的话,以我现在的本事,也不敢说百分之百能打败老任。”

    “那刚才任天行怎么说被今古时代一个年轻人打伤。”

    “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老任这些年为了摆脱原罪,恐怕与我一样都折腾的不轻,人也虚弱不堪,而后又被归墟的老祖盯上,怕是日子更不好过,估摸着是被今古时代的年轻人占了便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