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8章 同命相连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火德心里头那个恨啊!

    恨的牙根痒痒,连杀了古清风的心都有了。

    上次在玄天船上三颗万年朱果古清风一颗没有留,今儿个的一坛地狱无常酒又是一滴没有留。

    这小子的便宜,是一丁点都占不到啊!

    他娘的!

    火德气的直骂娘,可碍于未央魔帝任天行在场,他也不好也不敢说什么,只能就这么憋屈忍受着。

    “爽快!爽快!真是他娘的爽快啊!!!”

    一口气将足足一坛地狱无常酒饮酒之后,饮的古清风是浑身冒黑烟。

    这黑烟不是其他,正是地狱无常酒的特殊酒香,正从古清风的肉身诸般窍穴里面冒出来,看起来邪门的很。

    片刻。

    古清风打了一个饱嗝,用袖子抹了抹嘴,说道:“他娘的!真是好久好久没有喝的这么畅快了,地狱无常不愧是地狱无常啊,喝的真叫一个爽快啊!”

    自打上古终结,古清风寂灭重生之后,喝的多是一些世俗界的美酒,这些美酒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称得上美酒,只不过对于古清风来说,其实与白开水差不多,特别是此次寂灭重生之后,肉身朽化不堪,喝遍所有美酒,也都没有什么味道,再烈的烈酒进了他的肚子也都如白开水一般无色无味。

    这让古清风一直都非常不爽。

    好在今儿个碰上了任天行,有幸喝了一坛地狱无常酒,这才多多少少有点酒的感觉。

    “任兄。”

    古清风又重新坐下来,将空空的酒坛,仍到一边,瞧着任天行,说道:“如果爷没记错的话,刚才你好像说今儿个管饱管够也管撑着,这话还算不算数?”

    “任某向来一言九鼎,既然说管饱,自然不会食言。”

    只见任天行扬手一甩,哗的一瞬间,一坛坛美酒堆积如山的出现在古清风的眼中,好家伙,足足有数百坛之多,而且每一叹都是地狱无常。

    瞧着这一幕,不仅火德傻眼了,就连古清风这么一位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九幽大帝也都如见鬼神一样无比震惊的愣在那里。

    其他人或许不清楚,他可是清楚的知道,地狱无常酒是以万魔鬼花、太阴古泉等等诸多稀罕玩意儿而后又以地狱之火酿制数万年而成,可以说要多珍贵就有多珍贵,纵观天地,懂得炼制地狱无常酒的主儿也没有几个,最为关键的是,地狱不是什么人想进都能进的,就算进得去也未必能出得来。

    古清风虽说嗜酒如命,但对酿酒这玩意儿并不是太懂,当年能够喝上地狱无常酒,全靠坑蒙拐骗偷外加烧杀抢掠,而他知道任天行这人尽管是魔,且还是魔帝,不过,抢酒喝这种勾当,任天行绝对不会去干,确切的说是不屑去干,更何况以他对任天行的了解,这厮对酒这玩意儿并不是太感兴趣。

    “你小子从哪弄来这么多地狱无常酒?”

    “捡的。”

    “什么什么?捡的?我去!”古清风差点怀疑自己听错了,道:“还有这么好的事儿?在哪捡的?你也叫我去捡点?”

    “在一个复苏的古老洞府里面捡的,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位老前辈赠送给任某的。”

    “真的假的?”

    “真的。”

    如果任天行说是真的,那这事儿一定是真的。

    “他娘的,爷怎么就碰不上这么好的事儿呢。”

    古清风颇为郁闷,甚至有些羡慕任天行有这么好的运气,为发泄心中的不爽,他又连续饮了两坛地狱无常酒,直至狂饮五坛,这才罢休,内心的郁闷也才消散。

    旁边,火德端起酒杯,一杯一杯小口品尝着,他可不敢像古清风那般狂饮,这地狱无常酒劲儿太大了,方才只是喝了一口,差点要了他的老命,那种感觉实在无法形容,痛不欲生却又欲仙欲死,痛苦的叫火德不敢品尝第二口,可是那种爽快的感觉却又让火德内心直痒痒,内心可以说极其纠结。

    而这边。

    古清风与任天行一边喝着酒,一边闲聊着。

    二人举杯同饮。

    任天行感叹道:“上一次我们饮酒之时上古还未终结,想不到这一次饮酒今古时代已是开启万年。”

    “谁说不是呢,老话说,岁月如梭,光阴似箭,还没活明白怎么回事呢,一觉醒来就他娘的已是万年之后了。”

    再举杯,再同饮。

    古清风上下打量着任天行,问道:“当年轮回之门打开的时候,你没有轮回?”

    “没有。”

    “当年上古终结的时候,甭告诉我老天爷没有审判你。”

    “审判了。”

    “没弄死你?”

    “没有。”

    “连你身上的造化天命也都没有夺走?”

    “没有。”

    “嘿!你小子能耐挺大啊,你是怎么扛过去的?爷我当年把吃奶得劲儿都用上了,结果还是被老天爷弄死了,连造化天命也他娘给爷夺走了,你怎么看起来就没什么事儿呢?”

    任天行回应道:“我们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你小子身上的罪恶可一点不比爷少啊。”

    “这不是罪恶的问题,而是命运的问题,你的存在威胁着天地大道,他们自然不会放过你。”

    “如此说来,当年老天爷降下审判的时候给你放水了?”

    “没有,我当年能在审判中活下来,是因为我的前世救了我自己。”

    “你的前世?”

    闻言,古清风揉着下巴说道:“无道时代的前世?”

    任天行点点头。

    “闹了半天,你竟然也是无道时代的人,咱们还真是有缘啊。”古清风笑道:“来,为了此等缘分,干一杯。”

    再举杯,再饮酒。

    任天行说道:“古兄应该看的出来,任某与你的缘分并不仅仅如此。”

    古清风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知道,任天行与自己的缘分的确不仅仅是无道时代这么简单,除此之外,他看的出来,任天行与自己一样同为原罪之身。

    除了原罪之身,古清风还在任天行身上感觉到一种种说不清道不明又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这种熟悉感,让古清风想到了虚妄之我。

    换言之,任天行与古清风一样,既是原罪之身,同样也具有虚妄之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