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7章 地狱无常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哟呵,小家伙还是和当年一样凶啊。”

    说罢。

    笑吟吟的古清风突然大喝一声,吓的啸月狼猛地打了一个激灵,浑身毛发都竖了起来,也不敢再对着古清风呲牙咧嘴,立即躲在任天行的身后,哆哆嗦嗦如同老鼠见到猫一样,惶恐不已。

    “哈哈哈哈!”

    瞧着这一幕,古清风乐了,忍不住哈哈哈大笑起来,勾了勾手指,道:“开个玩笑而已,怎么这么不经吓,来来来,过来叫爷端详端详,爷给你个好玩意儿,放心,这回不会再烹你了。”

    啸月狼哪敢过去,非但不敢过去,摇身一晃,直接化作一抹光华融入了任天行的体内,看起来对古清风十分害怕。

    事实也确实如此。

    因为当年古清风与未央魔帝任天行第一次交手的时候,当场将这头啸月狼打了个半死,还差点杀了它,如若只是仅此的话,还不至于啸月狼对古清风如此恐惧,随后有一次,他想吓唬吓唬啸月狼,便把啸月狼扔到一口鼎炉里,还祭出幽火,开玩笑说要将啸月狼给烹了吃狼肉。

    自那以后,啸月狼每每见到古清风,都是提心吊胆,生怕古清风把它烹了。

    当空之中。

    任天行依旧是伫立在那一轮紫幽邪月之中,双眸自始自终都在盯着古清风,过了许久片刻,当他闪身消失之时,转瞬出现在古清风的对面,当空之中的紫幽邪月也渐渐消失。

    “你果然还活着!”

    任天行的声音如同他的人一样,给人一种很孤冷却又很霸道的感觉,道:“或许任某应该说你果然又活过来了。”

    “没法子。”

    古清风耸耸肩,无所谓的道:“爷倒是想死,可死来死去也死不了,只能凑合活着了。”

    “凑合活着,这话任某从你嘴里不止一次听见,时隔这么多年,你看起来与当年一样,还是那般洒脱随性。”

    “老了,现在洒脱不起来也随性不起来了,倒是你小子看起来变化不小啊,越来越深不可测了。”

    “今古时代,所有的一切都在变,大道众生是,天地万物是,任某是,你幽帝更是。”

    “得了,既然碰上了,那咱们也别光在这里瞎扯淡了,找个地方喝两杯。”

    “好。”

    “别答应的这么爽快,事先声明,爷这儿可没酒,你带酒了没有。”

    “你如此好酒之人,身上怎会没有酒。”

    “爷的酒还得留着自己喝,而且也不是什么好酒,上不了台面,更入不了你未央魔帝的法眼啊。”

    “许久未见,你这损人的功夫倒是丝毫未减,无非是美酒而已,今日任某请你又何妨,用你以前经常说的一句话,管饱管够管撑着。”

    “哈哈哈!好!”

    古清风并没有离开,而是随便在这个荒芜的秘境里面找了一座山峰,将山峰之巅的杂草抹去,席地而坐,与任天行、火德开喝起来。

    古清风一直都不是一个讲究之人,对于他来说,在什么地方喝酒,在什么时间喝酒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跟谁喝酒。

    他这一路走来,敌人仇家漫天都是,数都数不清,至于朋友,并没有几个,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而未央魔帝任天行就是其中之一。

    二人属于那种不打不相识的朋友,同时也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朋友,更是互相欣赏互相佩服的朋友,彼此之间的情义,或许谈不上两肋插刀的生死兄弟,但也绝对是人生难得的知己。

    “来来来,赶紧把美酒掏出来,叫爷尝尝。”

    古清风刚坐下来就忍不住说道:“咱们事先声明,你也知我这人没什么特殊的爱好,平生就喜欢喝两口美酒,而且还得是天地之间一等一等的美酒,一般二般的美酒就甭拿出来了,爷喝不惯。”

    “古兄应该听过一句话吧。”

    “什么话?”

    “天上佳酿香九天,地下美酒醉九幽。”

    “当然听过。”

    “既然古兄听过,想必也应该知道这句话说的何意吧。”

    “所谓天上佳酿香九天,指的是九天三十六绝,地下美酒醉九幽指的是九幽七十二绝。”

    “任某至今还清晰记得古兄当年说过,所谓九幽七十二绝,唯有地狱无常酒担得起醉九幽三个字。”

    “没错,爷以前的确说过这样话,不止是以前,现在爷还是这么认为。”

    古清风好酒。

    称其为嗜酒如命也不为过。

    毫不夸张的说,当年他之所以闯入九幽,冲的就是传说中醉九幽的七十二绝,在九幽闯荡的那些年,所谓的九幽七十二绝,虽说没有收集够,但七七八八也都尝了差不多。

    说实话。

    醉九幽的七十二绝的确如传说中那般,也都担得起各自的盛名。

    不过。

    要说让古清风印象最深,流连忘返,情有独钟,当属地狱无常酒。

    时至今日,他依旧清清楚楚的记得,当年一口地狱无常酒下肚是何等的奔放,那种感觉简直无法形容,如肝肠寸断,死去活来,又如心花怒放,心念通天地,要多畅快就要多畅快。

    “怎么着?你小子好端端的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古清风心头一动,像似意识到了什么,问道:“该不会你小子藏着地狱无常酒吧?”

    任天行静静的盘膝坐在对面,之间他一抬手,掌心赫然出现一个酒坛。

    酒坛不大,一尺来长,通体赤黑,单从酒坛看不出来什么,只是当任天行将酒坛放在身前,砰的一声打开盖子的时候,滚滚黑烟伴随着诡异的酒香弥漫开来的时候,古清风神情立即变得激动起来,喝道:“好家伙!真是地狱无常酒啊!”

    话音落下,一把提起地狱无常酒,二话不说,仰头就往嘴里灌。

    咕咚咕咚,狂饮起来。

    对此。

    对面的任天行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神情看起来颇为无奈。

    而旁边的火德瞪着双眼,有些瞠目结舌,也有些着急。

    地狱无常酒的名头,他自然也听说过,同样嗜酒如命的他,本来以为今儿个借着古清风的光能喝一口传说中的地狱无常酒,不曾想,酒坛刚打开,火德还沉侵在地狱无常酒诡异的酒香之中,古清风就直接提起酒坛往肚子里猛灌起来,当火德反应过来的时候,古清风几口下去,已经把整整一坛地狱无常酒喝了个精光,连一滴都没有剩。

    真是如此。

    哪怕是最后一滴,都进了古清风的肚子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