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7章 爷没那么坏,真的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不知道死活的小东西!你不是要脸吗?今日我就让你狠狠的要一回脸!”

    离心仙子就这么一手掐住白泽的脖子,一手狠狠的抽在白泽的脸上。

    要说这离心仙子当真不愧是拥有上古威名的仙子,出手实在是狠辣,而且她这一巴掌,可并不仅仅是纯粹仙力的一巴掌,而是宛如天雷之手般,每一巴掌下去,掌心都是道道发觉凝衍,化作紫金天雷击在白泽身上。

    白泽几次想出手反抗,但都失败了,不是不敢,而是在离心仙子面前,他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几巴掌下去,不仅被抽的七窍出血,也被抽的皮开肉绽,就连一身仙力也都被抽的零零散散,意识都被抽的模糊,人也看起来半死不活。

    场内。

    望着这一幕,莫白羽等人无不是神情大变,目露骇然,他们无论如何也都想象不到,白泽只是站出来说了几句过分的话,尽管语气重了点,可也是为了维护长生阁的颜面,现在却被离心仙子打的人都快废了。

    这不得不叫人怀疑,离心仙子到底是怎么了?

    那劳什子的上人不就是翎羽剑的主人,离心仙子为什么对他这般恭敬?恭敬的在大庭广众之下,不顾自己的形象名誉,也不顾长生阁的颜面尊威,为这个家伙按摩也就罢了,现在更是出手把长生阁的白泽打成这样。

    难倒那把翎羽剑真的是什么玄妙至极的仙兵,以至于令离心仙子与倾卿上仙这般卑微的低三下四?

    还是说。

    这其中另有原因?

    甲板上。

    金花婆婆一直默默站着,并没有出面阻拦,她很清楚,不管是倾卿还是离心,谁也不会仅仅为了一把仙兵,去低三下四的讨好一个人,更不会为了一把仙兵,做出有损长生阁颜面的事情。

    可偏偏离心仙子与倾卿上仙二人都这么做了。

    金花婆婆知道事情一定没有这么简单,虽说先前离心仙子只是对她说,古清风的存在非比寻常,可到底有多么非比寻常,金花婆婆并不知道,纵然她修炼数万年,拥有丰富的阅历,却也想象不出来,古清风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能让离心仙子不顾长生阁的颜面尊威,在大庭广众之下为他按摩。

    打过之后,离心仙子又一把将白泽摁在甲板上跪在古清风的面前,与此同时,她自己也跪了下来,道:“白泽是我们长生阁弟子,我身为他的长辈,未能管教好,这是我的责任,还望大老爷降罪。”

    这一幕实在太诡异。

    诡异的叫场内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包括金花婆婆也是如此。

    谁也不曾想到离心仙子竟然……竟然会跪下赔罪?

    然。

    跪下赔罪的并不止是离心仙子,就在离心仙子跪下的同时,倾卿上仙也跪下恭敬的说道:“大老爷,白泽年幼,未经世事,也不知天高地厚,这才冒犯了您,还望……还望大老爷恕罪!”

    苍天啊!

    望着跪在甲板上的离心仙子与倾卿上仙,聚集在当空中的数千人,一个个就像惊见鬼神一样,内心要多震惊就有多震惊,要多疑惑就有多疑惑,他们根本想不通以离心仙子与倾卿上仙二人这等尊贵的身份,到底为什么对一个劳什子的上人这般恭敬。

    静。

    静寂。

    这一刻没有人敢喧哗,也没有人敢说话,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望着这一幕。

    对面。

    古清风依旧是仰躺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搭在桌子上,微微歪着脑袋,蹙着眉头。

    此次苏醒之后,发现离心、倾卿二人对自己的态度很是恭敬之时,古清风就已然猜到二人可能一定知道了些什么,现在瞧着跪在面前的倾卿、离心二人,他内心也基本可以肯定,这二人十有八九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只是古清风有些不懂。

    自己没有说,火德也不可能说。

    这二人是从哪看出自己的身份?

    想来想去,古清风琢磨着也只有那一把云水剑了。

    若早知道云水剑会露出马脚,古清风也不会送出去了。

    倒不是怕身份暴露。

    说实话。

    古清风从来没有刻意隐瞒过自己的身份,也丝毫不介意自己的身份会不会曝光,他只是不想因为自己的身份而引起一些没有必要的祸端麻烦。

    摇摇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他站起身,伸了一个拦腰,搓了搓脸,感叹道:“看来爷我这一回送剑还送错了啊。”

    闻言。

    倾卿心头一怔,根本不敢有任何迟疑,立即祭出云水剑,举起双手捧着云水剑,说道:“晚辈自知配不上云水剑,还望……还望大老爷能够收回。”

    “行了,送都送出去了,现在收回来还有什么意义,更何况,你们好吃好喝伺候着,又是弹曲,又是按摩的,连你们自己人都被打成这样,即便我想收回,也没这个脸啊。”

    古清风走过去,瞧了一眼浑身是血,已被离心仙子打的半死不活的白泽,说道:“我说离心大妹子,你这下手是不是太狠了点,再怎么着人家也是你的后辈,出手教训教训就得了,哪能往死里打,你瞧瞧被你打的,这家伙……没个几十年怕是养不过来了。”

    “白泽不知死活出言冒犯大老爷,留他一命不死,已是大老爷对他天大的恩情。”

    “你说的这叫什么话。”

    古清风极其无语的说道:“我说大妹子,就算你们俩通过云水剑知道了点什么,也用不着这样吧?”

    说着话,古清风蹲下身子,就蹲在离心仙子面前,问道:“还有什么叫留他一命,已是爷我对他天大的恩情?我就纳闷了,爷我在你心目中就真的那么坏?坏到冷酷无情,嗜血残暴?视生命如草芥?动不动就会大开杀戒的主儿?”

    “大老爷……小女子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被古清风这么问,离心仙子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其实,在她心目中,上古幽帝就是一位冷酷无情,嗜血残暴,视生命如草芥,动不动就会大开杀戒的主儿,如若不然的话,她也不会把白泽往死里打,在她想来,自己动手,至少白泽还能留一条命,若是这大老爷动手的话,甭说白泽能不能活着,也甭说自己与倾卿,这里的数千人能不能活着那都是一个未知之数。

    只是。

    她内心这样想,可绝对不敢当着古清风的面儿说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