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4章 拜谢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古清风身上那种仿若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所谓,也不在乎的劲儿,尤其是悠闲自在吊儿郎当的样子,早已令莫白羽、伏鹰等人看不顺眼。

    奈何因为古清风的神秘莫测,实在叫人不知深浅,他们也尤为忌惮,更不敢说什么。

    尽管他们不知道倾卿上仙的翎羽剑为何会围绕着古清风旋转。

    不过。

    要说翎羽剑是古清风炼制的,莫白羽等人压根就不相信。

    在他们想来,倾卿上仙是乃长生阁的弟子,又是浮生帝君这样大人物的亲传弟子,怎么可能会用外人炼制的仙剑。

    最为重要的是,他们都见识过翎羽剑的玄妙,也知道翎羽剑的强大,虽说古清风的存在神秘了点,但要说翎羽剑是他亲手炼制的,在场的这些人都觉得不可能。

    于是。

    当古清风说完这句话后,不仅莫白羽、伏鹰等人站出来质疑,就连上官东那些个仙者也都站出来质疑。

    显然。

    他们站出来的目的不仅仅是想质疑古清风,同时也都想在倾卿上仙面前表现一翻,一会儿说古清风是什么妖人,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试图将倾卿上仙的翎羽剑据为己有,一会儿又说古清风是什么邪魔外道。

    一个比一个叫的响亮,一个比一个充满正义感,激愤的样子,恨不得当场将古清风碎尸万段,再提着古清风的头颅去向倾卿上仙邀功。

    甲板上。

    古清风又坐回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把玩着翎羽剑,笑吟吟的瞧着当空之中义愤填膺又正义凛然的数百号人,对着火德说道:“火德啊,下辈子投胎做个娘们儿吧。”

    “即便你小子不说,下辈子老夫也想做个女人啊。”

    火德点点头,表示深有同感,活了大半辈子,他是真觉得做女人好。

    尤其是像倾卿上仙这样漂亮的女人,哪怕遇到再大的事儿,甚至连话都不用说,就有一帮男人争着抢着出头,怪不得老话说,一个男人如果想征服这诸天万界,做这大荒天地的霸主,需要流很多血,付出很多汗水,经历很多危险,需要与很多人厮杀,而一个女人若是想做这诸天万界的霸主,只需征服一个男人足以。

    圣人常说女人是祸水啊,现在想想还真是如此。

    当空之中。

    倾卿上仙一直凝视古清风,一张清美的脸上,神情也是变了又变,从刚开始的震惊不解,再到难以置信,又从无法理解,再到匪夷所思,就这么望着,自始自终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也没有理会莫白羽等人那些质疑古清风的人。

    过了很长一会儿,她深吸一口气,闪身出现在甲板上,说道:“我相信你就是翎羽剑的主人。”

    就是这么一番话,立即令场内那些质疑古清风的人老老实实闭上嘴,只是,还有人不甘心,这其中就有莫白羽,他继续说道:“倾卿上仙,你会不会弄错了,他怎么可能是翎羽剑的主人!”

    “是啊!倾卿上仙,你可千万不要上当,我怎么看也不觉得他能炼制出翎羽剑这样蕴含剑灵的玄妙仙剑!”

    莫白羽等人明显不知道翎羽剑的来历,此时此刻,倾卿上仙也没有心思去跟他们解释这些,而是望着古清风,说道:“没想到今日会在这里遇见翎羽剑真正的主人,晚辈为翎羽感到高兴,也为自己而感到荣幸。”

    倾卿上仙说这句话并非什么客套,而是真情流露。

    她是真的为翎羽剑的剑灵而感到高兴,因为她温养了翎羽剑数百年的时间,比任何人都清楚翎羽剑的剑灵一直在等待着它的主人,也因为她炼化了翎羽剑,心神与翎羽剑想通,比任何人都清楚见到主人后翎羽剑是多么的兴奋多么激动。

    除了为翎羽剑感到高兴之外,她自己也很荣幸。

    尽管她以前从未与古清风见过面,也对古清风一无所知,但她知道一个能炼制出翎羽剑的人,一定很了不起,一个能让翎羽剑甘愿等待这么久的主人,也一定更加了不起。

    “前辈在上,请受晚辈一拜!”

    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是,说罢之后,倾卿上仙竟然准备向古清风跪拜,这可把在场众人吓坏了,在他们想来,就算翎羽剑真的是这个家伙炼制的,倾卿上仙也不至于跪拜吧?

    “我说大妹子,好端端的,怎么还拜起来了呢。”

    就在倾卿上仙要跪拜的时候,古清风一抬手扣住了倾卿上仙的肩膀。

    “这是晚辈一直以来的心愿,当年翎羽剑曾经救过晚辈一命,那时晚辈就发誓若是日后有幸见到翎羽剑的主人,定会当面拜谢。”

    “救你的是这把剑,不是我。”

    “可翎羽剑是前辈炼制的。”

    “这是两码事儿,更何况,若真要感谢的话,也应当是我感谢你猜是,如果不是你,恐怕我也见不着这位老朋友。”古清风瞧着手里的翎羽剑,道:“我记得这剑应该是碎了,就算没有碎,也应该断了,是你重新炼制的?”

    “晚辈遇见翎羽剑的时候的确只是一把断剑,所以,晚辈便重新炼制了一下,只可惜晚辈学艺不精,自身的炼制技艺也不是太高,未能复原翎羽剑的原貌,还望前辈见谅。”

    “你倒是挺谦虚的。”

    古清风瞧着漂浮在掌心的翎羽剑,笑道:“也庆幸你没有复原这把剑的原貌,不然的话,那就太糟糕了。”

    倾卿上仙听不懂,问道:“为何?”

    “因为这把剑的原貌真的很丑,丑到几乎没朋友!”

    “啊?”

    或许是没有想到古清风会这么说,倾卿上仙神情一怔,而后道:“前辈说笑了。”

    古清风还真没有说笑,这把剑的原貌别说无法与现在相提并论,就是场内任何人的法宝飞剑也比这把剑的原貌好看,以前这把剑压根就不能称之为剑,简直就跟那些生锈的铁剑没什么区别,甚至那些交易世界所贩卖的剑胚都比这把剑的原貌好看。

    要说他在炼制法宝这一领域,或许谈不上行家鼻祖,不过也还算勉勉强强过得去,不敢说各种法宝各种玄妙都能炼出来,但只要瞧一眼,差不多也都能炼出个七七八八。

    然而,他炼制的法宝,不管多么玄妙,也不管多么强大,都有一个及其致命的缺点,那就是太粗糙,也太丑陋。

    倒不是古清风没有审美观念,而是想要炼制出来一件漂亮的法宝,是需要精雕细琢的,像古清风这种懒人,怎么可能只是为了好看而去花心血,况且,他炼制的法宝一般都是自己用的,将就的是实用性,至于好看与否,他也不在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