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9章 火德的戏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也正是因为如此,元武才敢这般有恃无恐的在大荒嚣张跋扈。

    “小兔崽子!都他娘的死到临头了,还敢跟老夫嘴硬?怎么着,你是不是以为老夫真不敢杀你?”

    火德掐着元武的脖子,猛然用力,咔嚓一声,元武顿时发出嘶声裂肺的惨叫。

    “还请阁下念在百叶家族,也念在五灵仙境,更念在九天仙道的面子上,手下留情啊!”

    五灵仙境的十多位老前辈着急万分,不停的开口求情,若是今儿个元武死在这里,那么他们也就没脸再回去了。

    尽管元武是乃上承仙道诏命的上仙,大部分人都不敢杀他,但也只是大部分而已。

    那些凡仙杀了上仙,是忤逆仙道也是对仙道的不敬,可若是长生阁的人,比如场内的白泽、冷觉若是杀了元武,一点屁事儿都没有。

    即便没有长生阁这样的大背景,杀了上仙,然后一跑不了的也大有人在,尤其是那种要家世没家世,要背景没有背景的老光棍,杀了上仙,跑路的话,还真不好找,以后改头换面,低调行事,只要身份不暴露的话,倒也没什么大事儿。

    这时,金花婆婆也站出来,说道:“火德道友,这元武虽然一向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也不知天高地厚,但他毕竟是上承仙道诏命的上仙,有道是不看僧面看佛面,还望道友出手惩治一下便可,莫要伤他性命。”

    离心仙子也出来劝说道:“一个年幼无知的小家伙而已,火德道友何必跟他一般见识,况且,这个小家伙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教训,想必以后应该会长点记性,这次就饶他一回算了。”

    巧儿也劝说道:“是啊是啊,火德老前辈,您实在没有必要跟他这种人一般见识。”

    见长生阁的金花婆婆、离心仙子都站出来为元武求情,五灵仙境的老前辈赶紧喝斥道:“元武,还不快向火德前辈认错!”

    元武被火德掐着脖子,痛苦不堪,虽说心有不服也不甘,但为了活命,也为了免受痛苦,最终还是选择了低头认错。

    “前、前辈!我……晚辈知道错了……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不该冒犯您……还望……还望前辈手下留情!晚辈再也不敢了……”

    五灵仙境的老前辈拱手说道:“火德道友,元武已经知错认错了,还请您高抬贵手,放他一条生路。”

    “这兔崽子冒犯的可不是老夫!今儿个他的小命儿能不能保住,也不是老夫说的算!”

    火德的话传来,叫人无法理解。

    什么叫冒犯的不是他?

    如果冒犯的不是他,那冒犯的谁?

    什么又叫元武今日能不能保住小命,他说的不算?

    他若说的不算,谁说的算?

    就在众人疑惑之时,火德提着元武,闪身回到甲板上,一把将火德仍到了古清风的面前。

    “古大爷,古大祖宗,这兔崽子怎么处置,你瞧着办吧。”

    这一下所有人都傻眼了。

    怎么想也想不通火德为何会让这个神秘上人处置元武。

    他们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来,不知元武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位神秘上人,而且听话音,火德方才说今日元武能不能保住小命,得看这位神秘上人的意思?

    大家都有些懵,包括金花婆婆、离心仙子也不例外,她们同样是一脸的茫然,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说火德,人是你打的,现在叫爷处置是什么意思。”

    古清风依旧是懒洋洋的仰躺在椅子上,喝着小酒儿,瞧了一眼被火德打的浑身是血不成样子的元武,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笑道:“怎么着,是准备让爷替你背黑锅?扛下这个宰杀上仙的罪名?”

    “你小子说的这叫什么话!老夫什么时候让你背黑锅了,这兔崽子刚才大言不惭,对你不敬,老夫这不是帮你出手教训教训嘛!”

    “哟,是吗,这么说爷还得感谢你不成?”

    “谢什么,咱俩谁跟谁,跟老夫还见什么外。”火德坐下来,灌了一口小酒儿,道:“说吧,怎么处置这小子,是杀了还是宰了,还是烹了还是煮了。”

    “这可是一位上承仙道诏命的上仙,杀了的话,罪名可不小啊,爷我可担待不起。”

    “哎哟!古大爷,我的古大祖宗,这天地之间还有您老人家不敢杀的人,担不起的罪名吗?得了,甭说这种连三岁小孩儿都糊弄不了的话了,在老夫面前你还装什么好人。”

    “什么叫装好人,爷我本来就是好人,而且……”

    “行行行!”

    古清风的话还没有说完,火德就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将其打断,说道:“打住吧,老夫也懒得听你扯这些淡,你就直接说怎么处置这小子吧。”

    “处置什么,有什么好处置的,谁还没有个年少轻狂的时候,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可以理解。”

    “这么说饶这兔崽子一条小命儿?”

    “不然咧?你还打算杀了他啊?你有这个胆儿吗?”

    “古小子,你别瞧不起老夫,只要你小子说句话,老夫我当场就把这兔崽子宰了!”

    “真的假的?”

    “废话!当然是真的!”

    “那行,你杀吧。”

    话音落下,火德内心顿时咯噔一下,咽了一口唾液,噎着喉咙说道:“真杀啊?”

    “怎么着?不敢啊?”

    “谁说老夫不敢,只不过……这兔崽子虽说狂妄了点,冒犯了你,但也只是逞口舌之快过过嘴瘾罢了,若是就这么杀了他,是不是有点太……那个了?更何况刚才你小子也说,谁还没个年少轻狂的时候,当年你小子年轻的时候,那他娘的可比这兔崽子狂妄多了,甭说那些上古时代的风云人物,就是他娘的天王老子加上老天爷你小子不也没有放在眼里吗?”

    “人是你打的,打了之后,你又说叫爷处置,爷说杀了他吧,你又跟爷扯东扯西,坏人是你,好人也是你,他娘的坏人好人你一个人都替爷全干了,你还叫爷干什么?处置什么?火德啊,咱以后能不能少玩点心眼,少耍点把戏,多一点真诚,别总整这些虚头巴脑的,说起来你也老大不小了,能不能干点正事?”

    火德被古清风说的老脸一红,嘟囔道:“老夫这不是怕你……小子动怒,想叫你撒撒气嘛,你小子不领情也就罢了,怎么还教训起老夫来了。”

    “火德啊,爷我在这大荒闯荡这么多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就算爷做不到心如止水四大皆空,但也不至于为了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动怒吧?更何况,爷我若真是动怒的话,早就动怒了,还会坐在这里瞧你小子上蹿下跳在这里给爷唱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