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5章 争论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你小子竟然还说什么幽帝若是生在今古时代,可能还没有你混的好!他娘的!你个兔崽子还真敢说,怎么着,你觉得自己个儿尿的高啊,还是比别人呲的远,毛都没长齐呢,口气倒是不小,再他娘的敢胡说八道唧唧歪歪,老子大耳刮子抽你个大小便失禁!”

    要说这怼人打嘴炮的功夫,火德还真是强到场内没对手。

    不仅盛气凌人,更是指着元武的鼻子破口大骂,连嘲带讽,外加羞辱。

    骂的元武那是狗血淋头,气的满脸煞白而又铁青,气的咬牙切齿,双拳紧握,也气的浑身发抖,一双怒火冲天的眼眸死死瞪着火德,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火德早已灰飞烟灭。

    以元武这等倨傲狂妄嚣张跋扈的性子,根本无法忍受这等奇耻大辱,若是换做其他人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他早已出手将对方打的跪在地上求饶。

    但是面对火德。

    元武思前想后,最终还是没有出手。

    一来。

    他内心对火德这么一位高深莫测的老道士颇为忌惮,也不知火德的身份背景修为实力。

    当然。

    这对于元武来说并不重要,也不是他不敢出手的根本原因,因为他身后有一帮上古时代的老前辈为他效力,纵然单打独斗打不过火德,身后的那些前辈也不会袖手旁观,还有一点,也是元武最大的依仗,他是上承仙道诏命的上仙,纵观这诸天万界,鲜有认敢杀他,至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没有人敢,若是杀了他这么一位上仙,便等于对仙道不敬,后果极其严重。

    真正让元武选择忍让的原因,是他知道火德救过巧儿的性命,对巧儿来说便是救命恩人,而巧儿又是长生阁的弟子,还是倾卿上仙的师妹,若是跟火德动手,暂且不谈能不能打得过,就算打得过,到时候也就得罪了巧儿,得罪了巧儿差不多也就等于得罪了倾卿上仙。

    元武对倾卿上仙一见倾心,甚至无比迷恋,他可不想因为一个老道士而得罪倾卿上仙。

    “诸位,可否听在下一言。”

    蓦然。

    一个人站出来轻声淡语的说了一句。

    这人风度翩翩,儒雅俊秀,不是别人,正是白泽。

    白泽是乃长生阁的弟子,他的面子场内众人不敢不给,当他纵身跃起,出现在当空的时候,那些上古时代的老前辈也都没有再说什么。

    “幽帝当年横扫大荒,威震天地,究竟是不是靠运气,我们谁也不知道,也无需知道,更没有必要为了这件事儿起争执,幽帝的存在或许很强大,但是……”

    话锋一转,白泽微微淡笑道:“不管是在世俗界问鼎仙魔王座,还是在大荒问鼎九幽天命,这都是从他人手中抢夺来的天命,是乃逆天改命,这是罪,是逆天大罪,并不值得推崇。”

    “当年幽帝灭仙朝、焚九天,斗大道,在这天地大荒中横行霸道,究竟是不是因为大道本源枯竭,大道老祖沉睡,我们同样也不知,或许是,也或许不是,但是……”

    白泽继续说道:“不管真实情况如何,这一行为同样是大逆不道,更不值得推崇,也没什么可议论的。”

    “不管诸位承认与否,谁也无法否认,幽帝的存在是罪人,而且还是天地之间最大的原罪之人,诸位为了一个罪人,而且还是一个死了的罪人如此争执不休,有这个必要吗?不觉得很可笑,很可悲吗?很讽刺吗?”

    “诸位可都是仙道中仙,莫要忘记,幽帝当年可是灭过仙朝,焚过九天,更是辱过我大仙道的罪人。”

    要说这白泽还真不愧是七十二福地长生阁的弟子,一番话下去说的场内那些上古时代的老前辈各个皆是面红耳赤。

    的确。

    他们毕竟是仙道的仙,而幽帝的存在,又是上古时代堪称最大的仙道罪人,灭仙朝,焚九天不说,还羞辱过仙道,更是差点毁了仙道。

    身为仙道之仙,实在不应该这般推崇一个罪大恶极的幽帝。

    而火德同样也是老脸一红,面子有些挂不住,本想开口反驳,可仔细想了想,这事儿他还真没有办法反驳,因为古清风当年的确灭过仙朝,焚过九天,羞辱过仙道,说他是罪大恶极大逆不道一点也不为过。

    火德偷眼瞧了瞧古清风,发现这个家伙自始自终都是仰躺在椅子上,一边喝着小酒儿,一边笑吟吟的瞧着,那模样就像看别人的热闹一样。

    火德撇撇嘴,内心颇为不爽,传音密语道:“老子在这里为这小子打抱不平,而这小子却像没事人一样看着热闹,我说你小子心也太大了吧。”

    古清风耸耸肩,回了一句:“爷又没有让你为我打抱不平,你瞎参合什么。”

    “嘿!你小子还说风凉话!他奶奶,你以为爷愿意给你打抱不平啊!不过,话说回来,你说你小子办的这叫什么事儿,老夫想为你小子说两句好话,都他娘的找不到理由。”

    “甭说你找不到理由,就算爷想给自己说两句好话,也都找不到理由啊!”

    “他奶奶,你小子在大荒难倒就没有干过一件好事儿?”

    古清风摇摇头,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他刚才仔细想了想,自己在大荒还真就没有干过什么好事儿,哪怕一件都没有。

    “行了,你个老小子也别瞎折腾了,赶紧下来吧,别他娘的丢人现眼。”

    连他娘的古清风自己个儿都承认没干一件好事儿,火德还能说什么?

    他服了。

    彻底的服了。

    火德本想就这么算了,可转念一想,如果就这么认怂的话,未免有些太丢面子了,也着实有些下不来台,尤其是瞧着一副风轻云淡的白泽,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若是不灭灭这小子的嚣张气焰,还真他娘的以为老夫怕他呢。

    “这个……小家伙,话可不能这么说,幽帝当年在大荒干的那点勾当,多是被逼无奈,况且,今古时代开启之后,幽帝虽是原罪之身,可为了大道苍生,还是自己点燃原罪业火,灰飞烟灭了,老夫的意思不是说幽帝多么仗义多么伟大,至少,没有那么罪大恶极,也与上古时代干的事儿功过相抵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