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3章 迷失的圣女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圣女娘娘最终并没有做出选择。

    因为幽帝并没有给她选择的机会,而是自己做出了选择。

    传说中。

    当时三千大道为了抹杀幽帝,也为了制止幽帝与原罪融合,不仅请来了圣地的人,也请出了天父地母的化身,乃至被誉为因果使者命运化身的天机老人亘古无名。

    可惜。

    最后非但没有抹杀幽帝,也未能制止幽帝与原罪融合,非但如此,天父地母反而还被幽帝打的溃散消失,至于所谓的圣地,并没有出手,就连那位天机老人亘古无名也都没有出手。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至今也是一个谜。

    当时,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幽帝会与原罪融合,从而引发浩劫的时候,令人没有想到到的是,幽帝却点燃了原罪业火,灰飞烟灭了。

    这就是幽帝做出的选择。

    为了圣女娘娘,也为了大道苍生,幽帝舍身取义。

    有人说向来横行霸道,罪恶滔天将大荒搅得天翻地覆的幽帝绝对不会这么伟大。

    或许吧。

    这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有点的的确确点燃了原罪业火,也的的确确灰飞烟灭了,最重要的是,大道苍生也并没有因为无道山的降临而引发浩劫。

    夕阳又西下,日落近黄昏。

    夕阳的晚霞很美。

    美的让圣女娘娘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都看不够。

    在不远处。

    还站着一个人。

    那也是一位女子。

    只不过这女子看起来着实高大威猛,人如山岳,气势逼人。

    熟悉圣女娘娘的人几乎都知道,她的身边有一位随从,

    这随从的名字只有短短两个字,千山。

    没有人知道千山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只知她的肉身坚若磐石,人也力大无穷,排山倒海,无所不能。

    纵然是那些上承天命的大道星君,哪怕是大道王座,见到千山,也得恭恭敬敬的喊一声前辈。

    或许这其中有圣女娘娘的关系,但所有人都知道,千山绝对有这个资格。

    她看了看站在湖边的苏婳,又看了看夕阳下的晚霞,摇摇头,唉声叹口气,本想开口说些什么,只是话到嘴边,好几次都没有开口,就这样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直至当太阳完全落山,当晚霞完全消失,她才开口问道。

    “娘娘,有句话,我不知该不该讲。”

    苏婳并没有回头,依旧望着,轻声回应道:“什么事情,你说吧。”

    “娘娘明明知道幽帝已然活了过来,为何不去找他呢?”

    其实。

    这个问题千山已经憋在心里很久很久了。

    自从得知幽帝还活着的消息之后,她就一直想开口询问。

    她不懂。

    不懂娘娘明明一直在找幽帝,也一直在等幽帝归来,现在幽帝真的回来了,为什么娘娘却无动于衷呢,非但无动于衷,千山发现自从幽帝活过来之后,娘娘的脸上甚至连一丝高兴激动的色彩都没有,反而……每日都是一脸的忧愁。

    过了许久。

    苏婳开口说道:“我……不知道该不该去见他。”

    该不该见?

    千山不懂,又问道:“难倒娘娘不想见他?”

    “我也不知想不想见他。”

    苏婳的声音传来,千山内心更加无法理解,问道:“若是娘娘连想不想见他都不知道,又为何这么多年以来都在苦苦追寻,等待他的归来?”

    “是啊……”

    苏婳那双无比清澈又纯净至极的眼眸之中望着渐渐消失的玩笑,划过一抹彷徨,也划过一抹茫然,呢喃道:“这些年,我苦苦追寻,等待他的归来,到底是为什么……难倒只因内心的一抹执念吗?”

    “执念?”千山蹙着眉头,问道:“娘娘不是一直爱慕着他吗?”

    “我……爱慕着他吗……”

    苏婳微微摇首,呢喃道:“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内心对他的这抹执念从何而来,究竟是因果使然,还是命运安排……还是这抹爱慕的执念本就属于我。”

    千山越听越糊涂,完全不知道苏婳在说些什么。

    她也不懂,好端端的爱慕,怎么就成了内心的一抹执念?

    而苏婳就是那么安安静静的站着,一双清澈纯净的眼眸之中,那彷徨愈发浓郁,那茫然也更加强烈,呢喃道。

    “他还是他吗?还是以前的那个他吗?或许是,也或许不是,我不知道。”

    “我甚至不知道,我还是不是以前的我,或许是,也或许不是,我也不知道。”

    “我迷失了……迷失在这一抹爱慕的执念之中,也迷失在他还不是以前的他,我还是不是以前的我……”

    站在不远处的千山,虽然不能完全听懂苏婳这番话的意思,不过多少也能猜测到一二,道:“娘娘是在担心幽帝已经不是以前的幽帝,而是……已经被原罪主宰的幽帝?”

    “重要吗?”

    苏婳摇头否认,道:“不,不重要。”

    “为何?”

    “因为我已经在因果之中迷失了自我……”

    “娘娘前段时间不是已经超脱了自我吗?”

    “正因为超脱了自我……所以……才迷失。”

    因为超脱了自我,才迷失?

    不是因为迷失才超脱自我吗?

    怎么现在反过来了?

    千山无论如何也无法领悟这句话的意思。

    “凡所有相,皆为虚妄。”

    苏婳又道:“因果没有彼岸,也没有尽头,所谓的彼岸,不过是羁绊,所谓的尽头,不过是虚妄。”

    说着话,苏婳又闭上眼,仿若在感受着此间的黄昏,呢喃道:“这一抹执念,当真是困扰了我很久很久……我该如何去化解,又该如何去超脱?”

    沉默了很久很久。

    苏婳都没有再开口。

    只是闭着眼。

    直至黄昏消失,黑暗降临。

    苏婳才缓缓睁开眼眸,微微摇头,轻叹一声,望着在天空之中翱翔的凤凰,也望着盘旋在山峰的仙鹤,苏婳那张神圣而又纯净之美的容颜上,划过一抹淡淡的笑意,说道:“若有来世,我真的很想很想做一只鸟儿,在空中自由自在的飞翔。”

    而后。

    她又仰起头,望着苍穹,眼眸之中又划过一抹厌恶,道:“这该死的因果,这该死的命运,真是让我烦透了……”

    站在不远处,听见苏婳如此咒骂因果命运,千山神情不由一怔,撇撇嘴,没有说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