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4章 毛骨悚然!!!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一听古清风说这话,火德不由傻眼了。

    以前遇见危险。

    只要亮出幽帝炼制的太虚杯,然后胡乱吹嘘一通,对方都不敢再说什么。

    毕竟。

    幽帝威震大荒,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而且时至今日,谁也不敢确定,幽帝就真的死了。

    再加上火德手中又有幽帝炼制的太虚杯。

    大家也都是宁肯信其有,会放火德一马。

    即便不放过他,至少,也不敢杀他。

    谁都不想去招惹一个连三千大道都忌惮的幽帝。

    只是。

    火德还从来没有遇见过像今天这样的情况。

    自己瞎扯说什么幽帝还活着,而且前些年还跟幽帝一起喝过小酒儿。

    这个家伙更狠,不但说幽帝还活着,竟然说前些年一直都跟幽帝在一起喝酒听曲儿。

    自己是胡乱吹嘘。

    这个家伙呢?

    难倒说的是真的?

    幽帝真的还活着?

    这小子前些年真的与幽帝在一起?

    不得不说,古清风的这番话,叫火德内心一阵悸动,差点就开口询问是真是假。

    还好。

    话到嘴边,终究没有开口。

    因为他觉得眼前这小子可能是在故意诈自己。

    好你个兔崽子,心眼儿还不少,套路也够深,老子差点就上当了。

    火德故作镇定,内心咒骂着古清风,说道:“兔崽子,竟然跟老子玩故弄玄虚这套把戏,告诉你,小子,老子玩这套把戏的话,你还在玩尿泥呢,还说什么你也跟幽帝一起喝过酒儿,就你?”

    “怎么着?”古清风笑吟吟的说道:“就你可以跟幽帝喝酒,就不行爷我跟幽帝一起喝酒?”

    “老子是真的跟幽帝喝过酒,你小子是胡说八道的!”

    瞧着火德那严肃认真而又愤怒的样子,如果古清风不是幽帝本人的话,他他娘的说不定还真的会被火德这个老小子忽悠过去,能把假话说的这么理直气壮,也只有火德这厮了。

    “凭什么你跟幽帝喝酒是真的,爷我跟幽帝喝酒就是假的?咋地,你比爷尿的高?还是尿的远?要不要比比看?”

    “嘿!你个兔崽子!还跟老子叫板是吧。”火德扬起手中的太虚杯,说道:“老子手里可是有幽帝亲手炼制的太虚杯,这是幽帝的信物,是他用九幽祖火炼制的,你个兔崽子有什么?有能耐你也拿出来幽帝的一件信物叫老子瞧瞧。”

    “拿着一个破酒杯,就说是幽帝的信物。”古清风笑道:“不是爷瞧不起你,就你手里那破酒杯,爷我随随便便就能给你炼制十个八个的!”

    “什么什么!”

    火德仿若听见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之中充满了鄙视,笑罢之后,恶狠狠的说道:“兔崽子,你人不大,口气还真不小,说什么随随便便炼制十个八个,你他娘的以为这是什么?是尿壶吗?告诉你兔崽子,咱们也别说十个八个,今儿个你如果能炼制出一个这样的太虚杯,老子给你叫祖宗。”

    “这可是你说的啊,睁大眼睛瞧好了。”

    古清风拍了拍手,而后合在一起,就那么随便搓了几下,当他摊开手的时候,掌心真的出现了一个酒杯,而且还是和火德手中一模一样的酒杯,他仍了过去,说道:“怎么着,瞧瞧是不是和你手里的酒杯一样。”

    此时此刻,火德愣在当空,人看起来有些懵。

    的确。

    说起来。

    他当年在世俗界的时候,或许修为不怎么样,见识也一般,可是自从被古清风重塑肉身之后,真真切切在大荒闯荡了一万年,而且这一万年里,他也很少闭关修炼,几乎上都在四处闯荡,虽然还谈不上阅历丰富,见识过人,但也绝对还算凑合了。

    他不是没有见过那些炼制法宝的高手。

    反之。

    他见过很多,而且还曾在大荒一个天域里面参加过炼制法宝的赛事,也跟炼制法宝的高手交流过切磋过,自认为在炼制法宝领域也算一个行家了。

    说实话,他认为炼制法宝说难也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只要有时间,资源足够的话,炼制出来一件法宝并不难。

    这玩意儿是一个精雕细琢的慢活儿。

    而且任何一件法宝的诸般玄妙,都是靠一点一滴精雕细琢出来的。

    尽管火德手中的太虚杯只是一件用来喝酒的酒杯,但却是玄妙重重,而且还是阴阳太极的混元玄妙,一杯普通的水酒倒进去,只要稍微晃一晃,普通的水酒仿若就变成了大自然的源泉一样,生生不息,变化无穷。

    火德曾经在炼制法宝的赛事上,将太虚杯拿出来过,特意请那些精通炼宝的大能老祖观看,虽说都能看透其中奥妙,但也只是看透而已,谁也没有炼制出来这么一件酒杯。

    叫火德不敢相信的是,眼前这个神秘诡异的小子只是随随便便搓搓手,就炼制出来一件与他手中那太虚杯一模一样的酒杯。

    没错!

    真的是一模一样。

    不仅外表一样,就连其内蕴含的太极阴阳混元玄妙也都一模一样。

    火德不信邪的看了好几遍,真的是一模一样,他还特意倒进去美酒实验了一下,果然如太虚杯一般,普通的美酒倒进去之后,皆如生生不息,变化无穷。

    最让火德感到不可思议,无法理解的是,他刚才看的真真的,这小子不仅只是随便搓搓手,他甚至连任何真火都没有祭出来,甚至就连任何资源都没有用。

    没有真火如何炼制?

    没有资源又他娘的如何炼制?

    而真火与资源是炼制法宝不可或缺的存在的!

    这就如同凡人拥有眼睛才能看见事物,拥有双腿才能走路一样。

    可偏偏这个家伙炼制法宝就没有祭出任何真火,也没有用任何资源,哪怕连一颗仙石都没有用。

    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情况!

    火德看不透。

    也想象不出来。

    只觉匪夷所思,尤其是盯着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眯眼微笑的古清风,更是让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你……你到底……到底是什么人?”

    火德终于意识到眼前这位爷远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可怕多的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