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3章 谁吓唬谁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听到这里的时候,古清风再也忍不住,哈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苍古霸绝,又奔放不羁。

    既有意外的惊喜,又有遇见故人的高兴。

    其实。

    自打在玄天大船甲板上第一次见到老道士的时候,他就觉得似曾相识,只是他不知道这种似曾相识究竟是与无道时代有关,还是其他原因。

    后来与老道士在甲板上喝酒闲聊,他越来越觉得老道士有种熟悉的感觉。

    不管是邋遢的装扮,还是说话的口气,言谈举止,一言一行,都让古清风不禁想起一个人来。

    那就是火德。

    只是。

    他也不知是不是,更不敢肯定。

    毕竟。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火德了。

    而且当年从世俗界离开的时候,他也为火德重塑了肉身,至于火德现在变成了什么样,他也不清楚,甚至火德是不是还活着,他都不知道。

    为了确认一下老道士的身份,他特意将老道士拽入这个空间。

    当老道士说圣女娘娘见了他得喊老爷子,幽帝见了他得恭敬的喊一声老祖爷。

    特别是当老道士说出自己与幽帝之间的渊源的时候,古清风终于肯定,眼前这个邋里邋遢不修边幅满嘴脏话的老道士不是别人,绝对是火德。

    古清风大笑是因为他没有想到在这浩瀚无垠的大荒之中,竟然能碰见火德这个老小子。

    他实在太高兴,也实在太兴奋了。

    沉睡万年,苏醒过来也有数十年的时间,他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高兴过。

    哪怕当年在流沙小秘界的一线天禁地里遇见大行癫僧,他虽然惊喜,但也只是惊喜,并不激动。

    此次在玄天大船上碰上火德,他是打心底里有种激动的感觉。

    他与大行癫僧的交情,充其量也只能说是酒肉朋友,而且这种酒肉朋友的关系,随时都可能会变成敌人。

    与其相比,古清风与火德的交情,可就不止是酒肉朋友那么简单了。

    仔细说起来。

    火德刚才那番话说的并不夸张,至少,古清风认为并不夸张。

    当年,的确是火德把他带上了修行之路,也是在火德的帮助下才得以筑基,当年在云霞派闯下大祸,也是火德救了他的命。

    所以。

    在古清风的心目当中,他一直把火德当作亦师亦友的亲人。

    没错。

    就是亲人。

    而纵观诸天万界,大荒天地,能让古清风当作亲人的,除了火德之外,再也没有第二个人。

    如此之下。

    此次见到火德,怎能不高兴,又怎能不激动?

    只是。

    他认出了火德的身份。

    而火德却不知他就是古清风。

    火德瞧见古清风笑的如此丧心病狂,他还以为古清风是在嘲笑他吹牛皮,顿时大怒,指着古清风,喝道:“好你个兔崽子,你是不是以为老子再吹牛皮?看来,不给亮出真家伙,你小子他娘的不相信是吧?”

    说着话。

    火德掌心一翻,翻出来一个酒杯,酒杯如婴儿拳头那么大,看起来并不精致,甚至谈不上好看,色彩黑白相间,仿若太极阴阳般仿若蕴含无穷变化,他说道:“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幽帝当年炼制的酒杯,名为太虚杯,当年他临走时,送给老子的,说是什么信物,只要到了大荒,亮出酒杯,没有人不认识。”

    古清风瞧着酒杯,哑然失笑。

    别说。

    这太虚杯的确是他当年炼制的,只是后来弄丢了,至于怎么丢的,他也忘记了,压根没有想到会在火德的手里。

    “小子。”

    火德用掌心托着太虚杯,得意洋洋的说道:“你或许不知道太虚杯是什么,或许也在纳闷太虚杯究竟是不是幽帝亲手炼制,啧啧……若是你小子有点眼力的话,不妨祭出神识探查探查,只要探查过后,你就会知道老子说的是真的是假。”

    说罢。

    火德索性闭上眼,不再看,只是用手托着太虚杯。

    通常来说。

    一般情况下,当火德说到这里的时候,亮出太虚杯的时候,对方都会有所忌惮。

    因为太虚杯的确是古清风亲手炼制的。

    而且还是用独一无二的九幽祖火炼制的。

    众所周知,天地之中,唯有九幽大帝才拥有九幽祖火。

    所以。

    有点见识的人,只要祭出神识探查,都能探查到太虚杯蕴含的九幽之火。

    过了片刻。

    不见古清风有什么反应。

    火德琢磨着这小子一定是吓傻了,便睁开眼,说道:“如何?可否探查出太虚杯蕴含的九幽祖火?现在知道老子说的是真是假了吧?”

    “没错,这玩意儿的确是幽帝炼制的。”古清风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可又如何?”

    “什么什么?又如何?我说兔崽子,你人不大,口气倒是不小啊。”

    老道士指着古清风,道:“你是不是觉得幽帝当年灰飞烟灭了?所以,根本不怕?”

    火德似乎担心古清风不相信,冷笑道:“你小子也不想想,幽帝那是何等存在?这么多年来,诸天万界关于他的死讯还传的少吗?哪一次幽帝真正的死了?当年三千大道联手都弄不死幽帝,还被幽帝打的哭爹喊娘,就连那劳什子号称因果化身,命运使者的天机老人在旁边,连个屁都不敢放,要知道幽帝当年可是差一点就成圣人了,这样的主儿岂是那么容易死?”

    “况且,若是幽帝真的死了,圣女娘娘会等他这么多年吗?你觉得你比圣女娘娘聪明吗?”

    火德继续说道:“小子,实话告诉你,幽帝根本没有死,现在活的好好的,不但活的好好的,而且每天小酒喝着,小曲儿听着,那叫一个逍遥自在,前一段时间老子还跟他见过面喝过酒呢。”

    古清风瞧着此间的火德,越瞧越想笑,他倒也没有揭穿身份,想逗逗火德这个老小子,便说道:“你说幽帝还活着,不但活着,前些年你还跟他见过面?还他娘的喝过酒儿?真有这事儿?”

    “废话,你以为老子是吓唬你吗?”

    “没有,其实……这事儿还真有点巧。”

    火德有些懵,问道:“巧什么?怎么个巧法?”

    古清风点点头,道:“我不是不相信你,实话告诉你,爷我也知道幽帝还活着,正如你所说的那样,不但还活着,过的还挺滋润,而且,前些年,我一直都跟幽帝在一起,每天喝酒儿听曲儿,可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