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0章 只能等待,只能观望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听闻原罪法身四个字,曼荼梵只觉五雷轰顶,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尽管她知道古清风的存在可能超出自己的想象,如若不然,当年也不可能点燃原罪业火。

    是的。

    她知道。

    内心也有心理准备。

    可是当她得知现在的古清风极有可能是原罪法身的时候,还是无法承受如此可怕的结果。

    这些年,她不惜无数次轮回转世,历经承受无数次劫难,就是为了摆脱自己的原罪之身。

    好不容易孕化出因果之花,也有希望摆脱原罪。

    不曾想被古清风炼化了,自己的因果也因此嫁接到了这个家伙的因果之上。

    偏偏古清风的存在很可能还是原罪法身。

    而原罪法身可要比原罪化身可怕多的多,如果化身的原罪只是九重的话,那么法身的原罪则是九九八十一重。

    曼荼梵嫁接之后的因果,由古清风的因果树上开始。

    换言之。

    曼荼梵历经无数次轮回承受无数次劫难孕化出的因果之花,非但没有令她摆脱原罪,反而还令她的原罪更深。

    她以前虽然也是原罪之身,但也只是原罪之身而已,连化身都谈不上,而此次嫁接因果之后,她的原罪因果也因此会变的非常可怕。

    以前只是原罪之身的时候,尽管摆脱原罪的希望很渺茫,可至少还有希望。

    而嫁接因果之后,仅有的希望也都烟消云散了。

    就如同一下子从地狱的边缘坠入了地狱的最深处一样。

    这叫曼荼梵怎能不崩溃,怎能不绝望。

    “你也莫要想太多,我只是说有这个可能而已,现在的他未必就真的是原罪法身。”那如火焰花朵般的精神化身安慰道:“即便他真的是原罪法身,你的原罪因果也未必会变的更加糟糕,非但不会更加糟糕,可能你还会因祸得福,莫要忘记,他的存在可是变数,而且还是天地之间最大的变数,如果这天地之间,有谁能够摆脱原罪的话,那么这个人一定是他。”

    曼荼梵瘫坐在地上,神情恍惚,呢喃道:“你说的对,他是变数,而且还是天地之间最大的变数,如果这天地之间,有谁能够摆脱原罪的话,那么这个人一定是他,但有一句话,你还没有说。”

    “什么话?”

    “如果原罪真的在这天地之间寻得真主的话,那么这个人,也可能是他。”

    火焰花朵般的精神化身这次保持了沉默,显然,对于这句话,他也是认同的。

    “呵呵,或许……大概,可能……我的命就是如此吧。”

    曼荼梵像似认命了一样。

    “你……莫要太过担忧,事情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

    “担忧?你误会了,我不担忧。”曼荼梵失笑道:“即便担忧,也轮不到我来担忧,真正该担忧的是这大道,这天地,这芸芸众生。”

    “是啊……”

    火焰花朵般的精神化身感叹道:“如果他真是原罪法身的话,那这天地大道的确应该担忧起来。”

    “他活着的消息,现在应该已经不是秘密了吧。”

    “早已不是了,我们能感觉到他的存在,其他人也同样可以,他活着的消息,对于天地大道来说早已不是秘密。”

    “既然如此,为何大道没有任何动静呢。”

    “有了前车之鉴,时至今日,谁还敢有动静?在世俗界的时候,大道一次又一次的试图抹杀他,结果呢,非但没有将其抹杀,还令他孕化出诸多造化,先是阿鼻无间恶修罗,又是诸生浮屠万象朝拜,还有上穷碧落下黄泉,这些可都是传说中的禁忌啊,全部都被他孕化出来了。”

    火焰花朵般的精神化身淡淡说着,言语之中像似充满了无奈。

    “无道山降临的时候,大道联手试图抹杀,结果呢,也没有将其抹杀,又叫他悟得了四大心境,险些以原罪之身成圣,本以为他点燃原罪业火就灰飞烟灭了……谁知道万年之后他又活了……不但活了,而且今时今日的他还可能是原罪法身。”

    摇摇头,又道:“如此之下,谁还敢有动静?谁也不敢,大道不敢,天地也不敢。”

    曼荼梵问道:“他们在观望什么,又在等待什么。”

    “他们不是在观望什么,也不是在等待什么,而是面对古清风这么一个存在,现在的天地大道只能观望,也只能等待,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那你们归墟这些人呢?”曼荼梵继续问道:“又是怎么想的?”

    “我只知我,我也只能等待,只能观望,至于他们如何想……我就不得而知。”

    又是一阵沉默,沉默过后,曼荼梵说道:“认识你这么久,我还不知你的名字叫什么。”

    “叫我……紫霄吧。”

    “紫霄?”曼荼梵道:“这应该不是你的本名吧。”

    “可我喜欢这个名字。”

    “你当年是被亘古无名打入归墟的吗?”

    “是也不是。”

    “怎么讲?”

    那叫紫霄的精神化身微微摇首,似乎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再沉默。

    沉默之后,曼荼梵又一次问道:“归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这个问题,恐怕没有人能回答上来。”

    “为何?”

    “因为只有去过归墟的人才能体会到那种感觉。”

    “你不是从归墟里面出来的吗?”

    “正因为我从归墟里面出来,所以,我更加回答不上来,归墟那种感觉,是无法用言语描述的,没有去过归墟的人,永远永远都无法想像那种感觉。”

    “好吧。”

    曼荼梵感叹道:“或许我应该感到庆幸,庆幸当年亘古无名手下留情,没有将我打入归墟。”转念一想,曼荼梵又摇头道:“不!这不是庆幸,如果当年亘古无名将我打入归墟的话,我也就不会去孕化因果之花,没有孕化因果之花,也不会与姓古的这个人扯上关系。”

    紫霄问道:“当年,是亘古无名指点你孕化因果之花的吗?”

    “不,不是亘古无名,而是观世音指点我孕化因果之花。”

    “观世音?”

    “是的,当年我几乎都要成为原罪化身,是观世音降临指点我孕化因果之花,我才没有成为原罪化身,现在想来,当年我真应该听亘古无名的话才对。”

    “为何?”

    “在我决定孕化因果之花的时候,亘古无名就对我说过,因果之花摆脱不了原罪,非但摆脱不了,而且还会令我陷的更深,以前我不信,现在我终于相信了,悔不当初没有听亘古无名的劝说。”

    “知晓过去未来,执掌命运因果,推演宇宙洪荒,洞悉天地玄黄。”紫霄念叨着这句话,道:“亘古无名不愧是亘古无名,她一直在追逐着原罪,从一开始就在追逐,只是从来没有任何知道她追逐原罪的真正目的究竟是为何。”

    曼荼梵道:“亘古无名是乃因果的使者,命运的化身,追逐原罪,自然是为因果命运。”

    “未必就是为因果命运,至少,我知道她讨厌因果,也讨厌命运,比天地之间任何人都讨厌因果命运这四个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