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1章 都是娘娘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我说古大祖宗,咱以后能不能别开这种玩笑了?老子胆儿小啊,经不住吓的!”

    “得得得,不开了,来,喝酒喝酒!”

    “古小子,我知道你一直记恨这天地大道,不过……”

    古清风摇摇头,道:“记恨?没有,只是有些不爽罢了,而且不瞒你说,天地大道当年容不下我,我也完全可以理解。”

    大行癫僧似乎没有想到古清风会这么说,怀疑道:“真的假的?”

    “这有什么真的假的,换位思考一下就是了,毕竟命运之书上记载着原罪就是今古的浩劫,如果换做我是诸天大道的话,也不会容下原罪之人,直接将威胁扼杀在摇篮中,更不可能任其成长起来,万一成长起来,到时候真的成了今古浩劫,那就无法收拾了。”

    大行癫僧惊愕的望着古清风,过了许久,才开口称赞道:“古小子,可以啊,以前没看出来,你小子竟然还有这么高的觉悟。”

    “爷我就烦你们这些佛,有事儿没事就喜欢扯什么觉悟境界,这和觉悟境界有关系吗?大家都是为了生存而已,无所畏对与错仇与恨,无非都是今古时代这盘棋局中被命运玩弄的棋子罢了。”

    “谁说不是呢。”

    古清风与大行癫僧就这么一边喝着酒,一边闲聊着,聊到上承真命的应劫之人,大行癫僧突然想起一个人来,问道:“你小子寂灭重生之后,有没有见过苏婳?”

    “苏婳?”

    或许是没有想到大行癫僧会突然提及苏婳,古清风眉头微微皱了皱,低下头,饮了一杯酒,沉默了一会儿,才摇摇头,道:“没有,我重生之后一直都在秘境里面修养,这才刚出门。”

    “苏婳那丫头一直都在等你,你知道这件事吗?”

    “听说了。”

    “只是听说了?然后呢?你不打算去找她?”

    “随缘吧。”

    “什么叫随缘,你小子要不要这么绝情,人家苏婳可是足足等了你一万多年啊,而且当年你在无道山点燃原罪业火灰飞烟灭之后,知道人家苏婳多么伤心多么痛苦吗?整天以泪洗面啊,人不仅变的郁郁寡欢,精神也出了问题,每天都望着日落黄昏发呆。”

    “当年所有人都以为你死了,唯独苏婳还坚信终有一天你会活过来,尽管如此,可我们都知道,苏婳也无法确定你会不会活过来,她只是无法接受你小子死的事实而已。”

    说起苏婳,大行癫僧也忍不住唉声叹息,道:“万年以来,苏婳那丫头游遍诸天万界,踏遍千山万水,悬壶济世,教化众生,你以为为了什么?为了忘记你吗?不,而是为了等你,也为了寻你,她希望在某个小世界见到轮回转世的你,也希望在某个小世界遇见寂灭重生的你。”

    “苏婳那丫头对你这么痴情,你小子若是真的死了也就罢了,既然都重生了,为何不去找人家呢?难倒你忍心叫人家一直等下去?找下去?”

    “我说大行,你好歹也是这天地之间的活佛。”古清风说道:“怎么他娘的对这世俗间的红尘之事这么感兴趣?”

    “你也说了老子是活佛,既然是活佛,肯定活在这世俗的红尘之中。”

    “是吗……”

    古清风淡淡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说说,到底是为什么?是不是你小子担心怕连累苏婳那丫头?说起来,你小子是原罪之人,而且还是最纯粹最原始也是变数最大的原罪之人,而苏婳呢,又是上承真命的应劫之人,她同样是最纯粹最原始也是最有希望组织浩劫的应劫之人。”

    大行癫僧感叹道:“你们俩可谓是水火不相容,倒是一对苦命鸳鸯,要不怎么说造化弄人呢,这因果命运之事,有时候就是他娘的如此操蛋!”

    话锋一转,大行癫僧又道:“不过……老子琢磨着,这玩意儿对你小子来说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吧,其他不说,以你小子今时今日的本事,加上苏婳那丫头的本事,你们俩如果真想在一起的话,甭说天地大道,恐怕就算是因果命运造化弄人,怕也无法阻止吧。”

    “如果不是担心这个的话,那你到底为啥不去找人家呢?”大行癫僧自斟自饮,瞧着沉默不语的古清风,他探着脑袋,问道:“该不会你小子真如传闻中的那样吧?”

    古清风好奇道:“传闻中爷我是哪样?”

    “你小子不知道?”

    “我还真不知道。”

    “既然你不知道,老子就跟你说说,传闻中,你小子可是这天地间最出名儿也是最大的薄情郎负心汉,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好像说你小子是什么薄情君王多情人,还说你是负心幽帝偷心贼,乱七八糟,说什么的都有,说你小子最喜好到处留情,而且尤其擅长玩弄感情……”

    “停!打住!”

    古清风怒骂道:“这他娘的都是谁传的?”

    “老子哪知道是谁传的,反正大家都是这么说的,关于你小子的那些传奇故事里面都是这么说的啊。”

    “他娘的!”古清风郁闷道:“老子一觉睡了万年之久,这一觉醒来,怎么就成了薄情郎负心汉了,而且还他娘的是最出名儿最大的?爷我怎么就薄情,怎么就负心了?”

    “还用得着老子跟你小子一一掰扯吗?你自己干过什么事儿自己不知道吗?风逐月?唐姮姀?叶天岚,云霓裳,还有君璇玑,加上一个苏婳。”

    “这都是猴年马月的事儿。”

    “不管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反正有这么一回事儿。”

    “这其中的事儿牵扯到因果,一两句根本说不清楚。”

    “你小子甭拿什么因果说事儿,你跟人家都有一腿这是事实吧?”

    “我……”古清风本想解释,而后摇摇头,他也懒得解释了,道:“就算老子跟他们都有一腿,又能说明啥?这就成天地间最大最出名儿的薄情郎负心汉了?”

    “你也不瞧瞧人家都是什么人,什么身份,你以为风逐月是谁啊,人家他娘的可是九幽魔道的娘娘,你以为唐姮姀是谁,人家是九天仙道的娘娘,你以为叶天岚是谁,人家是九霄天道的娘娘,还有云霓裳,那他娘是大自然的娘娘,是他娘的大自然之母的化身!还有苏婳……人家现在圣女娘娘!还有君璇玑,她他娘的是无道时代的娘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