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0章 争执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古清风先前与白愁见面的时候,倒也听说天地之间有很多原罪之人,而且所谓的原罪之人还分为后天原罪,先天原罪,周天原罪,浑天原罪等等,乱七八糟似乎有不少。

    从目前的种种情况来看,不管是预言还是征兆似乎都预示着原罪是今古的浩劫根源。

    至于应劫之人,顾名思义,顺应浩劫而生的人,既然如此,应劫之人与原罪之人就如同仙魔又如阴阳一样势不两立水火不容。

    原罪之人的存在不仅威胁着诸般大道,也威胁着芸芸众生。

    而能够阻止这场浩劫的唯有应劫之人。

    这么说起来,应劫之人的存在对于原罪之人来说的确是一个威胁。

    要说原罪之人抹杀应劫之人的话,倒也可以理解。

    不过。

    唯一让古清风疑惑的是,在他的印象中,并不是所有应劫之人应的都是今古浩劫。

    不管是应运之人还是应劫之人几乎都是上承命运,下启因果。

    只是上承的命运有所不同罢了。

    有的上承诏命。

    有的上承天命。

    有的上承真命。

    上承的命运不同,应的运不同,应的劫难也不同。

    上承诏命,应的是大道浩劫。

    上承天命,应的是天道浩劫,天道主宰着天地,所以应的是也是天地浩劫。

    而上承真命,应的是什么浩劫,谁也说不清楚。

    按理来说,即便应劫之人威胁到原罪之人的存在,那也应该是上承天命或是真命的应劫之人,杀那些上承大道诏命的应劫之人就没什么必要了吧。

    对于古清风的疑惑,大行癫僧如此解释道:“什么有必要没有必要,对于原罪之人来说,但凡应劫之人,不管上承的什么命运,先杀了再说,宁肯杀错,也不能放过。”

    古清风揉着下巴沉吟道:“就算这样也说不通啊。”

    “怎么就说不通了?”

    “要说原罪化身杀那些应劫之人,完全可以理解,毕竟这天地这大道都容不下原罪化身的存在,那些原罪化身为求自保,抹杀应劫之人也是理所应当,可这天地之间,原罪化身并没有几个吧?大多数原罪之人,要么是后天侵染而成,要么是先天孕化而成,不管是后天原罪还是先天原罪,他们都没有融合原罪之血,也不太可能成为原罪化身,对这天地也没有什么威胁,更不可能成为今古的浩劫根源,所以,也没有理由去杀那些应劫之人吧?”

    古清风一边分析一边说着:“如果这些后天原罪与先天原罪之人也去杀那些应劫之人,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天地大道也同样容不下他们。”

    笑了笑,古清风感叹道:“以我对天地大道的了解,他们肯定容不下原罪之人,不管是什么后天先天,还是周天浑天,只要是原罪之人,天地大道都不会放过,如你个老小子刚才所说的那样,不管是原罪之人,先杀了再说,宁肯杀错,也不能放过。”

    “大行,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古清风面带笑意望着大行癫僧,而大行癫僧心头有些发毛,故作佯怒的表情,有些不乐意的说道:“我说古小子,你是不是真的与原罪融合,自我意识已经由原罪主导了?原罪化身杀那些应劫之人,怎么就可以理解,怎么就是理所应当了?”

    “我说过,这天地这大道都容不下原罪化身的存在。”

    “废话,那是因为原罪化身威胁着天地大道。”

    “如何威胁?怎么威胁?”

    “古小子,这句话从你嘴里说出来你就不觉得很可笑嘛?你他娘的当年是如何威胁天地大道的,难倒忘记了?”

    “爷我威胁天地大道,那是因为天地大道容不下我。”

    大行癫僧肃然道:“古小子,是因为你的存在威胁天地大道,所以,天地大道才容不下你,你别把因果搞错了。”

    “他娘的!大行,你个老小子跟爷玩这一套是吧?天地大道若是能容下老子,老子闲的蛋疼啊,去威胁他们?”

    大行癫僧撇撇嘴,说道:“谁叫你小子是原罪之人来着。”

    “这不就得了,归根结底,天地大道之所以容不下老子,不是老子的存在威胁着天地大道,而是因为老子是原罪之人!别说老子威胁天地大道,就是老子慈悲为怀,普度众生,天地大道也照样容不下老子,所以,老子做过什么,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子是原罪之人。”

    这一下,大行癫僧没有再反驳,即便他不想,却也不得不承认古清风说的事实,瞧着古清风一脸不爽的样子,大行癫僧开口说道:“你小子对我发什么火,又不是老子容不下你。”

    “爷我不是对你发火,只是一提起这件事,我的邪火就莫名其妙的窜了上来,你说好端端的,爷招谁惹谁了?就因为爷我是原罪之人,这辈子他娘的就没过过一天安稳的日子,每每想起这件事老子就气不打一处来,真想杀他个天翻地覆,赶明儿老子也专门杀那些应劫之人。”

    “我说古小子,不!古大爷,古大祖宗,咱别开这种玩笑行吗?”

    古清风坐在对面,眯缝着眼睛,嘴角噙着邪异的笑意,很认真的说道:“我的样子像似在开玩笑吗?”

    大行癫僧内心咯噔一下,不由愣在那里,盯着古清风,说实话,他也着实无法分辨此间的古清风是不是在开玩笑,他甚至不知道眼前这个家伙到底还是不是自己以前认识的那个古清风。

    “哈哈哈哈哈哈!”

    瞧着大行谨慎小心,有担惊受怕的样子,古清风乐的哈哈哈大笑。

    他这一笑,让大行癫僧内心悬着的石头也落了下来,别说,就这么一会儿功夫,还真把他吓出一身冷汗,大行癫僧虽然无法肯定古清风还是不是自己以前认识的那个古清风,可即便是真正的古清风,大行癫僧也不敢保证这个家伙是不是在开玩笑,因为他很清楚,古清风这个家伙一旦动怒,什么事儿都能干得出来,甭说专门杀应劫之人,就是专门杀大道老祖,这个家伙也敢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