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7章 遗迹之眼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古清风继续向下探索着,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第九层。

    这里应该是这座古老遗迹的最后一层,因为古清风在这一层的大厅正中央看见一口井,井内似若黑紫色的火焰在燃烧一般,犹如黑水在沸腾,黑雾从井内冒出来,化作浊气弥漫着整座遗迹。

    这是洞府之眼,亦是这座古老遗迹的本源之眼。

    古清风并没有上前查看这座本源之眼,而是望着大厅墙壁上的一些字符,这些字符泛着淡淡的微光,叫古清风颇感好奇的是,他看的出来,也感觉得到,这金色的微光之中竟然蕴含着神圣的佛息。

    如此一个浊气混乱的地方,竟然还有一些蕴含神圣佛息的字符?

    这倒是稀罕事儿。

    “阁下是何人,为何闯入老夫的静修之地?”

    突然。

    井内冒出滚滚黑烟,黑烟之中一位老者模糊出现,老者身着灰色衣袍,穿着朴素,一双浑浊的眼睛凝视着此间的古清风,眼中精光不听的闪烁,像似对古清风的存在尤为好奇疑惑也甚为忌惮。

    老者观察古清风的同时,古清风也在观察着老者。

    一眼扫过,他便看出来这老者是一只鬼,而且还是一只拥有自我意识,不知修炼了多少年的老鬼怪。

    “你的静修之地?”

    古清风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

    “正是。”老者盯着古清风,眉头皱着很深,一双浑浊的眼睛,仿若要将古清风看透一样,只是看来看去,什么也看不出来,反而越看越疑惑,越看越忌惮,道:“还未请教阁下尊姓大名?”

    “道号赤霄。”古清风随口问道:“你呢?”

    “老夫道号沣梁。”老者回应之后,又道:“不知阁下此番来我这静修之地意欲何为?”

    “没什么,只是路过,来这里瞧瞧。”

    “此乃老夫的静修之地,没有什么可瞧的。”

    “既然是你的静修之地,那你叫他一声,瞧他答应你吗?”

    “哦?”

    老者心头一怔,沉声道:“阁下是什么意思?”说着话,井内的黑烟再次滚滚冒出,将大厅的一切尽数笼罩起来,发现古清风站在黑烟之中,似乎不受任何影响,老者内心很是惊骇。

    “怎么着,想用这玩意儿呛死爷啊?”

    古清风一挥手,豁然间,大厅内弥漫的黑雾瞬间烟消云散。

    这一幕着实把老者吓的不轻,正欲再次出手,古清风的声音猛然传来:“得了,爷劝你还是省省吧,甭给我瞎折腾,没用。”

    老者的确没有再出手。

    尽管他不知古清风是什么人,也看不出古清风有什么本事,但方才古清风抬手之间便令整座大厅的黑雾全部烟消云散,有道是高手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凭此一招,老者就已然知道,眼前这人的存在已是超出自己的理解,更不是自己能够招惹的。

    念及此,老者没有再迟疑,摇身一晃,人已站在地上,拱手而道:“方才多有冒犯,还望阁下见谅。”

    “不错,还算识相。”

    古清风倒也不急,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掏出酒壶喝了一口,问道:“我且问你,这座古老的遗迹可是你的?”

    老者沉吟片刻,摇头回应道:“并不是,老夫不过是借此地静修。”

    其实。

    即便老者不说,古清风也看的出来,尽管这只老鬼怪修为不错,但要想捣鼓出这么一座遗迹来,以这老鬼怪的本事还远远做不到。

    “你是什么时候在这里修行的?”

    “此中无岁月,老夫也不知距今过去多少年。”

    “不知岁月,那总该知道今古之前还是之后吧。”

    “今古之前。”

    “而后一只没有离开?”

    “没有。”

    “这座遗迹的本源之眼是个什么玩意儿?”古清风笑吟吟的瞧着那口井,道:“看起来挺不错的样子。”

    “老夫也不太清楚,只知这本源之眼里面浊气浓郁,很适合我等鬼道修炼,所以老夫便借助此地静修。”

    “是嘛……”

    古清风没有再继续问,甚至没有祭出神识去探查这劳什子的本源之眼,因为他对这玩意儿并没有什么兴趣,反倒是墙壁上的那几许蕴含神圣佛息的字符令他很感兴趣。

    “这字儿是谁留下的?”

    “这个……”老者摇头道:“老夫也不知。”

    “爷我再问一遍,这字儿是谁留下的?”

    “老夫……真不知。”

    “爷我再问你最后一遍,这字儿是谁留下的?”

    老者抬起头看了古清风一眼,而此时此刻,古清风并没有看他,只是在瞧着墙壁上的字符,不知为何,老者心中很是惊慌,想开口说话,只是话到嘴边,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他暗中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奈何,非但无法冷静,反而内心愈发惊慌,也愈发害怕。

    这种害怕莫名其妙,又如与生俱来,为什么害怕?

    老者不知道,他只知自己很害怕,一种恐惧感就像一只无形之手般牢牢的将他抓在手心,令他恐慌不已。

    “怎么着,还打算叫爷问你第四遍啊?”

    古清风的声音传来,对于老者来说,宛如死神在召唤一般,声如冥钟,音如亡鼓。

    “是……是一位和尚,不!是一位圣僧留下的。”

    “圣僧?”

    古清风揉着下巴想了想,圣僧这俩字可是非同小可,纵观大荒,能被誉为圣僧的佛道之人也没有几个,问道:“哪位圣僧?”

    “在下真不知。”

    “你见过他没有。”

    “有过几面之缘。”

    “不止有过几面之缘吧,那位圣僧应该还指点过你吧?”

    什么!

    老者立时大惊,他想不通,也想不明白,更是无法理解眼前这人为什么连那位圣僧指点过自己的事情都知道。

    古清风没有继续询问,站起身走过去,仔细瞧着墙壁上的字符,说道:“如果爷猜测不错的话,这地方以前应该有个入口什么的,不过,爷我倒是好奇,这里应该已经是遗迹的底层了吧?那么以前的入口又是通往哪里的呢?”

    “在下……在下不知啊。”

    “能用几许佛家的符文把入口封印起来,倒也难得,字儿虽然丑了点,不过胜在玄妙重重,看来爷今儿个如果悟不透这几许符文的话,还进不去啊。”

    话音落下,古清风闭上眼,参悟着墙壁上的几许佛家符文,片刻之后,当符文上的金色微光闪烁之时,他的人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