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8章 上人传说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当这白发老者出现的时候,哈哈尔等妖怪不敢怠慢,赶紧退让。

    显然。

    它们对白发老者都非常敬畏。

    这老者拄着骨玉杖缓步走来的时候,一双深邃而又浑浊的眼睛一直盯着古清风,只是越看,眉头皱的越深,越看神情就越骇然,越看疑惑就越浓,越看心中就越畏惧。

    止步之时,白发老者突然之间低头弯腰,拱手行礼,道:“在下古铜,拜见上人。”

    这一拜,不仅拜的紫金、紫青两位仙者震惊不已,也拜的哈哈尔等一些大荒灵妖都有些惶恐。

    “哈哈尔,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拜见上人!”

    白发老者低声怒喝,哈哈尔等妖怪互相对视一眼,没有迟疑,都变化成人,行拜见之礼。

    坐在大辇上。

    古清风翘着二郎腿,微微歪着脑袋,眯眼望着白发老者,笑道:“你为何称我为上人?”

    白发老者恭敬回应道:“尊驾既非仙,亦非魔,更非妖,虽为人,但并非凡人,而是人上之人,固为上人。”

    “呵呵。”古清风问道:“你倒是说说,爷我怎么就不是凡人,又怎么就是人上之上?”

    “请恕在下眼拙,实在看不出来尊驾何处不凡。”

    “既然看不出来,又如何断定爷我就是人上之上?”

    “在下只是心有所畏,畏而所惧。”

    “心有所畏,畏而所惧……”古清风摇头淡笑,道:“上人……呵呵,别说,听着还挺新鲜。”

    在古清风的印象,上人这两个字也只能在一些很古老的典籍中看到。

    因为大道虽有三千,但是人道早已陨落,所谓的人,在大道眼中不过是蝼蚁而已。

    既为蝼蚁,又如何能称之为上人?

    有的只是仙人,妖人,魔人罢了。

    当然。

    天地历经无数年,每一个时代总会冒出来那么几个非比寻常的人,这些人非仙非魔非妖亦非佛,也不再任何大道之中,虽是凡人,但又不凡,这种人便被誉为上人。

    只不过。

    历代的上人都寥寥无几,堪比凤毛麟角一般,简直比圣人还要稀有,古清风以前也只是在典籍中看见过关于上人的记载,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哪怕一次也没有,活了大半辈子,平生也是第一次有人称呼自己为上人。

    不知为何。

    听见有人称呼自己为上人,古清风内心深处竟然有那么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感觉自己就像终于找到了归属一样,也感觉自己终于像个人了。

    “你叫什么来着?古铜是吧。”古清风问道:“你是这座妖山的山大王?”

    “不!在下不过是这座黑鳞山上修行的一只老妖罢了。”

    “那你们的山大王是谁?”

    “上人,我们黑鳞山没有王。”

    “没有山大王,总该有个首领什么的吧?”

    “我们黑鳞山也没有首领,我等在此修行,只为平时交流一下经验,互相有个照应,并无其他意思。”

    “你莫要误会。”古清风笑道:“你刚才也说了,我不是仙也不是佛,更不是什么妖魔,所以,你们在山上干什么,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今儿个之所以来这里,也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打听点事情。”

    叫做古铜的白发老者,抬起头盯着古清风看了一会儿,沉吟片刻,伸手做了一个请姿道:“上人如若不嫌弃的话,可到在下寒舍小饮几杯。”

    “哟,这敢情好。”

    “请。”

    古铜让哈哈尔等妖怪离去之后,带着古清风前往黑鳞山。

    黑鳞山是一座山脉,诸多山岳山峰起伏相连,古铜居住在一座山峰的峰巅。

    峰巅之上,地方并不大。

    只有一棵长在炫耀峭壁上的古树,古树下是一座看起来很简易的石屋,石屋外是一座凉亭,凉亭里一张石桌,四张石凳。

    “你这寒舍还真是够寒的啊。”

    古清风本以为这老妖怪所谓的寒舍,少说也得是个什么洞府,因为他看的出来,以老妖怪的本事,在这地方开辟一座洞府并不是什么难事儿,就算不开辟个洞府,怎么也得在山上弄一座像样的庄园府邸什么的,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老妖怪竟然会住在这山峰的峰巅。

    “寒舍简陋,让上人见笑了。”

    “怎么不开辟个洞府。”

    “流沙小秘界的空间并不稳定,若居住在洞府之内,危险甚大。”

    “倒也是,不过就算不开辟洞府,弄个庄园住住也行啊。”

    “修行罢了,在什么地方修行都一样。”

    闻言,古清风哑然失笑,道:“得亏爷知道是你老妖怪,不然的话,听你这句话,爷还以为你是仙风道骨的前辈高人呢。”

    “上人说笑了,在下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古铜诚惶诚恐正要解释,古清风却没有兴趣听,他是一个好酒之人,什么样的美酒都想尝尝,不然的话,他才懒得跟一只老妖怪来这破地方瞎扯淡,当即打断,问道:“得了,其他的废话先别说,不是小饮几杯吗,酒呢?”

    古铜不敢怠慢,抬手之时,手中多了一个暗红色精美的骨玉酒壶,还有两只晶莹剔透的黑玉杯,先是将黑玉杯小心翼翼的放在古清风的身前,端着骨玉酒壶为古清风斟了一杯酒,又给自己斟了一杯酒。

    杯中酒宛如紫幽色的火焰在水上燃烧一样,更如一朵玫瑰在黑夜中绽放,丝丝酒香传来,幽郁而又香醇。

    古铜双手捧着酒杯,道:“在下先敬上人一杯。”

    古清风点点头,端起黑玉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入口柔,落口甜、唇齿留香,饮下之后,仿若在月色下的幽泉中畅游一般,有种清幽静雅的感觉,问道:“这是什么酒,喝起来挺别致。”

    “此酒名为郁金香。”

    说着话,古铜又为古清风斟了一杯。

    “郁金香?”

    古清风瞧着黑玉杯中宛如紫幽色的火焰玫瑰在黑夜中绽放燃烧的美酒,又看了看对面的古铜,问道:“你该不会告诉爷,这酒是你自己酿的。”

    “上人真是抬举在下了,就算给在下百万年,在下也酿制不出如此精妙的美酒,这郁金香是一位前辈送给在下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