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4章 原罪之谈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瞧着古清风笑的如此丧心病狂,白愁沉声道:“你又笑什么?”

    “我连自己的因果命运是什么都不知道,我有什么好改变的,改变个毛啊。”

    “正因为不知道,所以才不能坐以待毙,唯有提前做好准备,方能应对未知的因果命运。”

    白愁正想说什么,只是古清风已然没有兴趣听下去,将其打断,道:“没啥好准备的,也懒得准备,至于因果命运究竟是什么,我也懒得去求索,他爱是什么是什么。”

    “你可真是……”

    白愁凝视着此间的古清风,像似非常无语,觉得古清风实在是太懒惰太消极也太颓废,自己想去改变命运,无奈没有那个能力,而这个家伙明明有能力去改变因果命运,他却选择坐以待毙。

    “正所谓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古清风笑着说道:“人这一辈子啊,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算短,干嘛那么费劲儿的折腾,有那点时间还不如喝个小酒儿听个小曲儿享受享受,你管他是什么命运什么因果的。”

    白愁问道:“你在劝我认命吗?”

    “劝你认命?不会,我这个人从来就没有劝人的毛病,我只是想告诉你,每个人都自己的活法,你有你的活法,我也有我的活法,如你所说的那样,性格决定命运,我就是这么一个德行,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不会变,既如此,那我还改变什么命运?”

    “好吧。”

    尽管白愁不想,却也不得不承认古清风说的这番话,着实叫他无法反驳。

    “行了,咱们也别说什么命运因果了,我现在听见这玩意儿就头疼,说说你吧。”

    “说我?”白愁疑惑道:“我有什么可说的?”

    “你好像对我很了解的样子?”

    “我的确对你很了解,而且……”

    古清风笑道:“而且不止了解那么简单对吧,要说你知道我悟得四大无上心境,倒不稀奇,可你竟然连我什么时候悟得,又是在哪悟得,因为什么悟得也都知道,这就有点瘆的慌了。”

    “我说过,我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你,我对你的了解比你想象中还要深。”

    凝视着白愁那双幽深的眼眸,古清风突然有种毛骨悚然也有种细思极恐的感觉,他仔细想了一下,问道:“在我修炼五百年的那段时间里,总感觉有人在暗中盯着我,而且还不止一个,这其中是不是就有你?”

    白愁与古清风对视着,沉默片刻,点点头,承认道:“没错,的确有我。”

    瞧见白愁点头,古清风在心里已是开始骂娘,道:“没看出来,你还有偷窥的癖好啊。”

    “我只是想更多的了解你一下罢了。”

    “你是不是闲的蛋疼,了解我做什么?”

    白愁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保持沉默。

    “除了你之外,其他几人又是谁?”

    “应该是与你我一样的原罪之人。”

    “应该?怎么着,你没有见过他们?”

    “没有。”

    “你们暗中偷窥我,不可能只是想更加了解我吧,一定另有所图,要么是想暗中下黑手,要么就是想给我挖坑下绊,要么就是想利用我……”

    这次白愁依旧没有回应,显然他当年暗中观察古清风,也绝对不止是为了了解那么简单。

    而古清风只是笑了笑,倒也没有继续追问。

    过了许久,白愁才开口说道:“如果无道时代是一副混乱棋局的话,那么我们都是这副混乱棋局中的棋子,对于新入局的棋子,很多人老棋子都想知道这位新入局的棋子到底是敌还是友。”

    “那你偷窥了我一辈子,弄清楚我是敌还是友了吗?”

    “你方才也说了,面对原罪的命运因果,你选择顺其自然,既不抗拒也不拒绝,既不主动也不负责,如此之下,我又怎知你是敌还是友,莫说我不知,其他人可能也不知,甚至就连命运因果,可能都不知。”

    正说着,白愁仿若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喝道:“我差点上了你当!”

    “什么当?”

    “你所谓的顺其自然,根本不是坐以待毙,而是以退为进,浑水摸鱼,等局势清晰之后,待命运已定,因果出现之后,在做定夺。”

    “什么以退为进,什么浑水摸鱼,我说,你想的也太多了吧?”

    古清风摆摆手,表示自己根本没有这个意思。

    “难倒不是?”

    “我只是一个老实人,没你们那么多花花肠子。”

    “老实人?呵!”

    “不过,我倒是好奇,你说无道时代是一副混乱的棋局,你我都是棋子,那么这副混乱的棋局中到底有多少棋子?”

    “很多很多,三千大道是,天命之人,真命之人是,应劫之人,应运之人,无道之人是,原罪之人是……可能命运因果也是棋局中的棋子。”

    白愁说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各种人,竟然还有他娘的什么神圣族人,摩诃族人,虚妄族人、龙凤族人各种传说中的洪荒后裔,更加叫古清风无法理解的是,竟然连命运因果也都是棋局中的棋子。

    “如果连命运因果也是棋子的话,那么谁是下棋人?”

    “不知。”

    “对了,原罪之人到底有多少?”

    “那要看你如何定义原罪之人。”

    “有什么说法吗?”

    “原罪之人,大致可分为好几类。”

    “这玩意儿还分好几类?怎么讲?”

    “是按照原罪血统论,分为后天原罪,先天原罪,周天原罪,浑天原罪。”

    “后天原罪,意指那些侵染过原罪之息的人,并且灵魂受到原罪的影响,这种人有很多,多的恐怕数不清。”

    古清风问道:“谁闲的这么蛋疼,没事儿去侵染什么原罪之息?”

    “在你眼里,原罪或许是一种负担,但在其他人眼里未必就是,非但不是负担,而且还是一种神秘又可怕的力量,很多很多人都想得到这种力量,古往今来,一直都是,你问鼎过九幽帝座,应该很清楚,九幽、地狱、深渊里面那些老妖魔对强大力量是多么渴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