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2章 兴师问罪!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这日。

    夕阳西下,日落近黄昏。

    云霞山脚下。

    一男子仰躺在一张破旧的老爷椅上,翘着二郎腿,微微闭着双眼,吃着红叶妖果儿,喝着小酒儿,也哼着小曲儿,要多悠闲有多悠闲,要多自在有多自在。

    胜雪的白衣仿若伴随着摇晃的椅子上轻轻飞扬着。

    如墨的黑发仿若伴随着此间的清风中微微飞舞着。

    吃最毒的妖果儿,喝最烈的美酒,享受日落时的黄昏。

    纵观这天地之间,除了古清风,还能有谁?

    数日来,他哪里也没有去,就这么一直在这云霞山下晒着太阳喝着酒。

    本来还想去跟那些老朋友道个别,后来想了想还是算了。

    道什么别,又有什么别可道?

    不道别,就是最好的道别。

    所以。

    他就一直在这里喝着酒,等着。

    等无道山降临。

    除了这件事,古清风想了想,自己似乎也没有其他事情可做了。

    只有等无道山降临了。

    至于无道山降临之后会发生什么。

    此一去,究竟是生还是死。

    古清风不知道。

    他也懒得去思考这个问题。

    生亦何欢?

    死亦何苦?

    谁在乎?

    古清风不在乎。

    “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一杯酒,饮而尽。

    古清风舒坦的忍不住吟诗一首,而后又忍不住感叹道:“可惜,实在可惜,可惜一人饮酒实在太过孤独,早知道就留火德这老小子多活几天了,唉,失算了啊。”

    砰的一声,又打开一坛酒。

    这酒是大行癫僧从禁地那里弄过来的九生九死,这玩意儿绝对是好东西,就算是那些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魔头,见了这酒也都是垂涎欲滴,因为这玩意儿是以九天光明银河与九幽黑暗血河酿制出来的,一口下去,犹如九度轮回,仙非仙,魔非魔,佛非佛,天地之间,独此一种,喝一坛少一坛。

    莫名。

    一道轻声淡语忽然传来。

    “我来陪你喝,可以吗?”

    声音落下。

    一个人仿若从天而降。

    是一位女子。

    一位倾国倾城顷天下的绝色女子,超然的气质,仿若不食烟火的天仙。

    胜雪的白衣微微飘动,如在烟中又如在雾里,三千黑色长发自然垂落,几缕发丝轻轻飞扬。

    正是苏婳。

    “哟呵。”

    古清风眉头微微一挑,仰躺在椅子上的他,歪着脑袋,眯缝着眼睛,面带笑意,上下打量着苏婳,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苏大妹子啊,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阴风。”

    苏婳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当下也不客气,直接坐在旁边的石凳上,端起酒坛就给自己倒了一杯。

    “阴风?”古清风揉着下巴瞧着苏婳,道:“瞧你的心情似乎不太爽啊,难道真是被阴风吹过来的?该不会有什么事儿吧?”

    “你刚才不是说一个人喝酒太孤独吗?我来陪你喝酒,不行吗?”

    “陪我喝酒?我怎么看都觉得你不像是来陪我喝酒的,更像是……”

    “是什么?”

    “是来找我麻烦兴师问罪的。”

    “是吗?既然被你看出来了,我也不瞒你。”苏婳端起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冷冷冰冰的说道:“我就是来找你兴师问罪的。”

    “这就奇怪了,我好像没惹你吧?”

    苏婳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喝着酒,一杯接着一杯。

    她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酒,只知这种酒很烈也很古怪,一杯下去,神魂颠倒,焚噬肉身,宛如历经生死轮回,甚是诡异,三杯酒下去,苏婳觉得自己已经醉了。

    然。

    即便如此。

    她依旧没有停止,因为她今天就是来求醉的,只是当她正欲倒第四杯的时候,一只手将酒坛摁了下去,不是别人,正是古清风。

    “我说苏大妹子,意思意思就得了,怎么喝起来还没完没了了,待会儿喝醉了怎么办。”

    “我想喝醉,不行吗?”

    苏婳想继续喝,奈何,酒坛被古清风摁着,她根本撼动不了。

    “你喝醉了倒不打紧,关键是别拿我的酒求醉啊,这是人家大行癫僧好不容易弄过来的,我也就这么几坛,都被你喝了,我喝什么去。”

    “我就要拿你的酒求醉!”

    或许是看出了苏婳的决绝,古清风也没有再坚持,松开之后,任由苏婳喝了起来。

    “大妹子,我到底怎么惹你了,你用得着这样吗?”

    又连饮三杯,苏婳这次是真的醉了,连那双眼眸都开始迷离起来,望着古清风,说道:“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当然,随便问,咱俩谁跟谁。”

    “你能保证如实回答我吗?”

    “当然,你知道,我这个人向来不会撒谎。”

    “好。”苏婳问道:“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又在什么地方?”

    “好端端的问这个做什么?”

    “你只需回答我便是。”

    “第一次见面啊。”古清风想了想,说道:“应该是十几二十年前?至于在什么地方?好像就在这云霞山上吧?嗯,没错就是在这里,我记得很清楚,当时你还跟我打赌来着,赌什么乐艺?最后你输了,还给我按摩来着,怎么着,你忘记了?”

    “呵呵。”

    闻言,苏婳笑了,笑的很复杂,有无奈,也有生气。

    “我再问你一次,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又在什么地方?”

    “难倒不对?”

    古清风仔细想了想,那时候自己刚刚回来不久,还在云霞派跟火德聊天打屁,先是通过无道时代的碎片认识了苏婳,而且还调戏了一翻,后来没有想到这苏婳竟然直接杀到了大西北。

    “我敢肯定,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云霞派!”

    “我说的不是这一世,而是前世。”

    “前世?我说大妹子,你是不是喝醉了,前世的事情我怎么知道,而且,爷我有没有前世都还是一个未知之数呢。”

    “你有没有前世或许是一个未知之数,但我有前世。”

    “然后呢?”古清风颇为好奇的问道:“你的前世难倒已经觉醒了?”

    “到现在你还在我面前装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