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3章 大道至简!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火德好酒,无酒不欢,古清风更好酒,无酒更不欢,二人又拥有深厚的情谊,见面之后,二话没说,直接开喝起来。

    “四海为家?云游天下?我呸!”

    火德喝的是古清风掏出的美酒,他知道古清风手里的美酒那绝对都是盖世无双的珍藏佳酿,不过,他更加知道,古清风向来口味重,身上的美酒清一色酒劲儿都比较变态,担心自己的身板扛不住,所以,喝的时候也都是小心翼翼,生怕一口下去,当场灰飞烟灭。

    还好。

    美酒虽比想象中的烈,但还能承受,小品了一口,说道:“以前云霞派还在的时候,咱没法子出去,整天听人家说,这个山多么高,那个宗多么气派,这个仙,那个仙的,可真当出去闲逛的时候,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山再高也只是一座山,大宗再气派,那也只是一个大宗,至于什么仙人,无非和咱们一样,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也没见他比咱们尿的高呲的远啊。”

    “哈哈哈哈!”

    古清风乐的哈哈大笑,点点头,表示深有同感:“很多人之所以向往传说,那是因为谁也不曾见过传说,如果当大家亲眼所见这个传说的时候,所谓的传说也就不再是传说了。”

    “不过,古小子,你怎么样?没什么事儿吧?”

    古清风突然被火德给问住了,瞧着火德上下打量着自己,疑惑问道:“怎么?我的样子看起来像似有事儿吗?”

    “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小子,老夫这些年可是没少听你小子在外面干的勾当啊,自打你从大西北离开之后,好家伙,那可真是脚上绑大罗,走到哪响到哪啊,从他娘的烟罗国,一路打到上清宗,听说前阵子你小子不仅跟仙道佛道叫板,好像还把老天爷都给招来了……”

    火德知道古清风的存在早已不是自己能够想象的。

    也知道古清风的胆子够大,本事够强。

    是的。

    他知道。

    可即便如此,当听说古清风在上清宗那边,又是杀天命,又是宰真命,还他娘的把仙道佛道的审判给打跑了,也打的老天爷都不敢放一个屁,这他娘的实在是太疯狂了,就算是传说都他娘的没古清风疯狂。

    “这事儿你都知道?”

    “废话!这么大的事儿,谁他娘不知道,连三岁小孩儿都知道,话说回来,你小子现在真是狂的没边儿了,以前还只是杀仙人,灭仙朝,这次回来之后,你他娘的都开始跟老天爷叫板了。”

    火德站起身,探着脑袋,问道:“为啥,到底是为啥啊,有啥大不了的事儿,非要跟老天爷叫板?”

    “也没啥大事儿。”古清风端起一杯酒,摇了摇,说道:“闲着也是闲着,找个乐子玩玩罢了。”

    闲着也是闲着?

    找个乐子玩玩?

    他娘的。

    现在古小子都已经狂妄到这种程度了?跟老天爷叫板都只能算找点乐子?

    火德不懂。

    想破脑袋也想不懂。

    尽管古清风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不过,火德知道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而且他了解古清风,清楚的知道,古清风性情虽是狂傲不羁,但绝对不是一个闲的蛋疼的人,如果不是逼不得已,绝对不会这般无法无天肆无忌惮的跟老天爷叫板。

    当然。

    他也很识趣,并没有继续追问。

    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酒,或许是看出古清风像似有什么心事,火德便舍命陪君子,一坛接着一坛,也不管酒有多烈,直接往肚里灌起来。

    “火德啊,咱们认识多长时间了?”

    冷不丁的,古清风莫名其妙问了这么一句,问的坐在地上的火德愣了很长时间,挠挠头,道:“有个五百来年了吧?好端端的干嘛问这个?”

    “五百来个年啊。”古清风就那么仰躺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闭着眼,说道:“听起来五百年好像很长,可仔细想想,似乎又觉得很短……仿若昨日发生一样。”

    “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少年修行日月飞,一朝闭关千千岁,叹这时光何时归,宛如梦中一场醉。”火德感叹道:“时间这玩意儿对于修行之人来说,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很多人穷的只剩下大把时光来挥霍了。”

    “少年修行日月飞,一朝闭关千千岁,叹这时光何时归,宛如梦中一场醉……”古清风呢喃着,内心很有感触,道:“说的好,说的真好……可不就是宛如梦中一场醉吗……”

    “我说古小子,有句话不知道该问不该问,你小子是不是遇见什么烦心事儿了?”

    火德实在忍不住,终究还是问了出来。

    “要说心事儿还真是有一些,烦不烦暂时还不知道。”古清风睁开眼,望着苍穹,呢喃道:“烦吗?”

    现实在问老天爷,也像似在问因果,像似在问命运,更像似在问自己。

    旋即。

    他又闭上眼,道:“不是什么烦心事儿,至少,对于我来说,谈不上烦,充其量只是有些迷茫而已。”

    迷茫?

    火德听不懂。

    “火德啊,你信命吗?”

    “我啊?当然信命,一直都信。”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这信命不信命还有为什么?”

    “我的意思是什么让你相信命运的?”

    “是什么?也没什么吧?”火德思来想去,实在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道:“道法自然,因果循环,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既然道法自然,因果也循环,命运造化也就冥冥之中注定了,天地万物都逃不开。”

    “道法自然,因果循环,亘古不变……”

    古清风呢喃着,像似有所悟,而后歪着脑袋,睁开眼,瞧着火德。

    或许是被古清风盯的有些发毛,火德往后退了退,说道:“我说你小子,这是什么眼神?怪瘆的慌的!”

    “行啊,火德,以前没发现,我突然觉得,你个老小子境界不是一般的高啊,你小子待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真是屈才了,你应该去西天弄个佛主当当。”

    “滚犊子!嘲笑老夫是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