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6章 一根绳上的蚂蚱!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道向来都是这般高深莫测。”狐媚娘感叹道:“真不知道老天爷这次又玩的什么把戏。”

    “或许老天爷只是在等。”

    “你们魔道又何尝不是。”

    “谁又不是?”

    奈落与狐媚娘都知道所谓的等待,等待的不是其他,而是命运。

    面对古清风这么一个无道时代的原罪之人,又是今古变数,三千大道能做的也能等待命运降临。

    “我们都在等着命运。”望着无边无际的荒漠废墟,奈落呢喃道:“命运看起来也在等……”

    尽管奈落没有明说,狐媚娘却也知道,如果命运也在等待的话,那么只有等待无道山。

    只是。

    谁也知道无道山是不是也在等待呢?

    如果无道山也在等待,等待的是什么?

    答案只有两个字。

    因果。

    天地万物,恩怨情仇也好,还是其他也罢,不管怎么绕,始终都绕不开,也躲不过因果两个字。

    因果循环,无穷无尽,只有开始,从来就没有结束。

    ……

    废墟之中。

    一位男子盘膝而坐。

    胜雪的白衣微微飞扬,如墨的长发轻轻乱舞,一张冷峻的脸庞上,脸色有些苍白,神情有些肃然,紧闭着眼眸,深皱着眉头。

    不是别人。

    正是古清风。

    此刻他正在观察着自己的肉身。

    肉身的情况比想象中还要复杂还要糟糕。

    自熔炼了那一轮邪异血月之后,原罪之血可以说彻底苏醒,正在一点一滴的侵蚀着他的肉身,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每一道窍穴,每一根筋骨,每一条经脉,每一滴血液都在发生着神秘未知的变化。

    不仅如此,他的静寂之道,绝对之道,杀戮之道,生命之道,死亡之道,炼狱之道,甚至包括他刚刚成就的上穷碧落下黄泉的人道始祖古之禁忌化身,乃至的他的阿鼻无间恶修罗灵魂,身体一切的一切哪怕是一根毫毛,一抹杂念,都正在被原罪之血点点滴滴的侵蚀着,也都在发生着神秘未知的变化。

    至于是什么变化。

    古清风不知道。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一定是不好的变化。

    这种不好,并非是对他的肉身,灵魂,造化不好,反之,这种变化,非但没有任何坏处,反而还令他的肉身灵魂造化变得异常强大。

    如果说以前的古清风一口气可以将一座山脉吹的灰飞烟灭,那么现在的他,一口气下去,整个世界恐怕都得颤抖!

    古清风没有试验,但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

    之所以说不好,是因为原罪之血侵蚀的不仅是他的肉身灵魂造化,同时还有他的大自在之心,无畏无惧的精神,桀骜不驯的意志,甚至包括他的自我意识也都在发生着变化。

    当原罪之血彻底融合之后,古清风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自我意识还在不在,也不知道到时候自己还是不是自己。

    是的。

    他不知道。

    阻止?

    面对原罪之血的侵蚀。

    古清风根本阻止不了。

    因为他根本没有能力去阻止。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即便有能力去制止,古清风也不会制止,更不会拒绝原罪之血的侵蚀,甚至还会欢迎。

    就像当初面对原罪之血的融合,他也无法拒绝一样。

    当初。

    在大西北。

    面对原罪之血的融合,那种感觉仿若有人在呼唤自己一样,更觉原罪之血本就属于自己,不是无法拒绝,而是面对原罪之血,当时根本没有拒绝的概念,自然而然的就融合了,没有任何不适。

    现在面对原罪之血的侵蚀,这种感觉更甚。

    说实话。

    此刻古清风修炼了这么多年,他从未有过像现在一样的感觉,被原罪之血侵蚀,仿若与久违的亲人相拥一样,非但没有任何不适,反而很激动,甚至有种圆满的感觉。

    如此之下。

    让古清风如何拒绝?又如何制止?

    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古清风始终都有一种感觉,感觉只有与原罪之血完美融合,才能找到找到属于自己的因果。

    究竟与原罪之血完美融合之后,自己到底会变得什么样子,又到底还是不是自己。

    不好意思。

    这不是古清风应该考虑的问题。

    至少,暂时不是。

    “阿弥陀佛……”

    老和尚的声音传来。

    古清风心念一动,进入寂灭骨玉。

    飘渺的世界,有一座飘渺的山,飘渺的山上有一座飘渺的庙,飘渺的庙里居住着一位古清风从未见过的老和尚。

    只不过,这飘渺的世界之内像似也正在发生着神秘古怪的变化。

    “哟,没想到这寂灭骨玉也受到影响了啊……”

    “古居士早已与寂灭骨玉融合,如今原罪之血觉醒,古清风自身诸般一切皆会受到影响,寂灭骨玉自然也不例外。”

    “那你呢?”

    “老衲亦如此。”

    “那你还不赶紧离开?”古清风笑道:“怎么着,你也想被原罪之血侵蚀啊?”

    “老衲早已将自己融入这寂灭骨玉,离不开,也不想离开。”

    “离不开,也不想离开……”

    “你将自己融入了寂灭骨玉,离不开,我能理解,不过,不想离开,又是为何?”

    “老衲面对寂灭骨玉,离不开也不想离开,而古居士面对原罪之血,亦是拒绝不了,更不想拒绝,对否?”

    “没错。”

    “敢问古居士又为何不想拒绝?”

    “说不清,道不明,如果非要说的话,应该是一种感觉吧,嗯……是一种感觉,是这种感觉让我不想拒绝,也不是不想拒绝……而是……”古清风试着去描述那种感觉,可惜,那种感觉根本无法用任何语言来描述出来。

    “古居士如此,老衲亦一样。”顿了顿,老和尚又道:“这是古居士通往因果唯一之路,同时也是老衲自己的因果,以前老衲不知道,直至现在,老衲终于意识到,当老衲将自己融入这寂灭骨玉,当寂灭骨玉选择了古居士之后,一切都已注定了。”

    “哈哈哈!”古清风大笑道:“老和尚啊老和尚,你现在才明白咱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啊!”

    “不,老衲与古清风并不是一根绳的蚂蚱,如果非要这么说的话,老衲充其量不过是那根绳上的蚂蚁,古居士往哪去,那根绳便往哪去,老衲也不例外,纵然老衲心有不甘,却也无力阻止,自从上了这条绳,老衲再也下不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