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9章 抉择!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望着这无边的黑暗。

    望着这无尽的静寂。

    望着这无上的杀域。

    望着这无敌的男子。

    也望这无奈的大道。

    白眉圣僧忍不住唉声叹息。

    这一叹,叹的是古清风那无坚不摧,无催不坚的绝对之体,也叹的是古清风那无边无际,无穷无尽的杀戮之道,更叹的是古清风那无所畏惧,无法无天的精神意志,与那神秘诡异,纵横天地间的可怕实力。

    白眉圣僧知道,如果古清风还是赤霄君王的时候,其存在,虽神秘诡异,但深浅可测,那么当古清风问鼎九幽大帝的时候,其存在,依旧神秘诡异,但深浅已是难测,而当他既不再是赤霄君王,也不再是九幽大帝的时候,其存在,更加神秘更加诡异,深浅已然无法测量。

    面对一个神秘诡异,高深莫测,实力未知之人,谁敢保证能够将其抹杀?

    谁也不能。

    仙道不到,佛道不能,天道不能,三千大道都不能,就连天地恐怕也不能。

    白眉圣僧不禁想问,此次仙道佛道以及天道,甚至包括自己,以一位小姑娘的生命要挟古清风交出诸生浮屠万象朝拜,到底是对,还是错。

    为了天下苍生,白眉圣僧甘愿牺牲一切,他也一直坚信自己这样做是对的。

    但是现在,他对自己的信仰,却产生了怀疑。

    古清风是乃无道原罪之人,又为今古变数,他的存在充满了未知。

    正因为充满了未知,所以,白眉圣僧认为,人道的命运不能交给一个未知之人的手里。

    他以为用小瑾儿的生命要挟,便能让古清风交出诸生浮屠万象朝拜。

    即便无法要挟,大道也会联手将其抹杀。

    就算无法抹杀,也能抢到诸生浮屠万象朝拜。

    纵然无法抢到,也能将小瑾儿镇压起来,用此来束缚古清风。

    然。

    此时此刻,白眉圣僧终于意识到这一切只是自己以为而已。

    抹杀他?

    如何抹杀?

    仙道佛道天道外加世界四道审判联手审判,非但没有将其抹杀,甚至连撼动都未曾撼动他分毫。

    又如何抹杀?

    抢夺诸生浮屠万象朝拜?

    他若不肯交,大道拿什么抢?

    就连用来威胁古清风的小瑾儿都失去了,又用什么来束缚古清风?

    “唉!”

    想到这里,白眉圣僧又忍不住唉声叹息。

    时至今日,他也只能在此叹息。

    除此之外,他什么也做不了。

    不是不想做,而是真的做不了,因为就在大道降下审判那一刻,大行癫僧就用金刚乾坤圈将他困住了,这金刚乾坤圈是禅宗老祖炼制的佛家至宝,白眉圣僧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法挣脱开来。

    旁边,大行癫僧像似看出了白眉的心事,道:“现在知道后悔了?”

    望着自责懊悔的白眉,大行癫僧摇摇头,也叹息道:“就算后悔也迟了,师兄啊,我早告诉过你,不要参合这件事,你偏不听,我也早就跟你说过,古小子本性并不坏,他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只是潇洒自在的活着,根本不想与大道为敌,更不想去祸害这天地,可你们呢……非要说人家古小子是什么未知,生怕人家是一个威胁。”

    “那小子一身造化,要多可怕有多可怕,而且每一个造化都堪称禁忌中的禁忌,人家若是想威胁,早就威胁你们了,还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这般忍让?”

    “现在好了吧,大道这一审判彻底将他逼上了绝路,如果说古小子以前还有一丝一毫选择的话,那么当大道降下审判之后,仅存的一丝选择,也随之烟消云散了。”

    “同样,如果说古小子以前只是一个神秘诡异,未知的变数,那么从今天开始,他不再神秘,不再诡异,不再未知,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威胁。”

    “不是人家自愿的,而是被你们逼的,被你们硬生生逼成了一个威胁啊!”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严重的错误,白眉圣僧急迫的说道:“师弟,你且打开金刚乾坤圈放我出去,我想出面劝大道停手。”

    “停手?”大行癫僧毫不客气的甩了一个白眼,道:“师兄,你就老老实实待在这里吧。”

    “我已经意识到错误,想尽我所能弥补。”

    “弥补不了的。”大行癫僧瞧了瞧苍穹之外的大道,说道:“我琢磨着这个时候,大道应该也挺后悔,后悔不该把古小子闭上绝路,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大道应该都在犹豫,犹豫要不要赌一把,赌吧,他们谁也没有把握抹杀古小子,杀不了,那就等着古小子的复仇吧,可若是不赌吧,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古小子愈发强大,现在若是抹杀不了古小子,那以后就更抹杀不了。”

    “现在的大道可谓是进退两难啊,进也不是,退一不是,而且不管是进还是退,都必然会遭到古小子的复仇。”

    “所以,我更应该出面去劝说。”

    面对白眉圣僧的请求,大行癫僧摇头拒绝,道:“事已至此,宛如放出去的箭矢,大道也没有退路了,你劝说,他们也不会听的。”

    顿了顿,大行癫僧又道:“更何况,师兄,有一个问题,你始终都没有弄清楚,现在问题的关键不是大道想不想停手,而是古小子想不想停手,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这次就算大道肯认怂,那也得问问古小子愿意不愿意给他们认怂的机会。”

    “大道是不想与古小子开战的,从一开始就不想,不!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尤其是这个时候,他们一直都在明争暗斗,谁也不想去承受惹怒古小子的后果。”

    “师兄,你知道我如何看出来大道不敢与古小子开战吗?告诉你,当古小子亲手杀死小姑娘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大道不敢与古小子动手,那个时候,他们甚至已经放弃了,他们知道失去了小姑娘,就再也奈何不了古小子。”

    “可最后大道还是动手了,不是他们想动手,而是他们被古小子逼的不得不动手,对,没错,就是被古小子逼的,古小子先斩今古天命,再斩今古真命,目的是什么?目的就是想逼大道开战,所以,我才说,现在就算大道肯认怂,古清风也不会给他们认怂的机会!”

    听大行癫僧如此一说,白眉圣僧内心很是疑惑,问道:“师弟,你说……你说是古居士逼着大道开战?为什么?你不是说古居士不想与大道为敌吗?他现在又为什么逼大道开战?”

    “为什么?”大行癫僧转过身,望着白眉圣僧,很认真也很严肃的说道:“师兄,从一开始我就告诉过你,不要去惹古小子,而你们非要去惹他,我也告诉过你,古小子是一个孤儿,无父无母,自幼孤苦,这一路走来,不知经历过何等苦难,所以,他比任何人都在乎情义二字。”

    “尽管我不清楚他到底与那小姑娘是什么关系,但我可以看的出来,他极其在乎那小姑娘,如此之下,你们竟然还用小姑娘的生命去要挟他?这对于古小子来说是逆鳞,懂吗?”

    “你们敢用小姑娘的生命去要挟他,那么古小子今天就用实际行动告诉你们,什么叫做代价!”

    “以我对古小子的了解,这件事没有完,也完不了,他一定会让你们彻底明白代价两个字的真谛。”

    “接下来,他究竟会做出何等疯狂的事情,恐怕没有人知道,不要去试图劝说,更不要去试图制止,因为现在的古小子,没有人能劝说得住,也没有人能制止得了,当你们下凡用小姑娘的生命去威胁他的时候,这一切就已经注定了,当他的无上杀域笼罩世界的时候,他的内心就已经做出了抉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