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9章 烦恼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凉亭下。

    千山望着苦恼的苏婳,不禁唉声叹口气。

    她很清楚,小姐怕是喜欢上了古清风,可能不止是喜欢,而是爱上了古清风。

    其他人或许不知道。

    而跟随苏婳多年的千山很清楚,在不知道古清风就是赤霄君王之前,苏婳虽然也是满世界寻找赤霄君王,只不过那时的寻找,只是单纯的为了因果。

    自从知道了古清风就是赤霄君王之后,苏婳再次寻找赤霄君王之后,再也不是单纯的为了因果。

    尽管苏婳从未说过她自己思念古清风。

    但千山看的出来,苏婳对古清风的思念,早已溢于言表。

    若非如此,苏婳明明知道只要古清风想躲起来,其他人根本不可能找到他,是的,苏婳知道,而且知道的比任何人都清楚,可即便如此,十多年来,她还是满世界的寻找,这不是思念是什么?

    找不到古清风,苏婳就待在洞府里面,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时常一个人发呆,有是一呆就是十天半个月。

    为此。

    千山一直都很担忧。

    因为她知道苏婳的存在是乃应劫的真命之人,背负着使命,也背负着重任,更背负着今古时代的兴衰。

    而古清风呢,一个天地不容的原罪之人,更是一个威胁到今古天地的原罪之人。

    一个应劫的真命之人,与一个威胁天地的原罪之人。

    两者可谓水火不容,可偏偏就是这么两个水火不容的人却被因果命运系在了一起,而这本身就已经非常可怕。

    若是应劫的真命之人,再爱上这个威胁天地的原罪之人,究竟会发生何等可怕的后果,千山实在想象不出来。

    “小姐。”

    千山思来想去,终究是还是走过去,开口问道:“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姓古的……”

    话音未落,苏婳当即摇头否定,道:“没有,不可能,你不要瞎想!”

    “可是……”

    “可是什么?”

    苏婳一下子站起身,瞪了千山一眼,不客气的说道:“没有可是!我告诉过你,我早已心有所属,天地上下我苏婳只为幽帝动过心,我也只喜欢幽帝一个人,除了幽帝之外,其他男人,我根本不会心动的,至于古清风那个混蛋,哼!你觉得我会喜欢上一个臭流氓吗?我找那个混蛋,只想让他帮我解开自己的因果之梦,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原因!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好吧……”

    千山本想还说些什么,只是看苏婳有点接近疯狂的样子,想了想还是算了。

    回到凉亭,苏婳拿出一坛自己亲手酿制的心酒,连饮三杯,似若还不够,又饮了三杯。

    不知什么时候,苏婳渐渐喜欢上了喝酒,每每烦躁的时候,都忍不住喝上几杯,以前没发现,自从饮酒之后,发现酒这玩意儿还真是一个好东西,尤其是喝醉以后,什么乱七八糟的烦恼统统都没有了。

    瞧着苏婳一杯接着一杯不停的喝酒。

    千山张张嘴,欲言又止。

    心酒是女宗叶天岚教她酿制的,而且还是古清风消失之后没多久教她的。

    千山还记得,叶天岚当时说,苏婳以后可能用得上这种心酒,所以,便教给她了。

    当时千山还有些无法理解这句话的含义。

    现在,她多多少少倒是有些明白女宗娘娘叶天岚为何会说苏婳会用得上这种心酒。

    在千山想来,或许当年的女宗娘娘便已经看出苏婳已经喜欢上了古清风,古清风消失之后,苏婳定然会因思念之苦,而备受煎熬,故此,才教她酿制心酒。

    “呵。”

    正喝着酒,苏婳突然莫名其妙的笑了笑,望着手中晶莹剔透的酒杯,内心呢喃道:想来,当年叶天岚也如我这般烦恼,所以,才酿制出这般不醉人却醉心的酒,她一定也纠结过,更经历过,如此说来……当年她对古清风恐怕也是动了情的……

    呵呵!

    苏婳笑了笑,而后摇摇头,没有继续想下去,直接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片刻之后。

    开口问道:“千山,最近,外面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吗?”

    或许是没有想到苏婳会突然问出这么一个奇怪的问题,千山楞了一下,才回应道:“并没有听说发生什么事情。”

    “那位姓石的家伙,还在疯狂追求夜夜吗?”

    “应该没有了吧?”千山说道:“自从夜夜与古清风的往事传遍天下之后,石天几乎一直都在寻找古清风,而且还对天起誓,说一定会当着夜夜的面亲手杀了古清风。”

    “呵呵,古清风是什么人,他若想躲起来,天地之间恐怕没有人能够找到他。”

    闻言,千山深深的望了一眼苏婳,此时此刻,她很想说一句,你既然知道,为何这十多年来还苦苦寻找?即便如此,还死不承认,说不可能喜欢上古清风,真是够了。

    “夜夜呢?最近有没有她的消息。”

    “听说最近夜夜一直在南海那边,净化南海的海域。”

    “南海啊……噢,明白了。”

    “小姐,你有没有觉得……夜夜似乎和以前变得不一样了?在我的印象中,以前的夜夜是一个开朗活泼的女孩子,自从她出世之后,好像变了很多,沉默寡言,很少说话,上次见她的时候,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很是让人心疼。”

    “夜夜不是变了,而是长大了……”

    “长大了?”

    显然,千山无法理解苏婳口中所谓长大的含义。

    “夜夜的存在比较特殊,尤其是与自然之道的关系,可能比我想象中还要复杂的多的多,我真的有点担心她。”

    “小姐,你担心夜夜什么?”突然想起欧阳夜以前疯魔的事情,千山说道:“是不是担心云霓裳?对了,小姐,我一直想问,夜夜与云霓裳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云霓裳是云霓裳,夜夜是夜夜,云霓裳既是夜夜,夜夜也是云霓裳,他们不分彼此,如果非要说她们二人之间有什么关系,我想云霓裳是因,夜夜是果吧,前世的云霓裳,今世的欧阳夜。”

    “所以,我并不担心云霓裳,因为夜夜这次觉醒之后,天地之间就再也没有云霓裳这个名字了,有的只是欧阳夜。”

    “小姐,你如果不是担心云霓裳的话,那又担心的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