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7章 生平第一次毛骨悚然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至于原罪之血为何会发生异变,又为何自己会在大西北孕化出原罪之人。

    残阳无幽自己也不知道。

    只是告诉古清风,或许是命运选择了他,也或许是因果选择了她,更或许是原罪之血选择了他,一切的一切都是未知的,残阳无幽还说,想要解答这个问题的答案,天地之间,除了古清风自己,再也没有其他人。

    更加令古清风无奈的是。

    残阳无幽说她留下一抹残识等着自己,只想让自己帮她一个忙。

    帮她结束这一切。

    如何结束这一切,残阳无幽不知道,古清风更加不知道。

    倒是残阳无幽最后说的那一句话,让古清风一直记忆犹新。

    她说。

    因为自己已然融合了原罪之血,不管是命运选择了自己,还是因果选择了自己,还是原罪之血选择了自己……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已经融合了原罪之血。

    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古清风直至现在也没有想明白。

    他既不相信君璇玑的话。

    也没有选择相信残阳无幽的话。

    本来古清风琢磨着以后找君璇玑对峙一下,只是苏醒之后一直忙着烟罗国的事儿,倒也没有碰上君璇玑,今儿个既然碰上了,古清风想着正好趁此机会弄明白这件事。

    “你当时告诉我,是残阳无幽利用原罪之血将我孕化出来,可是她好像并不是这么说的。”

    “我知道……”

    君璇玑凝视着古清风,幽幽道:“她一定告诉你……是原罪之血发生异变,将你孕化出来的……”

    “事实呢?”

    “她说的不错。”

    听君璇玑这么一说,古清风心里头更加纳闷了,继续问道:“那你为何说她利用原罪之血将我孕化出来。”

    “我警告……警告过她……她手中的那一滴原罪之血非比寻常,可能会发生异变,可是她不听,她以为……只要将那一滴原罪之血封印……让其枯竭……就能结束……这一切……”

    “呵呵……这只是她以为而已。”

    “结果呢……她手中的那一滴原罪之血真的……真的发生了异变,不知……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影响了大西北的命脉……从而……导致很多很多像你一样的原罪之血应运而生……”

    “残阳无幽……怕了……也意识到……错了……可是已经迟了……她试图杀光所有因原罪之血应运而生的原罪之人,可惜……可惜的是……她杀了太多原罪之血,杀的她完全迷失了……”

    “因为每杀一个原罪之人,她的因果……就会越乱……她陷进去了……出不来了……迷失了……彻底的迷失了……”

    “她只能将自己封印起来……在苦海中苦苦挣扎……”

    “她若当年听我的劝说,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君璇玑说话的时候断断续续,那样子仿若每说一个字都很吃力一样,复杂的眼神望着古清风,道:“你的存在,便是残阳无幽一手造成的,难倒……我说错了吗?”

    “真是如此?”

    古清风有些怀疑。

    “我从未欺骗过你……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古清风莫名其妙的笑了。

    笑的很无奈。

    不过,他倒也没有说什么。

    瞧着凄美而又神志不清的君璇玑,古清风也实在不忍再与她争辩什么。

    沉默片刻。

    又开口说道:“你说残阳无幽手中那一滴原罪之血发生异变……不知用什么办法影响了大西北的命脉,从而有很多原罪之人应运而生,原罪之血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君璇玑微微摇首,道:“我不知道,我想残阳无幽也不知,天地之间,如果有谁能解答这个问题的答案,那个人便是你,也只有你……”

    当时古清风询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残阳无幽也是这么说的。

    “为什么?”

    古清风又问了一句。

    “因为你融合了那一滴原罪之血,我不知道是命运选择了你,还是因果选择了你,还是那一滴原罪之血选择了你,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已经融合了那一滴原罪之血。”

    古清风讶然,因为当时残阳无幽也是这么回答他的。

    他沉思片刻,再次开口:“据我所知,原罪之血并不止这么一滴吧,原罪之人也绝对不少,融合了原罪之血的原罪之人恐怕也不再少数,为什么偏偏是我,刚才那个浑身白布的家伙应该也融合了原罪之血,你不也一样融合了原罪之血吗?”

    “不……不一样的。”

    “为什么不一样。”

    “刚才那个人融合的原罪之血是怎样,我不知道,我只知我融合的原罪之血是死的……而你……融合的原罪之血却是活的。”

    君璇玑说这番话的时候,神情变得极其严肃认真,道:“死了的原罪之血或许有很多,但活着的具原罪之血很少……很少……很少……”

    或许是君璇玑的神情太严肃了,加上她那张凄美的容颜,以及一双彷徨的血眸凝视着自己,外加这方混沌无穷变化的梦魇世界,莫名的,古清风突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内心深处也禁不住打了一个突突。

    “什么死的活的?这原罪之血还分死的活的?”古清风感觉有些不自在,问道:“什么是死的,什么又是活的?”

    “死了的原罪之血,虽然依旧是原罪之血,但也仅仅是原罪之血而已,而活着的原罪之血,就不仅仅是原罪之血那么简单……”

    “怎么个不简单法?”

    “活着的原罪之血同时也是那个人的血。”

    “那个人?哪个人?”古清风猛然一想,问道:“你是说无道尊上?这不对吧?不管原罪之血是活的还是死的,不是说都是那位无道大爷的血吗?这有区别吗?”

    “我说过,死了的原罪之血只是原罪之血,而活着的原罪之血,不仅是原罪之血,还是那个人的血。”

    古清风低头念叨着这句话,越念叨,头皮越发麻,越念叨,毛骨悚然的感觉就越强烈,他发誓,自己活了五百年,还是头一次有这种打心底里发怵的感觉,那感觉着实瘆的慌。

    “你的意思是说……死了的原罪之血,只是纯粹的原罪之血,和那位无道尊上也就没有什么关系了,而活着的原罪之血,不仅是原罪之血,可能这里面还蕴含着那也无道大爷的精神意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