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9章 高贵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花园里。

    方才正在修剪花草的秦央看起来就宛如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年轻花匠。

    而此刻,他端坐在凉亭里沏茶轻品的时候,虽然依旧穿着那件朴质无华的青色衣衫,但却给人一种很高贵亦很优雅的感觉,那种高贵仿若与生俱来,而那种优雅更是自然流露,恍若一位世外雅士一般。

    “方才听你们提起赤霄君王古清风……”

    大掌储秦央端着一杯刚刚沏好的雾茶,放至嘴边,轻轻吹了吹,轻饮一口,微微皱了皱眉头,仿若对自己沏的茶并不是太满意,而后一挥手又将杯中茶倒掉,重新沏了一杯。

    水镜之外,云海之中,叶天岚问道:“他怎么了?”

    “没怎么……”

    大掌储秦央微微摇首,过了片刻,又道:“诸生浮屠,万象朝拜……”

    秦央低声念叨着这八个字,而水镜之外的姥姥心头一惊,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与叶天岚的谈话,竟然被秦央听的清清楚楚,而自己却毫无察觉,她知道大掌储神秘诡异,恐怕还是神通广大,却不曾想到竟如此可怕,连叶天岚的云海梦境都能悄然无息的探查到,当真是深不可测。

    不过。

    叶天岚本人反而并没有觉得意外,虽不知秦央是如何做到的,但秦央有这等本事,完全在她的意料之中。

    “女宗娘娘为何觉得我会对他的诸生浮屠感兴趣?而且还信誓旦旦的说我一定不会错过?”

    “哦?”

    叶天岚问道:“难倒你对他的诸生浮屠没有兴趣?”

    “不。”

    秦央并未否认,直言道:“对于赤霄君王古清风的诸生浮屠万象朝拜,我承认自己很感兴趣,正如你所说的那般,如此造化,堪比人道的真命天子,他若想问鼎人王之位,无人能与其争锋,我也相信是这样,不过……”

    话锋一转,秦央淡淡微笑,道:“我也只是感兴趣而已,感兴趣并不代表一定要据为己有,哪怕此等造化,天地无双,哪怕值得付出一切,乃至生命灵魂,或许有人不想错过,会豪赌一把,唔……这样的人应该有不少,据我所知,这方世界就有十多位之多,而且他们的造化实力,比起我来,只高不低,至少,面对他们,我没有必赢的把握。”

    “有这么多?”

    叶天岚吃惊不小,在他想来,这方世界造化实力能与大掌储旗鼓相当的人,恐怕也就是赤字头的紫霄王,与仙朝的三皇子,或许还有几个藏的比较深的,但要说十多个之多,叶天岚一时间还真想不出来会是什么人。

    “我说的这十多人只是与我这般只是今古的应运应劫之人,若是再加上那些古老复苏的前辈,这恐怕就数不清了……”

    很快,他又沏好一杯茶,放到嘴边轻饮一口,这次似乎还不是太满意,又将杯中茶倒掉,说道:“他们应该都对赤霄君王古清风的诸生浮屠很感兴趣,而且也应该都会赌一把。”

    “你呢,难倒你不想?”

    “我不想。”

    秦央不假思索的摇摇头,道:“我不喜欢赌博,从来都不喜欢,生平也未曾赌过,哪怕一次也没有,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我都不会赌。”

    “的确,如果有绝对把握赢的话,就不叫赌博了。”

    “哈!绝对把握?”

    秦央失笑,道:“女宗娘娘,你太看得起秦某了,连三千大道,连上苍老天爷都对古清风忌惮三分,我秦央纵然再狂妄,也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过度的谦虚就不是谦虚了。”

    “秦某并非是在谦虚,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罢了。”

    叶天岚看不出来秦央到底是在谦虚还是怎么,不过更加让她疑惑的是,她有点不明白秦央今日为何会对自己说这些话。

    “谦虚也好,事实也罢,你抢与不抢,赌与不赌都与我无关。”

    “既然与你无关,那就请女宗娘娘以后莫要妄加议论,尤其是这种挑起纷争的事情,更不要随意评论,我可不想凑这个热闹。”

    “是嘛……”

    水镜之外,叶天岚凝视着秦央,片刻之后,才回应道:“好,我记下了,以后定然不会再妄加议论。”

    “谢谢。”

    “不客气,可还有事?”

    “倒是有一件事希望女宗娘娘能够出面帮秦某一个忙。”

    “何事?”

    “还望女宗娘娘若是遇见他,请将秦某的意思转达给他。”

    这一下叶天岚更加感到奇怪了,她也实在看不出来秦央这是玩的什么把戏,思忖一会儿,问道:“你为何不直接告诉他。”

    “我觉得如果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跟他见面的好。”

    “哦?”

    叶天岚内心更加好奇,问道:“这又是为何?”

    “原因很简单,我不想与一个天地不容的原罪之人有任何交际,也不想与这样的存在产生任何因果。”

    “你也怕?”

    “试问谁不怕?”

    “哈!”叶天岚笑道:“只是见一面而已,又不会产生因果。”

    “人与人之间的因果,往往就是从一次简单的见面开始的,爱恨情仇是,恩怨纷争亦不例外。”

    叶天岚呢喃着秦央的这句话,觉得他是说给自己听的,不由陷入沉思之中,这时,秦央的话再次传来:“天地之间,自古以来,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因果,从来没有……”

    话音落下,水镜也随之消散。

    云海之内。

    凉亭里。

    叶天岚静静的站着,耳中秦央的话不断盘旋,令她百感交集,恍若有所悟,又如黑暗之中出现一抹光明一般,只是这光明看得见,却摸不着,让她很是着急与无奈。

    “天岚!天岚!”

    牢牢看她神情不对,立即呼喊:“你怎么了?”

    “我……”

    叶天岚回过神来,摇摇头,示意自己的无奈。

    “这大掌储当真是高深莫测。”

    方才隔着水镜,姥姥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大掌储身上那种气势,倒不是强悍凌厉的气势压得她不敢言语,而是那种高贵的气势,让她心生敬畏,畏惧的不敢说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