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8章 孤独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你还是老样子,一点也没有变,又似乎变了许多,至少和以前感觉不同。”

    一曲终了。

    叶天岚缓缓站起身,云海孤峰,狂风呼啸,一袭红纱薄衣在风中飞扬,三千黑发亦在乱舞,加上那张美艳的脸庞,端是风情万种。

    “没变的是本性,变的是心境。”

    叶天岚走向孤峰之上的一座凉亭,轻声而道:“当年的你,年少轻狂,放荡不羁,追求的是快意恩仇,如今的你,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追求的是随心所欲,当年的你为求生存,逆行而上,如今的你为求因果,渐行渐远。”

    叶天岚的声音亦如她的人一样,给人一种大气端庄却又风华绝代的感觉。

    她走至凉亭,端起一只鲜红色精美的酒壶,倒了两杯酒,这才抬起头,看了一眼古清风,轻声淡语的说道:“不坐下来喝两杯吗?”

    古清风倒也没有客气,走过去坐了下来。

    当年他看不透叶天岚,今时今日依旧看不透,而且比之当年更加茫然。

    “我们差不多有将近三四百年没有见面了吧?”叶天岚举杯示意,古清风点点头,两人碰杯,一饮而尽,酒很特殊,没有任何味道,如清水一般,只是入喉之后,古清风却是有种朦胧的感觉,如醉了一样。

    “这是什么酒?”

    古清风的这具肉身以九幽祖火淬炼过无数次,前后涅槃重生更是不知多少回,其肉身的存在就恍若一方独特的天地一般,鲜有什么美酒能够让他喝醉,纵然是当年偷喝那些九幽老魔珍藏的烈酒,他也从未一杯酒有些朦胧。

    “心酒。”

    叶天岚淡淡微笑。

    “心酒?”古清风没有听说过。

    “心酒。”

    叶天岚很肯定的重复了一遍,继续说道:“心酒醉心不醉人,心若想醉,一杯足以,心若不想醉,心酒便如清水一般。”

    叶天岚又给古清风倒了一杯,笑道:“你看来很想醉。”

    古清风的确很想醉,随着肉身愈发复杂,愈发变态,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喝醉过了,至于上次喝醉是什么时候也早就忘记了,若是寻常之时,碰上这种心酒,古清风定然会大口喝个痛快,只是在叶天岚面前,古清风觉得还是小心点为好,如果说第一次在一个女人身上上当只是大意的话,那么第二次就是是傻子了。

    “你的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了?”

    或许是看穿了古清风的心思,叶天岚嘴角划过一抹无奈的笑意,道:“还是说……直至现在你依旧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在我的印象中古天狼可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

    “也只是在你的印象中而已,我一直都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

    “所以呢。”

    “没有所以。”古清风对叶天岚没有什么好感,说起话来自然也不会客气,问道:“你引我入梦有什么事情吗?”

    “我们也算老朋友了吧,这么久不见,难倒不应该叙叙旧吗?”

    “好啊,那咱们就叙叙旧吧。”

    古清风虽然内心告诫自己小心为上,不过心酒倒是一杯接着一杯,从未停止过。

    叶天岚就那么坐在对面,微微歪着头,笑吟吟的望着古清风,过来许久片刻,才说道:“看来这些年你真是经历了不少事情啊,本性虽未变,但年少时那一抹敢与苍天争锋的孤傲却是减少了许多许多,磨练出的霸道似乎也都收敛了起来。”

    古清风又饮了一杯心酒,道:“你什么时候也学会看相了?”

    “相由心生,难倒你忘了吗?”

    “是吗?那你还看出什么了?”

    “孤独。”

    叶天岚凝视着古清风那双幽暗静寂的眼眸,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又道:“当年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能感受到你的孤独,时至今日再次见到你,已经无需再感受了,或许你自己还没有意识到,你内心的孤独早已病入膏肓。”

    “孤独?”古清风笑道:“我怎么感受不到?”

    “你只是不想承认罢了。”

    古清风耸耸肩,道:“孤独就孤独吧,又少不了几两肉。”顿了顿,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道:“更何况,天下谁人不孤独?”

    “哈!”叶天岚哑然失笑,道:“天下谁人不孤独,说的真好……”说着,又想起了什么,问道:“你觉得我孤独吗?”

    古清风想也没有想,直接回了三个字,不知道。

    “好吧,那你觉得我有什么变化吗?”

    古清风再次摇摇头,依旧回了三个字,同样是不知道。

    “呵呵。”

    叶天岚微微摇首,无奈笑道:“你倒是一问三不知啊,难道……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讨厌的连跟我叙叙旧,你都那么漫不经心?”

    幽幽一叹,唉声道:“怪不得大家都说你是负心人,真是一点也没有冤枉你,枉我当年爱你,爱的那么深……”

    话未说完,正在饮酒的古清风,差点一口老酒没喷出来。

    “我说大妹子,叙叙旧不是不可以,不过,咱能不能正经一点?别玩这些虚头巴脑的手段,行吗?”

    叶天岚望着古清风,很严肃也很认真更很诚恳的说道:“难倒我的样子看起来很不正经吗?”

    这个问题古清风无法回答,所以他选择了沉默,又一杯心酒下肚。

    别说。

    这玩意儿还真不愧是心酒,越喝越朦胧,那种朦胧的感觉倒也不是意识朦胧,真的就像心朦胧一样,说不清道不明,无法言语的感觉。

    又是一阵沉默,叶天岚再次开口,问道:“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闻言,古清风心头一怔,问道:“比如呢?”

    “比如我当年为何会爱上你……”

    “停,打住!”古清风将其打断,道:“能不能说人话?”

    “好吧,那就不开玩笑,正经一些说人话。”叶天岚换了一个姿势,正襟危坐,肃然道:“你内心深处一直都很想知道当年我为何会千方百计的与你结成仙缘道侣吧?”

    这句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这的确是古清风最想知道的问题。

    “若非如此的话,恐怕你根本不会随我入梦,对吗?”

    古清风点点头,他并没有否认,如果不是想将这个问题弄明白的话,他压根就不想见到叶天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