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6章 遗憾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梅若兰以前只听人说赤霄君王当年在上清宗修炼了九年时间,从一无所有,最后修成地仙,可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事实的真相竟然如此惊世骇俗,赤霄君王竟然只用了九天九夜,便从筑基修成了地仙,这让她不敢相信是真的。

    “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件事。”

    “被上清宗的一些人故意瞒了下来。”

    “为什么要瞒下来?”

    “当年赤霄君王以地仙修为,将上清宗一众高手,包括上清宗很多仙人长老都打的鼻青脸肿,这本身就是一件极其丢人的事情,若是让天下人知道赤霄君王只是用九天时间成就的地仙,你让上清宗那些长老的脸往哪搁?”

    “这……”

    梅若兰一脸的震惊,看向无涯,问道:“师兄,这是真的吗?”

    无涯点点头。

    他知道这是事实。

    因为他并不是第一次听鬼老说起此事,第一次听鬼老说起的时候,他也不敢相信,直至调查之后,才发现原来是真的,正因为如此,他才对赤霄君王佩服至极,也正是因为佩服,所以,他才一直想与赤霄君王过过招。

    佩服归佩服。

    佩服并不代表无涯的内心就真的服气。

    而且,他也不认为自己比赤霄君王差哪去。

    就算真的差,他也必须知道自己与对方到底还差多少。

    或许是看出了无涯的决心,鬼老并没有继续再劝说,只是说道:“如果公子当真决定会一会赤霄君王的话,那么到时候一定不要暴露真正的实力。”

    “这方世界看似风平浪静,其实早已是暗涌不断,加上一个赤霄君王又卷土重来,局势更加混乱,而公子你又身具星宿天命,许多人都在暗处虎视眈眈,你若不暴露实力,谁也不知你的深浅,他们都不敢轻举妄动,若是你一旦暴露了实力,蛰伏在暗中的那些人都会不折手段的抢夺你的星宿天命,公子虽已得到星宿天命,但毕竟没有真正问鼎大道星君,随时都可能被人夺走。”

    鬼老叮嘱道:“所以,就算你要试探赤霄君王,也一定要让他明白你的诚意,切记不可有任何敌意,更不可动任何杀机,赤霄君王为人虽然孤傲霸绝,但并非蛮横无理之人,你若对他心存敬意,他也一定不会为难你,若是你对他动杀机,他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无涯淡淡说道:“鬼老似乎对古天狼下了很大的功夫。”

    “如公子所言,赤霄君王是压在这方世界的一座山,对于这样一座山,老夫不得不下一番苦功夫去潜心研究他。”

    正说着,鬼老仿若又想起了什么,神情之中有些担忧,摇摇头,道:“公子,老夫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妥。”

    “什么不妥?”

    “若是可以的话,公子还是莫要出面试探赤霄君王。”

    “怎么?鬼老对我没有信心吗?”无涯笑道:“放心,我不过只想知道自己与古天狼之间的差距,仅此而已。”

    “不,老夫不是对公子没有信心,而是……”鬼老皱着眉头,说道:“而是老夫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什么事?”

    “公子可知当年赤霄君王的仙魔无双王座是如何得来的?”

    话音落下,无涯心头咯噔一下,立即明白了鬼老所担心之事,问道:“鬼老担心他会抢夺我的星宿天命?”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当年赤霄君王连仙魔王座都敢抢,谁又敢保证他不会抢你的星宿天命呢。”

    “若说打败古天狼,我或许没有信心,但若说抢夺我的星宿天命,呵呵。”

    无涯轻饮香茶,缓缓而道:“鬼老应该知道,我已经将星宿天命融入自身,其他人若想抢夺,呵呵……我想也没那么容易。”

    “公子可否知道当年赤霄君王的仙魔王座是从什么人手里抢来的?”

    “这个只听说,是从两位被封印已久的老仙魔手里抢来的,至于那两位老仙魔是什么人,倒是无人知晓。”

    “正因为不知道,所以才更加可怕。”

    “怎么说?”

    “那两位老仙魔或许只是守护着仙魔两大王座天命,可如若不是守护,而是他们本身就是远古时代的仙王与魔王呢。”

    无涯蹙着眉头,怀疑道:“这应该不太可能吧?”

    “发生在赤霄君王身上的事情,从来就没有不可能,如果赤霄君王的仙魔王座,当真是从远古时代的仙王魔王身上强行夺回来的,莫说你只是将星宿天命融入了自身,纵身真的成就大道星君,怕也……”

    本来无涯只是想试探试探赤霄君王的深浅。

    他也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听鬼老说了这么多,他的内心渐渐的也禁不住担忧起来。

    “鬼老,那赤霄君王真的这么可怕吗?若兰从来没有见过你如此担心过。”

    梅若兰这些年来一直跟在无涯的旁边,自然也知道鬼老是什么人,印象中鬼老仿若无所不知,一直都是高深莫测,令她很是钦佩,今日怎么提到赤霄君王,鬼老非但连连劝说,而且满脸的担忧。

    “鬼老,前些年不管是应对我们上清宗的大掌储还是仙朝三皇子,你都游刃有余,怎么现在应对赤霄君王,却这般担忧,难倒赤霄君王比大掌储,比仙朝三皇子还要可怕吗?”

    “三皇子是三皇子,大掌储是大掌储,赤霄君王是赤霄君王,他们三人不可相提并论,三皇子与大掌储固然可怕,不过,我们至少知道他的可怕之处,可是赤霄君王呢,除了一些往事之外,我们对他一无所知,我们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可怕,这才是真正可怕的地方。”

    鬼老正色道:“人不可怕,仙魔都不可怕,神……也不可怕,天地之间真正可怕的是未知。”

    鬼老的话像似说给梅若兰听的,也像似说给无涯听的。

    只不过梅若兰凝眉沉思,像似不懂。

    而无涯闭目沉思,仿若听懂了。

    趁此之际,鬼老继续劝说道:“而且,公子,既然你想试探赤霄君王的深浅,想必其他人也都有这个想法,比如三皇子与大掌储,他们自己或许不会出面,但一定会安排其他人找机会试探赤霄君王的深浅,如此之下,你又何必亲自动手呢。”

    听闻此话,无涯微微摇首,嘴角划过一抹笑意,像似一抹无奈的苦笑,他没有说话,低头饮茶。

    道理他不是不懂,反之,他比任何人都懂。

    他只是不想错过这个机会,也不想留下这么一个遗憾。

    他是真的很想借此机会与上古时代那个叱咤风云的一代霸主过过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