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9章 郁闷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神州大地。

    一辆双头狮虎大辇正在山林中飞快的疾驰。

    不管树林多么茂密,也不管山川多么陡峭,这双头狮虎大辇皆是如履平地一般,就连拉着的那辆大辇也仿若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平稳的就像海面上漂浮的一艘小船一样。

    赶车的是一位侏儒。

    这侏儒身形矮胖,却是穿着整洁又谨慎的黑色衣袍,头发梳的整整齐齐,鼻下一撮一字胡尤为显眼。

    不是别人,正是费奎。

    大辇之内,古清风悠闲自在的仰躺在里头,一边闭目养神,一边喝着小酒儿。

    先前在洞府的时候,尽管苏婳一直提议要与古清风一同前往上清宗,为此说了很多对古清风有利的话,不过,最后还是被古清风拒绝了。

    一来。

    不合适。

    二来。

    不方便。

    三来也没必要。

    不合适是因为古清风知道苏婳的身份非比寻常,就算撇去前世的九天玄女,也撇去今世的九天使者,单单是苏婳那一身不知有多少道的大道诏书,古清风就不想与她有太多纠葛。

    古清风知道,苏婳一定是应劫之人,而且应的还是影响大道格局乃至天地格局的大劫,若非如此,诸般大道也不会抢着拉拢苏婳,除了抢占先机,押宝投注之外,更多的也是以防万一。

    虽说古清风已是一身麻烦,也不介意多几桩麻烦,但也只是不介意而已,并不代表他闲的蛋疼,主动去招惹麻烦,有些麻烦,能躲还是尽量躲开的好,尤其苏婳还是一个麻烦的中心。

    更何况,古清风此次前往上清宗是为了自己的私事儿,若是跟苏婳一同前往,恐怕会有诸多不便。

    当然。

    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

    古清风不缺胳膊又不瘸腿儿,既不需人照顾,也不需要带路,自然也没有必要让苏婳带着自己去上清宗。

    要说起来。

    他这个人的确没事儿的时候喜欢调戏个姑娘,撩个妹子什么的,但更多时候,他也真的嫌女人啰嗦破事儿又多,不是好奇心重,就是发个慈悲,要么同情心泛滥,要么圣母心太重。

    这玩意儿是女人的天性,不是随着阅历增加就能容易改变的,而且女人很多时候都会感情用事,很多事情就是坏在这上面,古清风以前就吃过这样的亏。

    正因为如此。

    所以,一直以来,他只喜欢调戏姑娘,从来不会与女人交朋友。

    就这么躺在大辇里头,喝着小酒儿,哼着小曲儿,一路上欣赏着沿途的风景,挺爽的,反正又不是什么火急火燎的事儿,他也不着急,正好趁此机会,思考一些事情。

    而这些天思考最多的就是在无道时代遗迹里面遇见的那个疯癫老头儿。

    确切的说是疯癫老头儿念叨的那句话。

    “自有智,自有惑,辨得物与我,百种阳,百种阴,化作天地和,不见善,不见恶,唯留因和果,千般圣,千般魔,任由他人说……”

    这句话古清风不知念叨了多少遍,始终都想不明白,也参悟不透。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疯癫老头儿念叨这句话的时候,自己会莫名其妙坠入一个奇怪的梦境。

    梦境之中那道声音说的什么意思?

    什么不要相信因果。

    什么又是假的。

    什么不要忘记。

    到底是谁在虚妄山等着自己。

    古清风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他试着能不能再次坠入奇怪的梦境,可惜,根本无用,无论他如何反复念叨那句话,再也无法莫名其妙的坠入梦境。

    最让他纳闷的是,他甚至不知道那道声音到底是不是对自己说的。

    这绝对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若是以前,古清风倒也不会有这方面的怀疑。

    可是自从知道自己的存在与原罪之血有关之后,古清风就不得不怀疑,尤其是他现在还融合了原罪之血,实在弄不清楚,那个奇怪的梦境到底是不是与原罪之血有关。

    这件事儿的水很深。

    深的让古清风有些头疼,既茫然,又彷徨,还有点怀疑人生。

    这一点都不夸张,活到现在,古清风活的真的开始有点怀疑人生了。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人。

    君璇玑说,残阳山有一个叫残阳无幽的娘们儿利用一滴原罪之血孕化出了很多原罪之人,目的究竟是斩断因果,还是再续因果,君璇玑说她也不知道,只知孕化出来很多原罪之人都被杀了,只有自己还有残阳山一个叫什么来着的女人活了下来。

    那么问题来了。

    残阳无幽利用原罪之血怎么孕化出这么多原罪之人的?

    自己是不是人?

    古清风不知道。

    不过。

    他也不在乎这个。

    人也好。

    魔也罢。

    就算自己是个妖怪,古清风也能接受。

    真正让他郁闷的是,他不知道,自己修行这五百年来所遇见的人所做的事情,到底是自己的性格使然,还是原罪之血的因果导致。

    这个问题很重要。

    至少,古清风认为很重要。

    若是自己的性格使然,那么一切都无所谓。

    可若是这一切都是原罪之血导致,那古清风就想骂娘了。

    他可不能接受自己折腾了五百年,生生死死无数次,到头来却是为人家背的黑锅。

    古清风一直都想弄明白这个问题,可惜,他自己想不明白,也没有人能为他解答。

    而且他还发现,这一路上,不管是云霓裳,还是风逐月,还是君璇玑,还是唐姮姀,似乎都他娘的在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她们也都不知道,与自己那段过往,到底是命运安排还是因果使然。

    蓦然。

    古清风想起一个人。

    一个老和尚。

    一个居住在寂灭骨玉里面的老和尚。

    这五百年来,每当遇到迷惑之时,他都想找老和尚聊聊,尽管老和尚从来没有为他解答过一次疑惑,但能聊聊知心话,对于古清风来说已经足够了,而且这些破事儿,除了老和尚之外,他也实在不知道该向谁说。

    仔细想想,似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老和尚了。

    心念一动,进入寂灭骨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