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4章 兹事重大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因为他怕。

    怕赤霄君王找他算当年的旧账。

    也怕出门之后被人指指点点。

    留在太极宗的那一两百年,是苍云最难忘也是最痛苦的一段岁月。

    他不是没有想过报仇。

    只是他不敢。

    也没有这个这个本事。

    更没有这个能耐。

    尤其是后来赤霄君王问鼎仙魔无双王座,既是仙王又是魔王,仙人妖魔见了都畏惧三分,当年的他修为不过法相,又拿什么去报仇。

    苍云很多次都想一死了之。

    不过都被太极宗的长老给劝住了。

    好在他也坚持了下来。

    听闻赤霄君王被仙道审判的灰飞烟灭之后,苍云知道自己总算熬出来了,那感觉当真如拨开云雾见青天,他连连在太极宗大摆宴席,恨不得告诉天下所有人,他赤霄君王再厉害又怎样,还不是被仙道深怕你的灰飞烟灭,而我苍云当年输给赤霄君王却还好好的活着。

    原以为赤霄君王被仙道审判之后,自己的好日子就会到来。

    不过事实证明,那只是他以为而已。

    赤霄君王虽被审判,余威还在,赤霄人赤字头更是遍布世界每一个大域,而赤霄君王的传奇故事更是传的天下人尽皆知,他当年因为追求烟罗女帝唐姮姀被赤霄君王打的半死之事自然也被广为流传。

    当年之事就宛如紧箍咒一样牢牢的困在他的头上,不管他如何甩都甩不掉。

    那是他人生最大的污点,也是最大的耻辱,更是他心中永远也无法抹去的阴影。

    他恨!

    恨赤霄君王毁了自己的一生。

    还好。

    随着一年又一年,赤霄君王渐渐被世界淡忘,而当年之事时至今日也很少有人再提起。

    只不过苍云也不再是当年那个被誉为烟罗第一人的苍云,今时今日的他虽说得道成了仙,但也因渡劫失败,成就的只是一个散仙而已。

    散仙者,顾名思义,顾名思义,游散之仙,虽有仙名,却没有仙实,更没有资格飞升九天,其穷一生也只能做一个散仙,换句话说,他这一辈子只能如此,再也没有飞升的可能。

    故此。

    才将一切希望寄托在弟子李俊才的身上。

    李俊才天资聪颖,悟性极高,加上又觉醒白焰宝体这等大造化,只要悉心教导,以后绝对是前途无量。

    皇家门可以母凭子贵。

    而在大宗门,师凭徒贵。

    只要李俊才将来得道成仙,那么他这个师傅在太极宗的地位也会跟着提升。

    然而。

    现在李俊才却被人打成了重伤,觉醒的白焰宝体也荡然无存,以后能不能继续修行更是一个未知之数。

    这对于苍云来说无疑是一场灭顶之灾,所有的希望尽数破灭。

    更让他无法忍受的是。

    当年他自己就被赤霄君王打的半死不活。

    现在自己的宝贝徒儿竟然又是被一个赤霄君王打的半死不活。

    唯一不同的是。

    当年他被真正的赤霄君王所打。

    而他那宝贝徒儿却被一个真假未知的赤霄君王所打。

    不过。

    这对于苍云来说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赤霄君王,被真正的赤霄君王是耻辱,而被一个假冒的君王打的半死不活更是奇耻大辱,这让他根本无法容忍,若非太极宗的一众长老将他拦下,苍云早就冲入云川游园找到那自称赤霄君王的人将其碎尸万段。

    “现在那人到底是不是君王,谁也不知道,众说纷纭,所有人都在猜测着。”

    说话的正是许牧长老,他看起来脸色还有些苍白,昨晚被古清风一声威喝震的虽未重伤,但心神至今都无法重新凝聚,元神法相也颇为混乱,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恢复。

    “听闻那自称君王之人令赤霄人的血煞龙象敬畏亲切,可是真的?”

    面对宗主苍空的询问,许牧点点头,道:“昨晚我等亲眼目睹石灵开的血煞龙象被他一声之威给震了出来,而后围在他的周身盘旋,发出阵阵欢快愉悦的龙吟象鸣,事后,我也向玉衡老前辈请教过,他们也说能过清晰的感觉到体内血煞龙象的敬畏。”

    顿了顿,又道:“依我所看,那自称君王之人,即便不是真正的君王,也必然与君王有关系,不然的话,血煞龙象不可能对其那般敬畏,加上他的实力实在是高深莫测,诡异至强,我们太极宗还是暂时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许牧!你什么意思!”

    苍云站出来厉喝道:“难倒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你知道我为了给俊才觉醒白焰宝体花费了多少心血吗?你知道俊才对我们太极宗多么重要吗?直至现在俊才还躺在床上昏迷着,你怎么说也算俊才的长辈,怎能说出如此之话。”

    “我并没有说这件事算了,只是说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什么不要轻举妄动,我看你就是害怕!”苍云站起身,怒斥道:“我堂堂太极宗如今亲传弟子被人打的半死不活,如若我们就这么算了,那我们太极宗以后还如何在烟罗立足?哼!无非是一个假冒的古天狼而已,莫说他是个假的,就算是真的,难倒我太极宗还怕他不成?”

    见苍云这般愤怒,许牧并未说什么,因为他完全可以理解苍云为何会如此愤怒。

    当然。

    也只是理解而已。

    理解并不代表苟同。

    当年苍云被真正的赤霄君王打的半死不活,他在场。

    现在苍云的弟子李俊才又被一个真假未知的赤霄君王打的半死不活,他也在场。

    说实话。

    在许牧看来,不管是当年的事情,还是昨晚的事情,过错方既不是真正的赤霄君王,也是昨晚那个真假未知的君王。

    当年苍云被打,完全是不听劝说,任意妄为,可以说咎由自取,而昨晚李俊才被打,同样是不听劝说,任意妄为,都是咎由自取。

    只是这话许牧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知道是苍云的痛楚,自然也不会当众说出来。

    苍云冷哼一声,拱手而道:“宗主,此事重大,更是关乎我们太极宗的名誉,我们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尤其是这么紧要的关头,我建议立即将此事告知内阁老祖,请诸位老祖出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