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2章 女帝洞府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古清风将整座陌蓝峰仔细探查了一遍,并未发现有什么洞府。

    但他并未放弃。

    随后。

    又探查了一遍。

    可惜依旧一无所获。

    直至第三遍探查的时候,同样也没有任何发现。

    只不过。

    古清风总感觉整座陌蓝峰有什么不对劲儿,至于哪里不对劲儿,一时间也说不上来。

    纯粹是一种感觉。

    来来回回又探查了几遍,直至第九遍探查的时候,不经意间终于发现了异样,而且还是颇为奇特的异样。

    有人对陌蓝峰动了手脚。

    确切的说,有人利用陌蓝峰令周边的自然法则发生了改变,只不过这种改变尤为高明,竟然会随着外面的大自然环境而改变。

    这种手法不可谓不高明,方才古清风一直在根据大自然法则而探查,若是此地有洞府存在,大自然法则定然有所变化,可他没想到这里的大自然法则竟是一个假象,而且这假象还会随着真正的大自然法则改变而改变,虽是假象,但却足以乱真。

    看破假象之后,古清风立即祭出神识,破开假象,深入探查,果不其然,在陌蓝峰上出现了一座洞府。

    说不激动那是假的。

    古清风想也没想,神识探查过去,洞府的结构已是尽是心中,心念一动,直接闪身消失,融入大自然,进入洞府之中。

    这方世界,这方大自然,只要古清风愿意,他可以随意进入任何洞府。

    因为他的肉身早已融入天地之中。

    天上地下,他都可以随意进出,只要他愿意,一念可上九天,一念也可下九幽,更莫说这方小小世界,与这小小自然。

    洞府之内别有洞天。

    仿若一粒尘埃般的小世界。

    那是真的很小,小的只有一座别苑。

    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当古清风闪身进入洞府的时候,人已站在洞府之内的别苑当中。

    别苑里有很多花,都是紫色鲜艳的陌蓝花。

    别苑中有几棵树,树种有秋千,只是秋千之上没有人。

    别苑里也有一座凉亭,凉亭里也没有人,甚至没有任何摆设。

    这会是唐姮姀的洞府吗?

    不知。

    古清风也不敢妄自猜测,他强忍着有些激动的内心,走入别苑,打开房门,里面是一间精致的厅室,厅室内没有桌椅,哪怕一张都没有,有的只是画,满屋子的画。

    看见这些画,古清风一颗激动的内心再也禁不住砰砰乱跳起来,因为满屋子的画,画中的情景,都是当年他与唐姮姀去过的地方。

    这一刻,古清风也终于肯定,这座洞府一定是唐姮姀开辟的洞府。

    唐姮姀还活着。

    不但还活着,她应该常来这个地方。

    因为古清风看的出来,这些画的年份各不相同,最早的一副四百多年前,确切的说,是当年他从烟罗国离开之后没过多久,唐姮姀画的这幅画,其后,每隔一段时间她都会画一幅画。

    古清风望着一副又一副的画。

    有距今百年的。

    还有距今九十年的。

    也有距今八十年的。

    还有距今五十年的。

    似乎唐姮姀每隔十年都会来这里一趟。

    距离最近的一幅画是在七年前。

    确认唐姮姀还活着,古清风一直以来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下。

    只要唐姮姀还活着,古清风就有办法将她找出来,更何况她每个十年都会回来一趟,距离最近的一幅画是七年前,换句话说还差三年唐姮姀就会回来,古清风想着,自己就算一直在这里等,等三年也能把唐姮姀给等回来。

    “活着就好,只要活着就好……”

    当年欠下的,古清风这次一定会还上,他不想再留什么遗憾,也不想再让任何人为自己牵挂伤心。

    古清风望着这满屋子一幅幅的画,这些画中似乎承载了唐姮姀这些年的心路历程。

    当年,古清风离开的时候,唐姮姀的心路是伤心欲绝。

    当年,古清风在神州大地另有新欢时,唐姮姀是愤怒怨恨。

    当年,古清风南征北战的时候,唐姮姀的心路是从想忘记,再到无法忘记。

    而后从追忆,再到思念。

    她想去追寻,却犹豫不决。

    当年,古清风被仙道审判的灰飞烟灭。

    唐姮姀悲伤过度,疯魔问情,苏醒之后,从不相信,也无法接受,而后开始追寻,开始等待,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将满屋子的画看完之后,古清风也恍若经历了四百多年一样,内心深处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然,更多的是愧疚与自责。

    他虽是修的佛家至高无上的大自在,但在感情方面,却永远也自在不起来。

    情之一字,是天地之间最大的变数,既不在因果报应之中,也不在命运轮回之中,心境更是永远都无法超脱。

    古清风在这座洞府别苑里面待了很久,离开之时,又布置了一道阵法,这样以来,只要唐姮姀回来,他就能第一时间知道。

    从洞府里面出来,外面恰是夕阳西下。

    漫山遍野的陌蓝花在夕阳下,更加显得美轮美奂,而陌蓝峰更像一位清雅的女子,清雅的就如唐姮姀那般。

    得知唐姮姀还活着,古清风心情也是大好,自从在大西北苏醒过来之后,他的心情还未像今天这般美好过。

    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

    此次陌蓝峰一行,对于古清风来说绝对称得上是喜事,原本虚弱不堪的他,精气神似乎也变得旺盛起来。

    如此,当浮一大白。

    “走,费奎,找个地儿,陪爷喝两杯。”

    “公子爷,您想去哪?”

    “既然到了游园,咱们就在这儿找个地儿吧,今儿个不醉不归,陪爷喝痛快了,爷满足你小子一个心愿。”

    闻言,费奎猛地一激动,赶紧应是:“公子爷,小的这就去给您安排。”

    夕阳又西下,日落近黄昏。

    当黄昏而散,黑暗渐渐降临。

    今晚的月色很美。

    云川游园的夜晚更是热闹非凡,三三两两的年轻人结伴而行,正如费奎先前所说的那样,有道侣的陪着道侣来玩,没道侣的也想在这地方找个道侣,这人生之事,谁能说得准,万一碰见个艳遇什么的,那岂不是快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