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7章 绝对抹杀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我以为董老虎今日会安排什么高手过来,没想到竟是一个冒牌的古天狼。”

    在此之前,潭铜或许多多少少有些忌惮古清风,毕竟对于古清风的存在,他一无所知,也不敢轻举妄动,唯恐对方拥有什么可怕的背景,以及自己无法探查的造化,只是当他得知这人自称赤霄君王古天狼之后,内心反而并不怎么忌惮了。

    在他想来,如若这人真有什么可怕的背景以及自己无法探查的造化,根本没有必要冒充古天狼,这完全是多此一举,他仿若看穿了风絮的目的,冷笑道。

    “找一个要修为没有修为,要造化没有造化的普通人,若无其事故弄玄虚的坐在这里,自称古天狼,呵!不得不说,还真是一招好手段,起初的时候,谭某还真不敢妄动,不过,你真以为随便找个人冒充古天狼,就可以震慑我潭铜吗?”

    “他并非我山河分舵的人,更不是老夫找来的吓唬你的!”

    既然事情已经败露,风絮也懒得过多解释,道:“你也应该庆幸他只是一个假的,如若他是真的君王,你早已人头落地!”

    “人头落地?哈哈哈!真是笑话!你当真以为古天狼是神不成?告诉你,他死了,早在三百年前就已经被仙道审判的灰飞烟灭,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潭铜不屑的哈哈大笑,喝道:“就算他真的侥幸活下来,哪怕此时此刻他就在我的面前,我潭铜也敢当场抹杀他!”

    “很不巧,我还真的侥幸活了下来,而且此时此刻也真的就在你面前,既然如此,那你就过来杀我吧。”

    这时,古清风的声音突然传来,他瞧着潭铜,淡淡的说道:“也让我瞧瞧这些年来你究竟长了多少本事,竟让你膨胀成这般德行。”

    “不知死活的小东西!”潭铜负手而站,怒视着古清风,喝道:“当真以为谭某不敢杀你?”

    “不是我瞧不起你。”古清风端起一杯酒,一口没一口的轻饮着,道:“你还真不敢杀我。”

    “你!”

    若是换做寻常之时,以潭铜的为人早已出手将眼前这不知死活的家伙当场抹杀。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眼前这个风轻云淡的白衣男子之时,他的心神总是不宁,尤其是被那双静寂宛如深渊一般的眼眸盯着的时候,那感觉就恍若被死神盯上一样,让他本就慌乱的心神,十分畏惧,也极其害怕。

    为什么?

    这个人明明没有任何修为也没有任何造化,也绝对是风絮为了震慑自己,故意找来冒充古天狼的人,是故弄玄虚的手段!

    为什么自己会害怕!

    害怕的连动手的胆量都没有!

    究竟为什么!

    不知道。

    但就是这种莫名其妙的害怕,令潭铜始终都不敢动手!

    “怎么着,不是说要杀我吗?为何不动手。”

    古清风的声音很低沉,也很漠然,就像在与一位陌生人在说话一样,口吻也极其平淡,道:“你就这点胆量?”

    对面。

    潭铜试图克制内心的恐惧,可惜没有用,不管如何克制都不行,反而越克制,内心的恐惧就越强烈,他深吸一口气,故作镇定,伸手一挥,喝道:“飞鬼,给我杀了他!”

    明玉分舵一位阴沉的老者站了出来,他是一位地仙,而且还是一位上古时代夺舍重生的地仙。

    夺舍重生是一种邪恶的手段。

    一旦夺舍重生,就等于踏上一条邪恶的修行之路,为了维持元神法相的生机,只能不停的祭炼夺舍而来的肉身,而祭炼的方法不但残忍,也尤为血腥,故此,夺舍重生之人,不但在上古时代是邪修,今古时代也不例外。

    很多人都害怕夺舍重生之人。

    因为这些人将肉身当作鼎炉来祭炼,肉身的力量非常强大,加上肉身本来就不是他们的,自然也无所顾忌,更加可怕的是他们的元神法相,绝对是邪恶血腥的存在。

    夺舍之人本身就不是好鸟,好人是不会夺舍的。

    事实的确如此。

    这飞鬼在上古时代就是一位邪修地仙,只不过在妖魔乱世的时候,肉身被赤霄人给灭了,为了活下来,只能夺舍重生,闭关修炼多年,今古时代投靠了赤字头,确切的说是进了明玉分舵投靠了潭铜,这些年来一直为潭铜干着一些不可告人勾当。

    实力非常强大,仗着祭炼多年的肉身,以及邪恶的元神法相,连山河分舵的赤霄人横三都奈何不了他,包括是为地仙修为的罗毅大长老也都与他交过手,最后也未能将其斩杀。

    说时迟那时快。

    潭铜的话音落下之时,飞鬼的人影已经消失。

    当飞鬼消失的时候,风絮老爷子、罗毅大长老等人都在第一时间施展神通仙艺将大殿内的其他守护起来,因为他们都知道,飞鬼此人非但实力强大,更是精通暗杀之术,连他们也都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否抵挡飞鬼的暗杀。

    不过。

    让他们感到惊疑的是,那冒充君王的白衣男子竟然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坐在椅子上。

    这不禁令潭铜等人惊异,也令风絮老爷子等人觉得古怪。

    他们都想不通,也看不出来,这个人到底是无知,还是真的无惧。

    若是无惧。

    他又凭什么?依仗的什么。

    没有人知道。

    所有人都在疑惑。

    “这种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献丑!滚出来。”

    古清风端着酒杯,低头轻饮,也不看,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令人瞠目结舌的,消失的飞鬼突然被震了出来,是真的被震了出来,就像被人打成重伤,从虚空中坠落下来一样。

    不是!

    不是重伤!

    而是被震的四分五裂,一堆的血肉残肢洒落在大殿上。

    望着这一幕,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谁也不知道这个冒充赤霄君王的家伙只是说了一句话,既没有任何威势,也不是什么音威,为什么飞鬼的肉身会莫名其妙的被震的粉碎。

    要知道飞鬼的这具肉身可是他夺舍而来祭炼多年的肉身啊!

    等等!

    飞鬼的元神法相呢。

    不知道。

    没有人看见,只知当飞鬼的血肉残肢洒落下来之时,大殿之内还弥漫着一股丝丝血雾。

    难倒说……

    众人赶紧祭出神识探查过去,这一探查不要紧,吓的全场所有人,无不惊骇失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