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6章 我家公子爷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老朽也是事后才听说了此事。”

    有人说修炼的时间越长,人就越固执,越纯粹,也越不通人情世故。

    此话并不假。

    那些修炼数千年的老家伙,大部分时间都在闭关修炼,很少在外走动,也不会与人交流,长此以往下去,会越来越厌倦世俗的一切。

    然。

    魏老则不同。

    尽管他也是修炼千年之久的老家伙,但是这千年以来,他很少闭关,大部分时间都在世俗中混迹,而且他个人对得道成仙的兴趣不是很大,反而对棋艺、音律等一些小众仙艺更感兴趣,尤其是赌博这勾当,非常痴迷,所以,这千年来一直都混迹在风月场所,绝对是一个阅历丰富的老江湖。

    寻常之时,若是他在赌坊的话,绝对不会有人大赢,也绝对不会有人输的倾家荡产。

    因为一般遇到这种情况,他都会插手。

    所谓插手,并非制止,也不是劝说,而是他会参与赌博,以高超的赌术,左右双方的输赢,尽量让赢家赢的开心,输家也不会输的太惨。

    这也是为何很多公子哥儿乃至仙朝仙爵都喜欢在玲珑山庄赌钱。

    可偏偏昨日的时候,他并不在赌场,才导致岳景鸿这么一位九星仙官输了价值上亿的玄级资产。

    “不管是事前知道,还是事后知道,只要魏管事知道了就行。”

    彭嘉端起酒杯,放在嘴边,轻轻闻了闻酒香,他说这句话的言下之意也很明确,意在质问魏老,身为玲珑山庄的大管事,事前不知道岳景鸿在这里输的精光也就罢了,事后既然已经知道,为何没有让那人归还赢来的资源。

    这让魏老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应。

    怎么说?

    难倒告知彭嘉自己劝说过,可对方非但不听劝,反而还挺横吗?

    这不重要,也不是令魏老纠结的原因所在。

    真正令他纠结的是古清风的身份。

    那可是一位当年在大西北杀害了数十位仙爵的主儿啊,一旦身份曝光,必然会引起轰动,而魏老既不想招惹仙府,也不想与那古清风扯上任何关系,所以,他选择了沉默。

    “听说那姓古之人还在山庄住着?”

    就在他沉思的时候,彭嘉深沉的话再次传来,这个问题魏老同样没有回应。

    “呵呵。”

    彭嘉笑了笑,将酒杯放下,道:“看来那姓古之人,身份似乎还不简单啊……连你魏管事都三缄其口,不过……”话锋一转,彭嘉的笑意又转为狂傲的冷笑,道:“今日我倒要看看,那姓古之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顿了顿,又道:“魏管事,今日我给红姐一个面子,也给你一个面子,不想在这里闹事,所以,希望你出面将那姓古之人给我带出来。”

    “这……”

    魏老有些犹豫。

    而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彭大爵子真是好大的威风。”

    嗯?

    是谁?

    众人张望过去,只见一位身高不足一米五,体型滚圆的矮胖子缓缓从二楼走了下来,矮胖子穿着一件量身定做的黑色衣袍,头发梳的光亮,留着一字胡,给人一种很滑稽的感觉,就像一个不伦不类的小丑一样,但见到此人,谁也不敢嘲笑他是小丑,因为他们都认识这矮胖子是乃黑佛老爷手下的人,更是近些年在烟罗国很吃得开的费奎,费大老板。

    见到费奎,彭嘉微微有些吃惊,道:“呵,没想到费大老板也在这里享乐。”

    “当然,人人都知道我费奎喜欢这一口,不在这里,又能在哪里呢。”费奎走向前,坐在一张空桌子旁边,一位侍女走来为其斟酒,而费奎顺手在侍女的屁股上狠狠的捏了一把,捏的侍女满脸羞红。

    “听说岳老弟昨日在这里输了不少,怎么着,今儿个是来找后账来了?”

    “费奎!这是我的事情,与你有什么关系!”岳景鸿怒瞪着费奎,喝道:“识相的给我让开,不然要你好看!”

    “哦?”

    费奎捋着一字胡,眯缝着眼睛如毒蛇般盯着岳景鸿,笑道:“不知景鸿公子如何让费某好看呢。”

    岳景鸿正欲说话,却被彭嘉拦下。

    费奎现在是烟罗国的红人。

    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背后的靠山是乃黑佛老爷。

    而黑佛老爷的生意之大,遍布整个烟罗国,更是掌握着诸多珍贵的稀有灵脉,没有人想与黑佛老爷为敌,烟罗国的四大家族七大宗门不会,哪怕是烟罗仙府也不想与黑佛老爷为敌,至少,不会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去得罪一位掌握烟罗国经济命脉的主儿。

    不过。

    让彭嘉颇感意外的是,不知费奎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面,便问道:“费大老板可有什么事情?”

    “这句话应该是费某问彭大爵子才是。”费奎笑道:“不知彭大爵子可有什么事情?”

    “哦?”

    费奎一句话问过去,更加让彭嘉有些摸不着头脑,问道:“费大老板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今儿个彭大爵子如此兴师动众的来到山庄,不是要嚷嚷找我家公子爷么?”

    “你家公子爷?”

    彭嘉像似意识到了什么,只是还无法肯定,问道:“你是说那姓古之人是你的主子?”

    “当然。”

    闻言。

    会场之内一片哗然。

    先前大家都在猜测敢把岳景鸿赢个精光的主儿,其身份背景一定不简单,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竟会是费奎的主子。

    费奎是乃黑佛老爷的人,能够成他的主子,难倒是黑佛老爷的子孙?

    可关键是黑佛老爷并没有子孙后代,连徒弟都没有。

    如果不是黑佛老爷的人,难倒是赤字头的少主?

    这也不可能吧。

    烟罗国赤字头分舵有名有姓的天骄,岳景鸿不可能不认识。

    费奎口中的公子爷到底会是谁呢?

    没有人知道。

    所有人都在疑惑。

    彭嘉也是如此,他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来费奎口中的公子爷会是什么人。

    “不知费大老板的主子,姓甚名什,又是什么人,可否让本爵子见见?”

    “我家公子爷是什么人,你无需知道。”费奎毫不客气的说道:“至于见面就算了吧,今儿个我家公子爷只想听曲儿,不想见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