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4章 横的不得了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突然。

    魏老想起昨日赌博的事情,便开口劝说道:“赤炎……古公子是吧?”

    “怎么着?”

    “古公子昨日在山庄赌坊赢了不少钱财。”

    “没错,是有这么回事。”

    “不知古公子可还记得昨日与阁下赌博的岳景鸿岳公子。”

    “没有什么印象。”

    “就是输给你十余玄级晶石,外加六件玄级灵宝,其中亦有一把价值万万的玄级上品飞剑的那位公子。”

    古清风回忆了一下,恍然大悟,道:“是有这么一个人,怎么了?”

    “那岳景鸿是仙府岳主事的公子,也是一位九星仙官。”

    古清风坐在椅子上,不紧不慢,漫不经心的问着:“然后呢。”

    “古公子昨日将岳景鸿赢的倾家荡产,他必然不会善罢甘休,若是古公子不想惹麻烦的话,老朽劝你还是将迎来的灵宝尽可能的归还一些。”

    “这叫什么话,爷凭本事赢来的钱,为什么要归还?爷赌了一辈子,还从来没有赢钱之后归还过,如果归还,那爷还去赌博干嘛?你当爷闲的蛋疼啊?跟你们玩过家家呢?”

    “这……”

    魏老无语,他不知道眼前这个家伙究竟是真傻还是装傻,是真的不怕,还是在装横?

    通常来说像这种事情,魏老是不想管的,他在玲珑山庄干了百八十年,见过太多为了赌博而倾家荡产的,也见过太多赢钱赢了不该赢的人最后因此而丢掉小命儿的,乃至遭受灭顶之灾的。

    这种事情,他见过太多太多,多的已经懒得管,也早已麻木。

    至于这位爷是什么人,又是什么身份,冒充君王传人也好,还是冒充君王本人也罢,他也懒得操这个心。

    因为与他没有关系。

    这次之所以开口劝说,完全是看在费奎的面子上,可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好心劝说,而这位爷竟然不上道,非但不上道儿,口气还嚣张的不得了,人更是横的无法无天。

    这让魏老有些生气,不过看在费奎的面子上,倒也没有计较。

    这时,旁边的唐曼青也劝说道:“你现在虚弱不堪,若是身份曝光的话,恐怕……我劝你还是最好暂时不要招惹仙朝的人,他们不好惹。”

    “不好惹?怎么着?”古清风瞧着唐曼青,笑道:“小侄女,爷看起来就好惹吗?”

    “你……”

    唐曼青很想质问,这个家伙到底凭什么这么横?

    若是你修为还在也就罢了。

    可你现在什么修为都没了,又这么虚弱,你拿什么跟仙朝斗?

    “行了,若是想喝两杯就坐下喝两杯,不想喝的话,该干嘛干嘛去吧,别打扰爷的雅兴。”

    古清风看起来有些不耐烦,挥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只是他的话传来,令唐曼青不禁美眸大睁。

    自己好心好意劝他。

    而这个家伙呢,非但不领情,竟然……竟然还赶自己离开?

    还说什么该干嘛干嘛去?

    岂有此理!

    唐曼青是乃烟罗郡主,又是仙朝的云爵,更是太极宗的亲传弟子,谁人见了不得礼让三分,什么时候被人这般打发过,纵然她心境超凡,此刻也隐隐有些怒意。

    她气的咬牙切齿,怒瞪着古清风,深吸一口气,像似压制着内心的怒火,过了片刻,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离去。

    见唐曼青离去,魏老张张嘴,欲言又止,看向费奎,希望费奎出面劝说一下,可没等他开口,费奎却说道:“魏老,公子爷要歇息了。”

    什么!

    魏老愣在那里,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这个劳什子的赤炎公子在那里装糊涂耍横,而你费奎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怎么你小子也开始耍起横来了。

    魏老本想说什么,只是这次依旧没有开口,人就被费奎强行给推了出去。

    他是玲珑山庄的老管事,看在红姐的面子上,很多人也都给他几分薄面,在玲珑山庄干了百十来年,也是头一次被人这么推出来,魏老面红耳赤,气的直哆嗦。

    回到自己的雅间。

    唐曼青抱着双臂,透过窗户,盯着对面雅间里面的古清风,一双美眸之中尽是怒火。

    想起刚才的事情,她内心的怒意就忍不住窜上来,心中那个恨啊,恨的牙根直痒痒,也恨的怒火噌噌往上冒,这股邪火怎么压都压制不住,越压越猛烈,气的她想大喊大叫,更像打人发泄!

    活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受过这等委屈,也没有受过这么大的气。

    她是如此。

    水儿更是气的暴跳如雷,方才有费奎在古清风身旁,她不敢说什么,此刻回到自己的雅间,她再也忍受不住,喝斥道。

    “那个姓古的家伙实在太可恶了!我们好心劝他,他非但不领情,反而还不耐烦的将我们赶出来?”

    “他当自己是谁啊?真把自己当成君王传人了啊?”

    “就算是真的又如何?他现在连修为都废了,虚弱的连个小屁孩儿都能杀死他,即便如此,他还敢嘴硬?他凭什么?就凭他长的好看?真是不知好歹,不知死活的家伙!”

    “还说什么他已经不是赤炎公子古清风了,而是赤霄君王古天狼?真是笑死个人儿,他以为这是在玩过家家吗?想当什么人就当什么人?世界上怎么有如此幼稚的人!”

    “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一看就是一个死骗子,真不知道婳仙子当年干嘛要包庇他,还冒着名誉受损的风险宣布他的死讯,依我看,婳仙子一定是着魔了。”

    “对!没错,婳仙子找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找到君王,一定着魔了,才会相信这个家伙是君王的传人!”

    “婳仙子真是不值啊!!!”

    瞧见唐曼青站在窗下,盯着对面的雅间,水儿劝说道:“郡主,你别生气了,为了这种人生气根本不值得。”

    “他不是喜欢耍横吗?不是不把仙朝的人放在眼里吗?”

    “咱们看热闹就是了,那岳景鸿输了个精光,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家伙。”

    “别看他现在拽的就跟真是君王一样,等岳景鸿找上门来,看他还怎么拽?八成会吓的尿裤子,到时候费奎那个死胖子也帮不了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