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1章 渊源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当年,我姑姑与君王在一座古老的洞府相遇。”

    唐曼青端坐在对面,双手放在石桌上,十指相扣,清美的容颜上,神情认真又肃然,凝视着古清风,淡淡的说道:“既然你自称君王,记忆又没有残缺,那么应该记得第一次与我姑姑见面时说的话吧,莫要对我说忘记,修行之人的识海是不会忘记任何记忆的。”

    事实正如唐曼青所言,修行之人的识海是不会忘记的,每个人一生的记忆都会在里面,哪怕是一个念头,一抹思绪,各种杂念等等都能在识海里面找到。

    “第一次见面啊……”

    古清风揉着下巴回忆着,很多事情他都还记得,自然也无需动用识海来寻找,回忆片刻,回应道:“我与你姑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什么话也没有说,她没有说,我也没有说。”

    闻言。

    唐曼青的眼眸微微有些惊讶的变化,又问道:“你确定什么都没有说吗?”

    “我很确定。”

    唐曼青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儿,又继续追问道:“我姑姑进入洞府没多久就陷入一道阵法中,如若你是君王的话,应该记得是如何将我姑姑救出来的。”

    “没有。”

    “什么没有?”

    “你姑姑陷入阵法机关的时候,我并没有救。”古清风笑道:“我年轻的时候虽说有撩拨姑娘的毛病,但也不是什么时候什么人都去撩的,尽管你姑姑的容颜当年惊为天人,不过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儿,加上又是在古老的洞府,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我不会去救任何人,至少,年轻时候的我是这样。”

    古清风说的话很现实,现实的让唐曼青无法苟同,但她知道这是事实。

    当年姑姑陷入阵法陷阱的时候,赤霄君王非但没有出手相助,反而还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热闹,确切的说,是借助姑姑破解阵法的时候,赤霄君王趁此之际了解洞府的结构。

    先前,唐曼青之所以说无法辨认古清风有没有融合君王的残识,却有办法辨认古清风是不是赤霄君王。

    是因为她知道自己姑姑与君王从相遇相欠,到相识相知的整个过程。

    虽然说赤霄君王的事迹早已传遍天下,与姑姑的事情更是成了说书人口中的一段佳话。

    但是。

    很多细节,唐曼青相信天下间除了赤霄君王本人与姑姑之外,只有自己知道。

    而她刚才所问的两个问题,便是所谓的细节,是外人不知道的。

    可她没想到这个人竟然回答上来了,而且回答的一丝不差。

    怎么会这样?

    她盯着古清风,双眸之中精光闪烁,试图看穿看透古清风的内心,也想从脸上细微的表情来分辨真假,只是看来看去,她什么也看不出来。

    沉默之后,继续询问,只是刚开口,却被古清风打断,道:“妹子啊,你也甭一句一句的问了,提两壶酒来,我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给你详细说说。”

    什么!

    唐曼青神情顿时大惊,盯着古清风,一副骇然的样子,小嘴微微张合,欲言又止,没有多想,令水儿从王府搬来两坛美酒。

    古清风见到美酒,就如同花痴见到美女一样,打开一坛,仰着头,咕咚咕咚灌了起来。

    对面。

    不管是唐曼青还是水儿,还是地仙风伯以及古镇远,四人都像看怪物一样瞪着眼睛看着古清风,暂且不谈这个家伙是不是骗子,他刚刚捡回一条命,更是虚弱不堪,这种情况下,竟然还一口气喝了一坛酒。

    他不想活了?

    还是不要命了?

    还是说他真的是赤霄君王?

    四人谁也不知,包括唐曼青也都惊疑的盯着。

    更加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家伙刚才还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喝完一坛酒后,顿时变得精神起来,尽管依旧虚弱不堪,但是那股精神头就像快要熄灭的火焰突然燃烧起来一样,整个人都仿若变得生龙活虎。

    “不错不错!要说滋体养神,还得靠美酒啊!”

    古清风站起身,狠狠的伸了一个懒腰,而后又坐了下来,完瘾之后,这才提着酒壶,给自己斟了一杯酒,连饮三杯,道:“酒虽不错,就是太淡了点,没什么劲儿,不过呢,也还能凑合,妹子,再去整两坛,不够喝啊……”

    水儿愣在那里,眨了眨眼睛,像似还没有反应过来,麻木的点点头,又去提了两坛。

    “事情呢,是这样的……当年,你姑姑陷入阵法之中,我没有救,更多的是想瞧瞧你姑姑的实力,也想趁此机会了解一下洞府的结构。”

    “说起来你姑姑这个人还真是了不起,陷入阵法的重重陷阱,最后还是被她硬生生的给破开了。”

    “要说这人还是善良点好啊,老天爷总会眷恋善良的人,所以,你姑姑很快就在洞府里面找到了宝贝,而我呢,很倒霉,也陷入了一个阵法陷阱。”

    古清风一边饮酒,一边回忆,也一边叹息,道:“当年,我对阵法的研究还不是太深,陷入阵法陷阱中,越折腾陷的越深,差那么一点就没命了,还好,你姑姑出手把我救了出来。”

    “当时,把我感动的啊,就差给你姑姑磕头了,这就是差距啊,做人的差距。”

    “不过呢,你姑姑也有一个弱点,就是任何事情都喜欢探个明白,在洞府的时候,就因为钻研一个阵法,结果把一头凶兽给放出来了,那凶兽很厉害,你姑姑不是对手,而我呢,当年拼劲全力把你姑姑从凶兽的手中救了出来,为此,吐了不少血呢,算是救了你姑姑一命,也算把先前她救我那一次恩情还掉了。”

    “后来呢,我们找到洞府之眼,里面有不少好宝贝,同时也伴随着无穷的危险,我呢,向来都是要钱不要命的主儿,所以直接跳了进去,后来你姑姑不知道为什么也跟着跳了进去。”

    “洞府之眼里面别有洞天,我和你姑姑在里面被困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也是从那个时候才算真正认识了你姑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