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7章 谁是谁的谁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残阳秘境。

    井内别有洞天,自成一界。

    只不过这里没有苍穹,也没有大地,更没有日月星辰,连大自然阴阳五行都没有,有的只是黑暗。

    无尽的黑暗漂浮着一位女子。

    女子穿着一袭暗红色的盛装,就像漂浮在大海中一样,漂浮在虚空黑暗之中。

    她容颜绝美,只是美的很特别,就像在黑暗中盛开的玫瑰一样,神秘又妖艳,端庄又高贵,这种高贵不是神圣光明的高贵,更像是一种邪恶黑暗的高贵,令人不敢侵犯。

    只是。

    这女子浑身上下没有任何生机,仿若死了一样,一动不动。

    突然。

    在这无尽的黑暗之中出现一道光影。

    是一道血光。

    血光弥漫着黑暗,转而又出现一轮日月,似日又似月,日中有月,月中也有日。

    这日月,同样是血色日月。

    一个女人从血色日月中凝衍而出。

    她的容颜亦很美,只不过是一种凄美,美的令世间一切都黯然失色,也美的仿若敢与大自然万紫千红争辉斗艳,更美的令人心碎。

    一袭血衣。

    三千白发。

    血染苍穹。

    飘渺日月。

    正是世尊娘娘,君璇玑。

    她出现凝视着漂浮在无尽黑暗中的盛装女子,就这么凝视着,过了许久,才开口而道:“残、残阳无幽……你……为什么……为什么连你也选择了沉睡……”

    “你说过……要结束这一切……你说过的……现在为何又选择沉睡……”

    “你知道……该发生的始终都会发生,对吗?”

    “你终于意识到这一切无法改变,更无法结束,对吗?”

    君璇玑那张凄美的容颜上,一双美眸永远都是那般彷徨,那般茫然。

    “他的出现……究竟是你有意为之,还是无意的错误……是命运如此?还是因果如此?”

    “你到底……是想结束这一切,还是……想让这一切重新开始……”

    “你到底想做什么?”

    “还是……我想做什么?”

    说着说着,君璇玑闭上眼眸,像似在感受着什么,呢喃道:“知道么……已经开始了……我能感受得到,尽管很模糊,但我很确定,已经开始了……”

    “千古浩劫天地衍,三转轮回万古现,前世今生因果见,谁命由谁需看天……”

    “消失的那个时代……已经快来了……被那个人葬掉的天地……也快出现了……”

    “知道吗?”

    君璇玑又睁开眼,望着残阳无幽,说道:“就在他被天地……审判的时候……我……我忽然想起了一些事情,是很不好……很不好的事情……”

    “是我的事情,是真我的事情……”

    “我曾经找到了真我……”

    “但我又把真我葬掉了……”

    “我选择了忘记,也选择了迷失……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因为我的真我……和你一样……也……也有一滴那个人的血。”

    “呵呵……”

    “很可怕,不是吗?”

    “你有一滴那个人的血,我也……我也有一滴……”

    “谁又知道……那个人的血究竟有几何?”

    “你用……那个人的血……造化出了很多不是那个人的人。”

    “谁又知道,其他人……会不会和你一样呢……”

    “你能想象出来……当消失的那个时代在今古重现的时候,很多很多……不是那个人的人出现……会有多么可怕吗?”

    “当我……找会真我的时候,你知道……让我最记忆犹新的一句话是什么吗?”

    “几多本我,几多自我,又几多真我……”

    “呵呵……”

    “这不是我说的……”

    “是那个人说的……”

    “呵呵……很可怕,不是吗?”

    “或许,从一开始……那个人就知道……”

    “或许,从一开始,当我们选择结束这一切的时候,根本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因果……是因又是果,是果也是因,究竟是因还是果,谁又能真正分得清呢……”

    “你选择了沉睡……”

    “是你也感受到了吗?”

    “你……也在逃避吗?”

    “或许……我也应该和你一样沉睡起来……”

    “沉睡,至少……不会越陷越深……”

    “只是……苦海……没有彼岸……永远都没有……”

    ……

    云端之上。

    无尽虚空。

    虚空之上是乃天之禁区。

    这里风起云涌。

    风,是足以撕裂一切的罡风。

    云,是足以吞噬一切的混云。

    距离古清风被审判,已经过去数日之久,虚空早已恢复如初,三千大道也早已离去。

    但还有两位大道之人一直守在这里。

    一位是魔道的奈落。

    一位是巫道的伽罗。

    奈落说道:“他死了……”

    “死了……”伽罗淡淡的回应,道:“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也只是看起来而已。”

    伽罗深深的看了一眼奈落,并没有回应。

    一阵沉默。

    奈落又问:“你希望他死吗?”

    “不知道。”伽罗回应之后,反问道:“你呢。”

    “我也不知道。”

    奈落望着苍穹,呢喃道:“天道似乎早就知道这样的结局。”

    “毕竟是天道,又怎会不知道,若非如此,此次也不会只做做样子那么简单。”

    “天道或许能够推演出结局,但却推演不出他会不会死又会不会活。”

    “或许吧。”

    “谁知道?”

    “谁也不知道。”

    “他本来就不应该出现。”

    “可他偏偏就出现了……”

    “他这样的人,这样的存在,是没有因果可言的,至少以前没有。”

    “所以,谁也无法根据因果推演出他的未来。”

    “他是一个异数,是残阳无幽利用原罪之血创造出来的一个异数。”

    “她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的过错?”

    “谁知道?”

    “谁也不知道。”

    “她们……很可怜。”

    “卷入无道时代的因果,谁又不可怜?”

    “看起来……昆仑似乎也卷入了无道时代的因果。”

    “昆仑,圣地……恐怕还有很多很多存在很多人都卷入了无道时代的因果……”

    “你又何尝不是。”

    伽罗的话音落下,奈落用同样的话回应了她:“你又何尝不是。”

    “你不是普通的魔道之人。”

    “你也不是普通的巫道之人。”

    “我很久很久以前认识一个人,她的名字也叫伽罗,只不过当时还没有巫道。”

    “我很久之前也认识一个叫奈落的人,很巧,那时也没有魔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