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4章 随心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说起来。

    轩辕绾猜测的不错。

    君璇玑说的也不错。

    事实的确如此。

    只不过今日之事,并非古清风计划所为,他也从未计划过任何事,一切的一切都是走一步看一步,随心而行。

    他也的确早就感觉到大西北有一个东西一直在等着自己。

    那种感觉很奇妙。

    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他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等着自己,只知这玩意儿关乎着自己的因果。

    至于孕化一身无尽之多的太极金丹。

    他也的确没有威胁三千大道的意思。

    只是纯粹的防患于未然。

    他既不知道一身无尽太极金丹会孕化出什么,也不知紫府之内那颗邪恶金丹会孕化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不管是无尽太极金丹,也不管是邪恶金丹,一旦孕化,必然是天地不容。

    他这一生都在与各种神秘未知的造化打交道,或许无法看透一切神秘未知的造化,不过这种神秘未知的造化,天地能不能容得下,他多多少少还是能够推演出来的。

    太极金丹毕竟是上承真命,问鼎人王之资的玩意儿。

    人王更是将来主宰人道的主儿。

    人道又是大道之基础,也是之根本。

    三千大道不允许人道出岔,天地更不允许,这玩意儿毕竟会影响天地的运势与命数,如此之下,天地又怎会容得下?

    那颗邪恶的金丹更不用说,这玩意儿凝衍之时,不仅吸收了古清风的本命幽火,还有生生不息的大自然种子,以及一颗充满死寂的神秘孤星泪,加上无尽的太极造化,其他不说,单单是那无尽的邪恶之息,天地都不可能容下他。

    为什么?

    不为什么。

    三千大道之所以觉得古清风是个威胁,是因为浩劫之后,大道本源皆是重衍,极其虚弱。

    大道本源是这样,天地本源更是如此。

    浩劫刚过,天地本源也在重生,大道本源虚弱,天地本源也一样虚弱。

    这个时候,天地是绝对不允许一切神秘未知的存在。

    天地不容会是什么后果?

    审判。

    是来自天地的审判。

    如果可以的话,古清风真的不想去招惹这玩意儿。

    他不怕死。

    况且,他也不认为来自天地的审判能够把自己审判死。

    他有信心。

    当然。

    也只是有信心不死而已,至于什么时候活过来?活过来之后又会是如何,这就不得而已。

    所以,他一直希望三千大道出手,能够封印原罪之血。

    在他想来,三千大道出手的话,应该能将原罪之血封印起来,就算无法封印,也绝对可以将其压制,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三千大道竟然无法带着原罪之血离开这方世界,就连世界壁垒都无法突破。

    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像似已经将原罪之血封印在了这方世界。

    起初的时候,他以为是君璇玑动的手脚,毕竟她是世尊,主宰着这方世界的本源法则,如果有谁能够将这玩意儿封印在这方世界,那么这个人一定是君璇玑。

    只是后来仔细一想,又不像是君璇玑。

    他发现这股神秘的力量是来自四方大鼎。

    玩意儿据说是残阳无幽炼制的。

    想来,应该是她将原罪之血封印在了这方世界。

    这个女人,他没有见过。

    只知一直藏在残阳秘境那口井的里面。

    像死了一样。

    真是如此。

    古清风当时探查过,那个女人躺在里面毫无生机。

    残阳无幽利用原罪之血到底想做什么,古清风现在也没有机会去求索了。

    他能感受到四方大鼎里面的原罪之血变得越来越强烈,强烈的让他恨不得现在就与其融合。

    面对原罪之血呼喊。

    他是无法抗拒的。

    是那种与生俱来的无法抗拒,正如君璇玑所言的那样,他本来就属于原罪之血,又如何抗拒得了呢?

    只是。

    无法抗拒融合,并不代表古清风就会接受。

    所以。

    他准备赌一把。

    既然无法抗拒,那就索性融合吧。

    看看谁的命更硬。

    古清风希望原罪之血能被天地审判。

    当然。

    也只是希望而已。

    这个希望极其渺茫,古清风甚至怀疑,就算天地把自己审判死,恐怕也审判不死这玩意儿。

    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天地审判。

    只要天地降下审判,他就有机会寂灭,只要寂灭,他就有把握在涅槃重生之时主导自己。

    他为什么一直不想融合原罪之血?

    怕的就是融合之后,自己再也不是自己。

    这很重要。

    君璇玑迷失了。

    云霓裳迷失了。

    风逐月也迷失了。

    他可不想迷失自我。

    “因果错了……从一开始都错了……所有的一切……都错了……”君璇玑望着承载原罪之血的四方大鼎,呢喃而道:“而你又在本就错误的因果之路上越走越远……”

    “为什么?”

    “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君璇玑又摇着头,神情愈发迷离彷徨,也愈发痛苦,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想结束,想结束这一切……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结束……”

    “我甚至不知道我是谁……”

    君璇玑疯了,揪住头发,神情尤为痛苦,喊道:“到底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我为什么会迷失……”

    “迷失……迷失……是我……是我……是我想要迷失……”

    “对!不是因果让我迷失,是我……是我想迷失……是我想忘记。”

    君璇玑不停询问着为什么,也不停呢喃着自己是谁,她的神情越来越彷徨,也越来越茫然,越来越痛苦。

    “结束,该如何结束……”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对不起,我忘记了……什么都忘记了……”

    “对不起……”

    随着君璇玑的声音越来越飘渺,身影也变得越来越飘渺。

    她走了,漫天的血海也随之消失,那一轮血色日月也愈发模糊,若隐若现,消失不见。

    她出现的突然,消失的也突然。

    以前是,现在依旧是。

    望着君璇玑消失的残影,就这么望着,过了许久之后,古清风才回了一句:“你从不欠我什么,也无需说什么对不起。”

    而就在这时。

    一道古怪的声音缓缓传来。

    古清风知道属于天地的审判要降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