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0章 深渊之眼,虚空之体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身为圣地之人,轩辕绾从来不知恐惧为何物,更不知害怕是什么。

    今天。

    她知道了,不但知道,而且还彻彻底底体会了一次绝对的恐惧,与绝对的害怕。

    她很后悔。

    后悔来参合这件事!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话,她这辈子就算守寡,也不会来参合这件事。

    谁愿意抢夺原罪之血就让他抢好了。

    他愿意融合就让他融合好了。

    关自己什么事?

    好端端的自己干嘛要来参合这件事儿!

    她也很恨,恨无耻的仙道,更恨虚伪的天道!

    这个家伙本来已经放弃原罪之血了啊!

    非但如此,也交出了大日如来忿化身啊,更是废掉了一身无尽之多的太极金丹啊!

    你们仙道天道干嘛还不放过他?

    还要抹杀他?

    说他是个威胁?

    现在好了吧?

    你说人家是个威胁,人家就做一个威胁给你们看!

    无催不坚的绝对之体,够不够威胁?

    无坚不摧的绝对之力,够不够威胁?

    生生不息的大自然彩灵之花,无尽诸彩,够不够威胁?

    混沌异变,太极阴阳,诸生浮屠,万象朝拜,代表着古老的未知禁忌,仅仅是其威势,便能震慑的虚空都为之静止,鬼知道力量是何等可怕,这够不够威胁?

    现在更甚,他不知道孕化出了什么可怕至极的存在,一声怒吼,自己等人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险些神魂俱灭,连他娘的大虚空都爆炸了,又够不够威胁?

    这个家伙从来就不是一个威胁啊!

    至少他没有实质性的威胁过,如若不然,拥有绝对之体的他,拥有太极源泉的他,拥有生生不息的彩灵之花的他,早他娘的孕化出这万象浮屠了,还会等到现在被你们审判?

    今日如若不是你们仙道天道出尔反尔,他又怎会一怒之下,令太极金丹疯狂成长?

    迟了。

    现在说什么都迟了。

    轩辕绾发誓,这次如果能活着回去,以后遇见这个家伙有多远就躲多远,别说他要融合原罪之血,即便他他娘的成为原罪之人,姑奶奶也不想再管了。

    只是。

    能活着回去吗?

    不知。

    她试着与圣地联系,可是连心神都溃散了,心念更是乱成一团糟,根本无法联系。

    等死。

    只有绝望的等死。

    苍天呐!

    轩辕绾欲哭无泪。

    她强忍着心头的恐惧,张望过去,发现炸裂的虚空已然恢复如初,似若漫天神佛仙魔的万象浮屠仍然在朝拜,漫天的灰烟弥漫苍穹,笼罩着也吞没着整个虚空。

    那白衣男子。

    那古清风依旧伫立在虚空之中。

    衣袂在飞扬。

    发丝在乱舞。

    冷峻的脸庞上,神情依旧未曾变过。

    一双灰暗的眼眸一直望着东方苍穹。

    轩辕绾顺势张望过去,在东方苍穹上什么也没有看见,再仔细看,依旧什么也没有,就在她疑惑之时,忽感不对,她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盯着一样,如同被一只庞然大物盯着,真是这种感觉,是那种无处可逃,无处藏身,恍若被死神盯上了一样的感觉。

    怎么会这样。

    轩辕绾再次张望过去,这一次赫然在东方的苍穹上发现了异样,不知什么时候苍穹之上出现了两个窟窿,两个灰暗的窟窿,窟窿如同深渊一样,深不见底,令人毛骨悚然。

    这是什么东西!

    等等!

    紧接着轩辕绾又发现不对劲儿,她觉得整个虚空好像都在动,那种动不是颤抖,也不是炸裂,而是真的在动,感觉就像整个虚空拥有了生命意识一样在蠕动。

    生命?

    虚空?

    轩辕绾像似意识到了什么,当她再次看向苍穹上那两个灰暗的窟窿时,整个人都感觉乱了。

    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窍穴,每一条经脉都乱了,彻底的凌乱了。

    惊恐!

    这是绝对的惊恐。

    因为她突然意识到那出现在苍穹虚空之中的两个灰暗的窟窿不是其他,而是眼睛,是一双眼睛啊!

    深渊一般的眼眸?

    虚空一样的身躯?

    老天爷啊!

    这个家伙到底孕化出了什么可怕的存在啊!

    难倒真如普度所言,诸生浮屠,万象朝拜,必有古之禁忌问世天地吗?

    究竟什么是古之禁忌,轩辕绾不清楚,她也不想知道,因为没有什么意义。

    天地之间,号称十大可怕的存在。

    而古之禁忌,位列魁首。

    如此之下,知道不知道古之禁忌,还有什么意义?

    天地之间,可怕之最,这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虚空之中。

    古清风安安静静的伫立在此间,微微眯缝着眼睛,望着苍穹之上那双赤灰色的眼眸,就这么望着,越望眉头皱的越深,越望脸上的表情越是复杂,摇摇头,叹息了一声,道:“看来……这次玩大了啊……”

    古清风的叹息传入轩辕绾的耳中,令她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什么叫玩大了?

    难倒说今日发生的一切,对于这个家伙来说,只是简简单单的玩大了?

    这是玩大了吗?

    你他娘的孕化出的可是号称天地间可怕之最的万象浮屠古之禁忌啊!!!!

    玩大了?

    就算老天爷弄出这么一个可怕的存在,恐怕都得心惊肉跳,这个家伙竟然说什么玩大了?

    “我说这次怎么一直感觉不对劲儿,像似一种未知的生死劫。”

    古清风盯着那双赤灰的眼眸,语气很平淡,口吻也很冷静,就像在和一位朋友聊天一样,呢喃道:“爷一直以为会是原罪之血,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那玩意儿,更像是你为老子遭来的生死劫啊。”

    “怎么?”古清风抬手之时,掌心出现一坛酒,仰头灌了一口,问道:“你是不是也感觉到了?”

    苍穹之上那双赤灰色的眼眸微微动了动,随之,虚空仿若被搅动的大海般飘摇起来。

    “得了,既然你也感觉到,那就甭折腾了,等着吧,无非是审判而已。”

    审判?

    什么审判?

    “咳、咳!”这时,方才被一声怒吼震的半死不活的普度恳求道:“老衲相信仙道已然知错,更不会降下审判,还望古居士放下屠刀才是啊……”

    “仙道?天道?呵呵……”古清风瞧了瞧七窍出血虚弱至极的普度,指着苍穹大道,笑道:“你太高看他们了,甭说仙道,即便是天道现在都他娘吓得回去守护他们那一亩三分地儿,现在爷给他们一亿个胆子,你问问他们敢不敢降下审判?”

    “那不知古居士方才所言……”

    古清风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转过身,又望着遥远的苍穹,说道:“诸天大道的审判,爷我这辈子见多了,该尝的都尝过了,就连不该尝的也都尝了,一直都想尝尝这玩意儿的审判,以前没有机会,恐怕也没有资格,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