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1章 铺天盖地的杀机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这的确是残阳山。

    只不过是一座模糊而又摇曳的残阳山,摇曳的就像狂风中微弱蜡烛之火般仿若随时都会熄灭。

    果不其然。

    当一道神圣而又纯净的光华绽放开来的时候,残阳山顷刻间灰飞烟灭,就仿若不曾存在过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一道破开云端,直冲天际的天命之光。

    桃花老道一屁股坐在地上,吓的满脸煞白,他本以为刚才古清风只是在吓唬自己,不曾想残阳山真的出现一道天命!

    苍天啊!

    桃花老道不敢相信,更无法接受,口中呢喃着,说道:“千古浩劫天地衍,三转轮回万古现,前世今生因果见,谁命由谁需看天,传说已经开始了……神秘的无道时代真的会在今古重现天地,黑洞因果也会在不久的将来降临……”

    嗖!

    一道人影忽然窜入天命之光里面。

    紧接着,又是一道……

    眨眼之间,已有七八道人影冲了进去。

    见此一幕,桃花老道赶紧从地上站起来,也准备冲进去瞧瞧,他刚要过去,忽然发现古清风还愣在原地,仰头望着苍穹,惊疑问道:“古小子,你……你不打算去瞧瞧?”

    “你先去吧。”

    “什么叫我先去?你去哪?”

    “看来有人不想让我去啊。”古清风仰头将一坛酒一饮而尽。

    “谁不让你去?”

    “老子也想知道都是谁不让我去。”

    说罢,古清风的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古小子!”

    桃花老道四处追寻,却再也无法察觉到古清风的存在。

    “娘的!”

    桃花老道寻找了一会儿,无奈之下,只能放弃,赶紧冲进天命之光。

    刚一触及。

    桃花老道顿时感到一股气势磅礴的威势,这是一种神圣的威势,也是一种震慑灵魂的威势,除此之外,其内仿若还有一股极其恐怖的力量,那一股力量浩瀚又无尽,仿若可以碾压一切。

    桃花老道的灵魂被神圣的威势震慑的颤抖不止,肉身也被那股恐怖浩瀚的力量碾压的模糊扭曲。

    哇!

    桃花老道被震慑的七窍出血,第一时间祭出自己的古禅真力守护若神,奈何依旧不行。

    “他娘的!老子不信进不去!”

    桃花老道怒骂一声,抬手之时,掌心赫然出现一块玉佩,这玉佩的形状像极了一只桃花,只见他双手掐动,玉佩顿时绽放出耀眼的光华,将其周身笼罩起来。

    虽然比刚才好过一些,但也只是一些而已,不管是肉身还是灵魂依旧遭受着神圣威势与恐怖力量的震慑碾压。

    这不禁让桃花老道头疼,因为他刚才祭出玉佩,可是桃花玉佩,动用的力量也是桃花秘境的本源之力,即便如此,竟然也无法与神圣威势与恐怖力量抗衡。

    唯一让他感到庆幸的是,虽然无法抗衡,步步艰难,如履薄冰,好在还能勉强支撑坚持。

    ……

    同一时间。

    虚空之中,云端之上,是乃九霄禁地,亦是天之禁区。

    凶猛的罡风疯狂咆哮。

    浩瀚的天威滚滚压下。

    古清风负手伫立在此间,长发在天威下乱舞,衣袂在肆意罡风中飞扬。

    神情是那孤傲的神情。

    眼神是那睥睨的眼神。

    气势是那霸绝的气势。

    他就是这么站着。

    如仙亦如佛,如魔亦如神,似光明,似黑暗,似神圣,又似邪恶。

    杀机!

    漫天的杀机。

    到处都是,铺天盖地。

    仿若来自天上,也仿若来自地下,更如来自古老的时代,亦如来自那传说中的洪荒。

    古清风不知道这些杀机来自哪里,也不知道杀机的背后究竟是谁。

    唯一知道的是,当残阳山出现的时候,当一道天命从残阳山下冲出来的时候,这些杀机便如狂风暴雨般将他笼罩起来。

    显然。

    有人不想让他进入残阳山命脉。

    像这种情况,古清风并不是第一次遇见,他这一生修行五百年,一直都伴随着各式各样的杀机,从未停止过,他甚至还知道其中有几道神秘的杀机,隔三差五就会出现一次,至于这些杀机的背后都是谁,又为何盯着自己,这个问题至今还是一个谜。

    对于这些杀机。

    古清风也很头疼,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些杀机来自哪里,所以,连出手试探的机会都没有。

    莫说不在这方世界,他甚至怀疑这些杀机的背后在不在这个天地都是一个未知数。

    就在这时。

    忽然间。

    西方的天际冉冉升起一轮光华。

    光华似阴月,又如阳日。

    同样似光明,又似黑暗,光明在变,黑暗在化。

    似神圣,又似邪恶。

    那一轮光华宛如血色日月,出现之时,半边天际都被染成了血色,血色在沸腾,又像似在燃烧,伴随而来的是一股恐怖至极的威势,一股仿若将天地都融化了的威势。

    望着漫天的血色,望着那一轮仿若血色日月的光华,感受着这一股仿若融化一切的威势,古清风的眉头不由微微皱起。

    他想起一个人。

    一个女人。

    一个曾经差点杀死过他的女人。

    也是一个曾经让他疯魔的女人。

    同时也是一个让他爱恨交织的女人。

    更是一个神秘未知,他从未看透的女人。

    他不想见这个人。

    一个曾经差点杀死过他的女人。

    也是一个曾经让他疯魔的女人。

    同时也是一个让他爱恨交织的女人。

    更是一个神秘未知,他从未看透的女人。

    他不想见这个人。

    一个曾经差点杀死过他的女人。

    也是一个曾经让他疯魔的女人。

    同时也是一个让他爱恨交织的女人。

    更是一个神秘未知,他从未看透的女人。

    他不想见这个人。

    一个曾经差点杀死过他的女人。

    也是一个曾经让他疯魔的女人。

    同时也是一个让他爱恨交织的女人。

    更是一个神秘未知,他从未看透的女人。

    他不想见这个人。

    一个曾经差点杀死过他的女人。

    也是一个曾经让他疯魔的女人。

    同时也是一个让他爱恨交织的女人。

    一个曾经差点杀死过他的女人。

    也是一个曾经让他疯魔的女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